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新闻信息» 中心新闻

《新诗潮》第40期:加拿大詩詞學會會員2018法拉盛詩歌節參賽作品選(二)

新诗潮 40期稿样

加拿大詩詞學會會員2018法拉盛詩歌節參賽作品選(二)

李愛英三首

故鄉捎來的蓋墊

 

高粱穗子

在秋天火辣辣的太陽下

蒸發了最後的水汽

撒一地紅彤彤的米字

滿眼豐收在望

 

一束束站立的秸稈

在八月暖呵呵的微風裏

悄悄商量著最新的去向

成排的士兵刷啦啦的葉子

招呼農人歇腳乘涼

 

摔打出所有糧食

在日夜均分的湛藍藍天空之下

秫秫們長長抒了一口氣

那段時間那段思索完成後

齊刷刷舉手抬頭張望

 

祖母挪動著裹了八十年的小腳

媽媽紮撒著戴五十年套袖的雙臂

我卻抱著雙臂在眼鏡後笑

女兒穿超短裙拖著橫七豎八一捆

吆五喝六瘋在窄窄田埂上

 

奶奶問要大的還是小的蓋墊

外孫女掄圓胳膊比劃著回答

姥娘一指頭戳在額頭上

小貪心兒就知道索取

哪里懂得隔輩祖宗的瞎忙

 

日子在老花鏡下一針針穿梭裏

倏然遠去伸手抓不住

眼前圓的方的六角的擺滿土炕

三代人眼巴巴望著關山遠

屋外石徑上幾個旅行箱

 

迎來水餃送往麵條

舊友古城來新交吐洋話

蓋墊看著我們一起分享土話連篇

他國愁思淚雨霏霏

所有燕子在濕漉漉的心海上面飛翔

 

蓋墊的攜帶者

喜怒哀樂埋藏在記憶深處

憑一支禿筆紀錄歷史風塵

借一生遊走傳遞東西方文明

假如歲月湮沒了我回家的路

蓋墊必是靈魂回歸的橋樑

 

常常

常常獨自一人想來想去

不知道緣起

常常凝神靜氣恍惚間

浮現些許往事

常常在促膝對談的時光

感覺絲絲疏離

常常故意懈怠到若有若無

卻總是某些印記清晰

 

常常在被忽略的漫長歲月

記起那一點一點的美好

常常在被呵護的一瞬間

完全在現實裏失憶

常常摳破了腦袋

就是揮不去回憶

常常希望把刀自裁

依然無從背棄

 

常常默然面向大海

恍惚間浪濤湧起

常常看見春暖花開

只是苦茶荼蘼

常常身處一葉扁舟

卻似豆蔻初系

常常驚訝於廣袤太空

有知曉渾然一體

 

常常忽略朝菌晦蛄

悠悠我心輸得起

常常蕩一架秋千

任由星轉和鬥移

常常聽命他人勸

只是晚來蟲唧唧

 

 

常常垂淚暗影

花開花落誰人知

常常歡顏始敷額

悲切士為知己死

常常一絲鴉片癮

怎敵眉間那個不字

常常從頭數到尾

一二三四五六七

 

常常那麼一拍即合

卻是謙謙點到為止

常常糾結於現實

忘記了下凡的目的

常常沉溺於夢幻

失去了升天的時機

 

常常到陌生山野遊蕩

青山綠水好日子

常常坐看雲起鵲落

你說緣分很神奇

常常拈花而搖頭

不想白駒過隙

常常回味那些五彩繽紛

化為茫茫雪地

 

常常醉酒蘭陵臺

聽憑薰風滿十裏

常常看嫦娥本月

玉兔脫動逃不出桂枝

常常女兒國裏尋鍾情

見唐僧師徒禁忌

常常不能自拔

卻能轉身一走了之

 

常常窗外白雲飄

一片一片遠離

常常風欲靜而樹不止

一次一次失意

常常面向眾人笑語喧嘩

望一眼一聲歎息

常常覺得三千弱水一瓢飲

輕輕鬆松喝到底

 

 

常常笑在嘴上順其自然

卻垂淚紅綃底

常常絕望到無底深淵

卻無灘沉的勇氣

常常告誡自己有容乃大

大不過的是天地

常常以為明天會更好

不過騙騙自己

 

