学校主页
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图书资料» 新书推介

新书推介|《诗歌12使徒》新鲜出炉

12年,12人

每个诗人身后都有故事

每首诗后都有余音

 

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人们足可信赖的诗歌文本

按语

 

首都师范大学是中国第一所建立驻校诗人制度的高等院校,从2004年至今,已有12位杰出的青年诗人陆续驻校。12位诗人始终活跃在诗歌写作现场,已成为当代诗坛一股不可忽视的新鲜力量。

《诗歌12使徒》的出版,不是为他们正名,而是为他们鼓与呼。这里没有呐喊,只有好诗。

正如本书编者孙晓娅女士所言:愿这本诗歌合集能给众媒介喧哗的新世纪文坛供奉清冽甘饴的诗果,唤醒灵魂中那片宁静蔚蓝的海洋。

 

书名:诗歌12使徒

编  者:孙晓娅

出版社:北岳文艺出版社

开 本:16

定 价:49.80元

出版时间:2016年9月

ISBN:978-7-5378-4895-4

上架类别:文学∕诗歌

 

 

内容简介

本书是中国引进驻校诗人制度以来,第一本全面反映首都师范大学驻校诗人创作成就的诗歌合集。由现任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诗歌研究动态》执行主编孙晓娅主编。

12位诗人分别是:江非、路也、李小洛、李轻松、邰筐、阿毛、王夫刚、徐俊国、宋晓杰、杨方、慕白、冯娜。每位诗人独立成篇。除辑选首师大驻校诗人制度建立12年来,12位驻校诗人最具影响力和感染力的诗歌作品外,均有个人诗观、以“有诗”为题创作的一首新诗,且附一则“华文青年诗人奖”授奖词作为旁白。诗作后,还有知名学人的精短评述。

 

 

目录(部分)

篇一·江非 1

 

旁白/ 3

江非诗观/ 5

5.止一句

 

江非的诗/ 7

 

9. 劈柴的那个人还在劈柴

11. 每年的这一天

13. 兽之眼

14. 瞪羚

16. 面对一具意外出土的尸骨

18. 喜鹊

19. 傍晚之灵

20. 黑鸟

21. 马槽之火

22. 每年秋天

24. 夜晚的木杖

26. 下午的事

28. 有诗(同题)

 

人与诗/ 31

31.平墩湖与江非的诗 ︳霍俊明

 

篇二·路也 33

 

旁白/ 35

路也诗观/ 37

37. 诗歌,外加一杯咖啡

 

路也的诗/ 39

 

41. 单数

43. 抱着白菜回家

45. 文史楼

48. 两公里

49. 山上

51. 江心洲

53. 妇科B 超报告单

55.木梳

56. 忆扬州

57. 心脏内科·之十

58.城南哀歌·之二

59. 城南哀歌·之十

61. 有诗(同题)过往云音  

    

人与诗/ 63

63.抱着白菜和山中信札 ︳霍俊明

 

篇三·李小洛 65

 

旁白/ 67

小洛诗观/ 69

69. 看不见的力量

 

小洛的诗/ 71

 

73 省下我

74. 一只乌鸦在窗户上敲

76. 到医院的病房去

77. 上帝让我找人

78. 对大地的两个请求

79. 它们

80. 某年某月某一天

82. 但是,该告别了

84. 父亲的魔术

86 偏爱

87. 我们

88. 最后一吻

90. 安康居

92. 真相

93. 寻人启事

95. 有诗(同题)

 

人与诗/ 97

97. 李小洛在安康 ︳路也

 

 

始序/吴思敬

自2004年9月起,首都师范大学实行驻校诗人制度已有12年了。12年里先后有江非、路也、李小洛、李轻松、邰筐、阿毛、王夫刚、徐俊国、宋晓杰、杨方、慕白、冯娜等12位诗人驻校。这些诗人来自全国不同地区,驻校之前已在诗坛展露锋芒,但与学界交流甚少。驻校期间,他们对自己的作品有了新的认识,对诗歌的审美方式有了新的感悟。另一方面,也在莘莘学子中播撒了诗歌的种子,为大学的校园文化建设涂上了诗的底色。

由于工作的关系,12年来我与驻校诗人携手走来,和他们一起读诗、谈诗,领略了他们的风采,体察到他们的内心,也和他们结成了深厚的友谊。

在驻校诗人身上我感受最深的是他们对诗歌的执着与热爱。他们都是从青春花季便怀有对诗的梦想,在世俗的红尘遮蔽了人的诗性本质的时代,他们没有随波逐流,而是为诗而坚守。12年来,驻校诗人公寓的灯光,常常亮到后半夜。伴着一个个日出日落,他们把如清泉般奔涌而出的诗情凝结成诗行,在一年后离校的同时往往就有新的诗集面世,如阿毛的《变奏》、徐俊国的《燕子歇脚的地方》、宋晓杰的《忽然之间》、杨方的《骆驼羔一样的眼睛》、慕白的《行者》、冯娜的《无数灯火选中的夜》等,均是驻校期间结下的硕果;李轻松驻校期间写出了诗剧《向日葵》,并在小剧场演出,也十分成功。

面异斯为人,心异斯为文。这12位驻校诗人年龄不同、经历不同、个性不同、艺术主张不同,其创作面貌更是迥然有别,风格独具,给我留下了鲜明的印象。

江非是飘逸而练达的,飘逸得自他逼人的才气,练达来自他对生活的体察。他的诗歌世界是丰富的、多变的。然而,无论他走到何方,他的心灵总要回到平墩湖——那个始终在召唤着他,寄托着他的独特的生命情怀的地方。

路也是情感真淳而带有书卷气的,善于透过收放自如的诗句,把诗情一步步推向情感的临界点。她在“子虚之地、乌有之乡”为自己营建了一个寄寓着自己爱情理想的“江心洲”,唯美、纯真中夹着几分怅然。近年来伴随着《木渎镇》等长诗的诞生,她的诗风为之一变,其襟怀之博大、境界之开阔、思想之深邃,在年轻女诗人中尤为难得。

李小洛是宁静而从容的,纤细的艺术感觉,鲜明的性别立场,行云流水般的文字,展示了一位70后女诗人的精神成长史。《省下我》是年轻诗人面对物欲横流社会的铿锵有力的宣告,振聋发聩,石破天惊,其经典性不言自明。

李轻松是深沉而凝重的,她对神秘的事物怀有一种敬畏与好奇,她的诗带有某种超自然的生命感受,近乎灵性书写,宁静与暴烈、轻松与紧张、单纯与复杂等因素纠缠在一起,具有很强的情感张力。《爱上打铁这门手艺》便是她对生活、对诗歌看法的诗性表达。

邰筐是冷隽而热烈的,他的诗与现实贴得很近,但他的心中始终有一个远方。他的“凌晨三点钟的歌谣”,在不动声色的对现代城市文明的批判中有对生活的期望,也有世俗的温馨。他把生活的经历与情感的归宿转化为形形色色的意象与情境,构成他精神的原乡。

阿毛是睿智而深情的,她是为心灵而写作的诗人,除去有激情的袒露的一面外,还有内敛的沉思的一面。她的诗是丰富的,如旋转的镜面,镜子中所呈现的,不再是外部世界的表面形态,而是抒情主人公的心理图景。

王夫刚是大气与超然的,作为深受儒家文化熏染的齐鲁后人,他有一种鲜明的儒生风范。他的短诗咫尺兴波,他的长诗富瞻深刻。他无时无刻不在思索着生命,他善于从平凡的日常经验中发现诗意,在不动声色的叙述中融入价值判断。

徐俊国是悲悯与谦卑的,他的内心是柔软的,他的诗充满对生命的敬畏、对大地的感恩。他笔下的以“鹅塘村”为中心的诗歌世界,是他在市场经济和大众文化双重冲击下寻找到的精神的归宿,给人以温暖与慰藉,也让人慨叹而沉思。