常常笑謔唐明皇

佛緣深淺三生石

常常戲說李師師

恨不相逢未嫁時

常常唐宋元明清

一壺清酒分兩地

常常杯酒釋兵權

每次潰敗身不由己

 

常常佛前畫一幅

古刹青苔任栽植

常常巫山雲雨

任意灑落或東西

常常鴻爪枝枝畫

無由踏雪泥

常常無須懂得

何從解釋

 

常常牡丹花下夢

一場纏綿戲

常常寶黛千古遺恨

常常歎惋五百年前一回眸

結晶凝眉今世

列缺補天石

 

常常天荒地老有時盡

此曲綿綿無絕期

 

如何

如何讓你知道

我是怎樣的喜歡你

 

喜歡你侃侃而談的投入

像天地間的主宰

縱橫捭闔

指揮若定

舉手投足流露的自信氣勢

 

喜歡你聚眾圍坐的現場

像天上的星星

人云亦云

頷首微笑

泯然眾人的和諧姿式

 

喜歡你飲酒的儀式

像諳熟多年的專家

手把酒杯輕搖

低頭深嗅濃香

東風晚拂沉醉不起

 

喜歡你喝茶的神氣

像陸羽的後代

端的一份閒雅

萬裏太空月明星稀

 

喜歡你安然睡著的樣子

像初初出生的嬰兒

眉頭微皺

鼻翼輕閃

嘴角漾出天真的笑意

 

喜歡你默然端坐的範兒

像百年入定的老衲

眉眼低垂

嘴巴緊閉

雙腿盤成世俗的游離

 

喜歡你悄然閱讀的神態

像一尊百年銅塑

手托下巴

目不轉睛

點頭搖頭都有些癡迷

 

喜歡你碼字時的專注

像入迷太深的小孩子

一個鍵一個鍵練成串

一篇又一篇妙筆蓮花

三生萬物過後九九歸一

 

如何

如何讓你明白

我是怎樣的鍾情你

 

鍾情於你凝視時的深邃

像緩緩流著的春風

滿目青山綠水

一臉彩蝶翩然

手腳無措香衣透濕

 

鍾情於你擁抱時的緊扣

像五千年靜待的青銅環

圈裏圈外運轉

陣前陣後暈眩

心跳如鼓身蕩神馳

 

鍾情於你親吻時的任性

像口吐細絲的桑蠶

纏綿如白雲般輕柔

溫情似皎月樣純粹

千百萬遍不偏不倚

 

鍾情於你握愛時的魔力

像貪婪攫取的海狸

 

竭盡全力收放

構築堅不可摧海堤

毫無厭倦不離不棄

 

【作者簡介】李愛英高級記者,副教授,北美華裔作家協會和加拿大詩詞學會等成員。人物傳記作家,情感及旅遊系列欄目策劃及撰稿人。中國《環球時報》等媒體特約記者和專欄作家;北美《世界華人週刊》首席記者,《海外國醫》雜誌主編,加拿大城市電視臺和《大華商報》等媒體記者編輯。著有《異鄉》等散文小說詩歌集及教育理論專著。加拿大大專院校校友會副會長,北美國際留學遊學諮詢公司總經理。

 

歐陽光詩詞一組

 

對月

圓缺陰晴幾度秋,

流光洗白少年頭。

俗塵亦被浪淘盡,

剩有清輝灑滿樓。

秋菊

曾羨天香冠上林,

不甘搖落蓄芳心。

傲霜籬下秋枝挺,

更吐黃花朵朵金。

遊春拍照

又是春風綠柳時,

白頭未染愧青絲。

梨園花盛堪留影,

香雪叢中俏一枝。

望雲

仰望浮雲呈駿影,

行空天馬惹神思。

風吹白髮如鬃卷,

猶向長天昂首嘶。

讀杜有感

史詩一卷詠千秋,

筆底波瀾萬古流。

酒臭朱門鞭腐惡,

風掀茅屋歎窮愁。

高峰議政民為本,

大海揚帆水載舟。

貧富懸殊當預警,

追懷先哲發先憂。

題紅山茶贈內

生長山村曆苦辛,

移栽小院守清貧。

淩寒花綻紅烘雪,

抗暑枝撐綠蔭人。

恥見杏桃誇色相,

樂同梅菊結芳鄰。

黃昏月照婆娑影,

伴我書窗得意吟。

讀反腐新聞興筆

占山踞位草頭王,

倚石牽藤得勢狂。

逐臭蚊蠅爭吮血,

假威狐鼠肆叼羊。

懲奸昔盼包三鍘,

打虎今歌武二郎。

大快人心誇壯舉,

沿途簟食獻壺漿。

賀新郎·詠水

要向低層去。

自高山、奔流到海,一腔情注。

休謂順柔堪戲弄,可導宜疏難堵。

平處靜,懸崖瀑怒。

激作狂濤舟可覆,毀歪衙席捲官倉鼠。

蓄偉力,孰如汝?