宋晓杰是坦荡与温润的,她的悟性很高。对大自然的热爱与沉思的品格交织在一起,在对日常经验的叙述中,常有灵动的诗思闪耀其间,透过自然、优雅的画面,让读者能品味出一种浓烈的人性美与深厚的历史感。

杨方是灵秀与聪慧的,在她的诗中,边塞的荒凉与江南的秀美交织在一起,对现实的贴身观察与奇诡的想象结合在一起,古典诗词的意境与现代人的体验融合在一起,为当下诗歌增添了一种新的气势与格局。

慕白是粗犷而细腻的,他把眼光投向大地,他随手拈来的意象,看似寻常,却都是其生命本色的流露。他立足于家乡包山底,善于选择生活中富有诗性的细节,用白描的手法把它呈现出来,充满一种大悲悯的情怀。

冯娜是优雅与灵动的,这是一位具备多种笔墨,可塑性很强的诗人。她像辛波斯卡一样,对世界既全力投入,又保持适当距离。因而她的诗有生活实感却不是生活的实录,在多维时空构筑起一个奇异的、丰富的、独特的诗性花园。

当然,12位诗人的诗歌创作成就,远不是我这几句粗疏的点评所能概括的,这里不揣冒昧写出,聊供读者参考而已。

北岳文艺出版社拟推出这12位驻校诗人的合集,包含他们的简介、诗观,他们的代表作、新作以及简要的评述。对首都师范大学来说,这个集子是对首都师范大学驻校诗人制度的总结与肯定;对12位驻校诗人来说,则是他们一次漂亮的集体亮相,是他们创作成果的集中展示,也是他们继续前行的出发点。

首都师范大学驻校诗人公寓的窗外,有一棵高高耸立的白杨树,白天为驻校诗人遮蔽日晒,夜晚为驻校诗人送来徐徐凉风,几乎每位驻校诗人都写到了这棵白杨树。我忽然想到,“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我们的驻校诗人制度,不也正是诗歌人才培养的制度吗?它突破了诗人封闭自足的私人空间,把诗歌与教育、校园与诗人联系起来。12位驻校诗人经过培育与滋润,已茁壮地成长起来,他们就像12棵挺拔的白杨,屹立在当代诗歌的大平原上,形成了一道动人的风景。我为他们感到骄傲,也为首都师范大学感到欣慰。

是为序。

 

 

后记/孙晓娅

在中国,“驻校诗人”的培养机制系21世纪才出现的新生事物,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是最先设立驻校诗人制度的高校。自2004年秋至2016年,共计有12位从“华文青年诗人奖”获奖诗人中遴选出的青年诗人驻校。

12年,在笃定中坚守,在探索中完善,首师大“驻校诗人”制度日渐稳固并彰显出自己的风格:不断发掘和培养有潜质的青年诗人,在自由宽松的校园文化氛围中激发蓄养他们的创作才华。12年间,驻校诗人和驻校制度的存在成为首师大校园文化极具特色的一部分,构成首师大校园文化的某种传统,其社会、校园影响不断扩大、日富声名。

12年来,首师大驻校诗人制度在不断探索中总结经验,其历届驻校诗人入校后都有“春秋讲学”活动,秋季入校时针对在校学生(主要是本科生)的讲座,诗人侧重畅谈人生经历和创作体悟:个体生命诗学的丰沛、诗歌地理的辽阔、生活细节的微小闪亮,生存场景与隐蔽的个性无所不包;从一首诗的诞生到写作的意味;从家乡到异乡;从诗意的生活片景到刻骨难忘的生活经历;从心灵景观到现代都市的场所……其间交融着生与死的考量,小与大、轻与重的转换都渗透在讲座之中。平墩湖、江心洲、神秘忧郁的黑土地、安康小城、葳蕤繁茂的南方、北方无名的小岛和村庄、鹅塘村、红海滩、异域伊犁、包山底、云南的风物等等,诗人们对心中故乡诗意的凝望增加了校园的诗性氛围,学生感动于诗人们如何诗意地生存,如何感性地守望,如何自疗伤痛,如何真挚地与坎坷较劲,如何去爱与怀念。甚至于他们的语气、姿态都影响着学生对生活、对诗歌和所有隐蔽着的生存空间的探求。入校后的第二年春天,举行一场研究生与驻校诗人对话会,这场研讨旨在与驻校诗人进行诗学观念和创作技艺的交流。在读硕、博研究生们充分阅读了驻校诗人的作品,加之前期与驻校诗人的接触,形成了立体多维的评判角度,对话每每富有张力的延展,打开了学生的研究视野、切入点和思路。霍俊明、张立群、荣光启、王士强、冯磊、龙扬志、崔勇、程培浩、李文刚、王永、林喜杰、连敏、马富丽、董延武、朱林国、王琦、马赛、段金玲、许敏霏、李秀荣等博士和硕士研究生均参与过对话交流并写出高质量的论文,如今他们中的不少才俊已经成为优秀的诗评家。