 

風調願化甘霖雨。

潤千山、農田林地、果園花圃。

北上京津聽調遣,澤惠千家萬戶。

憑飲灌,無分貧富。

向海大同標的定,縱路長,百折無停步。

歌《國際》、頌神禹。

鷓鴣天·謁龍潭抗日陣亡將士墓憶湘西會戰

倭寇窮途犯雪峰,

龍潭阻擊剌刀紅。

俯衝肉搏猛如虎,

國恨家仇燃在胸。

歌正義、學英雄,

維和反戰挽強弓。

蝦夷敢再興風浪,

射日沉沙火海中!

墓在龍潭弓形山上。

鷓鴣天·生日詠牛

自幼知貧早下田,

為謀升斗拓荒原。

躬耕壟畝不言累,

退養林泉肯賦閑?

如夢令、憶江南,

反芻宿草苦和甜。

聽琴識得陽春曲,

競唱晴明又出欄。

江城子·老伴參與廣場舞

清明端午又重陽。

恨流光,太匆忙!

昔日青絲,今已滿頭霜。

曾苦留春留不住,尋妙藥,問徐娘。

 

相邀姐妹舞霓裳。

唱《家鄉》、跳《鍋莊》。

狐步探戈,快樂壽而康。

真個夕陽無限好,霞絢麗,景輝煌!

青玉案·憶舊遊

早春曾與兒時伴。

踏芳草、追雛燕。

指顧遠山眉黛淺。

桃開笑靨,柳垂青眼。

誤了睢鳩喚。

 

暮春重訪桃花岸。

惆悵繽紛落紅亂。

昔日同遊人不見。

隔山聞笛,臨流興歎。

忍聽《昭君怨》。

卜算子·故地重遊

年少上春山,搖曵枝頭蕾。

年老春山與故人,指點同回味。

 

竹馬戲芳叢,竹杖扶憔悴。

煙雨迷濛訪舊林,撞落梨花淚。

 

【作者簡介】歐陽光,號陋齋居士,祖籍江西吉安,1945年生於湖南洪江,2005年於懷化市二輕局退休。現為中華詩詞學會會員、湖南省嶽麓詩社理事、懷化市詩聯協會顧問。著有《陽光詩詞選》兩卷,近擬再出《續集》。

 

陳維廉二首

 

天空下的教堂

晨曦

第五大道的天空如此蔚藍

就連你的皺紋也一樣看得清晰

135年前

你已站在此地

還把十字指向天空

歌德式的打扮使你這樣華麗

我又怎能不從心底發出愛慕

你講萬物有時

我真的相信

如果不是

我又怎樣同你相逢

對面咖啡店女子杯中的咖啡

就像天空那樣簡單

不加一點雲彩

正想走近問她為何偏愛

此時

悠揚的鐘聲已響起

把我一起帶進了教堂

 

蘇豪區的情感

清晨的空氣再聞不到昨晚的酒氣

在路上

昨夜的歡樂仍在飄蕩

街角邊彷彿看到你的模樣

手中的酒杯已換成咖啡

你帽角上又多了一種氣味

清晨的街道好像還聞到芳香

昨夜酒吧的歡笑聲陣陣不停

情不自禁的快感都映在杯中

酒與血已濃到化不開

燈影下的情懷

在夜色中更加陶醉

音樂加紅酒使人看不清你我

淩晨一點的酒吧還排著等候的情侶

他們都渴望進入那快樂的地方

蘇豪區的早晨還在醉夢中

可惜酒吧門關上了昨夜的情感

只留下記憶

曼哈頓啊曼哈頓你真是迷人

 

【作者簡介】:陳維廉溫哥華華人藝術家協會創會會員, 曾任加拿大BC省列治文中國書畫學會會長。書法作品被「廣東華僑博物館」收藏。作品入選《世界華人書畫展》、《中日現在美術通鑒》與《北美華人百家書畫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