在此,12年前一个闪瞬值得我们重新追溯:吴思敬教授和林莽老师是首师大驻校诗人的发起人、策划人,他们曾为“驻校诗人”制度的落实几经奔走;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主任赵敏俐教授颇具慧识,他毅然承担了实际困难,扶植这一制度在首师大扎根发展。多年来,它的完善得到多届校领导的支持,也得到谢冕、洪子诚、刘福春、王光明、李怡、商震、刘士杰、王巨川、周庆荣、苏历铭、蓝野、张光昕、张洁宇、徐丽松、潇潇、安琪、薛梅、爱斐儿、娜仁琪琪格等学者和诗人的推进。作为该制度的实施者,我始终本分地工作,安然地投入,在几位老师的指导下努力组织好每一场活动,处理好驻校诗人日常生活与学习和交流中繁种琐碎事务。当年第一位驻校诗人入校时,我正身怀六甲,如今孩子虚岁刚好12,十余年如一日,对驻校诗人制度的深沉情感无以言表。

这本书的出版,要感谢北岳文艺出版社的王朝军编辑,今年3月份他找到我,他的“应该让更多读者了解首师大驻校诗人”的提议激励我从生活、教学、编辑和科研工作的碎片中抖擞精神,下决心编好这本诗集。从驻校诗人的历年诗作中选出代表诗作,兼顾到每人所选诗歌行数大体相近,而非考虑到诗歌篇数;以“有诗”为题每位诗人新创作一首诗。选一则有代表性的“华文青年诗人奖”授奖词作为旁白。每位诗人提交一篇诗观。请了解诗人的诗评家或诗人写一篇精短的评论……每项工作无非是为了彰显他们独特的诗才,以便读者全方位阅读其人其诗。诚然,没有最好,唯有更好。

当所有编辑工作完成后,合集的名字尚悬浮待定,我与朝军初拟过几个都不甚满意,一次聊天中,首师大文学院张志忠教授提议不妨叫作《诗歌12使徒》,在场的张清华教授和我拍案叫绝,书名如神来之笔确定下来。为什么当即就落实了呢?首先,12不仅应和已驻校诗人的数量,它还是一个意蕴吉祥、内涵丰富的数字:在佛教中,12是一个常见的名数,对于轮回的解释称为12因缘法;在《易经》中有12爻太极图;中国12地支对应12属相,中医的12经脉对应12脏腑;基督教中耶稣有12门徒;不少优秀的作品都以12命名。其次,从精神要义维度审视,已经驻校的12位驻校诗人堪称诗歌的虔诚使徒,诗歌确乎他们数十年来真诚信奉践行的“宗教”。

每位读者的诗学经验与阅读视阈、审美祈向不同,其所期望读到的好诗必然不会趋同。不过,就诗的审美经验而言有一点亘古不变,即诗歌本在神性光晕的笼罩之下,好诗终归是既具有关切日常生活的当下性、介入灵魂界面的深邃性,又秉具超脱尘俗的审美性。

综上是我们编辑《诗歌12使徒》时择选诗作的一个重要向度。愿这本诗歌合集能给众媒介喧哗的新世纪文坛供奉清冽甘饴的诗果,唤醒灵魂中那片宁静蔚蓝的海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