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新闻信息» 中心新闻

山东大学孙学堂教授为我校师生带来精彩讲座

  2019年10月13日下午,山东大学孙学堂教授应邀来到首都师范大学,为师生们带来一场题为“‘思与境偕’——司空图的思与诗”的精彩讲座。本次讲座由首都师范大学中国文学思想研究院、中国诗歌研究中心、文学院主办,中国诗歌研究中心研究员雍繁星老师主持。我校部分师生参加了此次讲座。

  孙学堂教授的主要研究领域是中国文学思想史,尤其是唐代与明代文学思想。主要著作有《明代诗学与唐诗》、《崇古理念的淡退:王世贞与十六世纪文学思想》等。

  孙老师首先从司空图的生平事迹及诗学成就的一般状况出发,引出对司空图的主要诗学观念“思与境偕”的理解问题。司空图以气节闻名,在朱温篡唐时以身殉国,终年七十二岁。他晚年常行怪异之事,如豫置冢棺,常于风日清美之时,招友人于圹中饮酒赋诗,酒酣高歌以为乐。这种达观背后,有作者无法排遣的抑郁之情。诗学方面,司空图所著《二十四诗品》是唐代诗论“三鼎足”之一。孙老师指出,司空图自身创作和通常人们所认定的“思与境偕”的理想之间并非完全一致。司空图的“思与境偕”的内涵并非近似于盛唐“情景交融”式审美理想,而是表现出与其“撑霆裂月”的自我评价之一致性。

  “思与境偕”之思即“情思”,境即“文学作品表现的外在世界”,“思与境偕”则接近人们常说的“情景交融”。写景传情是常见的文学表现手法,而“情景交融”则是这种手法达到最高水平而形成的审美境界。盛唐诗歌深入浅出,富有朝气,能用自然景象表现浓郁情感,是“情景交融”的典范;大历时期,诗歌“神情未远而气骨顿衰”,依然保持着情景交融的特点;中唐之后,随着韩孟、元白诗派的兴起,诗歌多通过描写日常生活抒发议论,对情景交融的使用略有降低。因此,盛唐与中唐时期,是唐代情景交融手法的“典型期”,司空图十分推崇盛唐与大历诗风。但是,“情思”并非单纯的情感,也包含理性的思考。

  随后,孙老师通过司空图诗集中的部分诗歌,带领同学们探寻司空图“思与境偕”的真正含义。“思与境偕”语出司空图《与王驾评诗书》:“五言所得,长于思与境偕,乃诗家之所尚者”,很多人因此认为,司空图的诗歌作品风格是平淡自然的。孙老师提醒大家,对于诗人作品风格的界定,要从文本出发,通过自己的阅读体验得出结论。

  孙老师将司空图诗歌中的情景关系归纳为四个方面:一是运用象征手法写景以说理;二是有意捕捉外在景物变化以写实;三是诙谐幽默、富有童趣地描写景色,但在联与联、句与句的关系上有所跳跃,有意破坏诗歌的整体情感;四是在诗句中构筑细微结构,扩大信息量的同时以思理取胜。孙老师认为,司空图“思与境偕”之“思”,代表诗人“一转念”的想法,司空图希望用曲折的笔调表现一种“意趣”,这与“情景交融”所包含的“沁人心脾的共情”是不同的概念。

  对于司空图“思与境偕”观念的诗学意义,孙老师认为:“司空图并非要重建情景交融的盛唐模式,而是要自己探索出一种新的模式,他的着力点在于创新。”这种观念对宋诗有一定影响,如黄庭坚的“苦思”理论。因此,司空图的诗歌创作与诗歌理论在唐宋诗转型的过程中,起到了较为重要的作用。

  在随后的互动环节中,孙学堂老师对同学们的热烈反应,耐心加以回应。雍繁星老师和同学们分享了他的听讲收获。他认为,孙老师在本次讲座中,向我们展示了从事古代文学研究必备的三种能力能力:一是有扎实的文献功夫,既重视文献,又能将文献为我所用;二是有自己的艺术感受能力,能将感受与文学作品对接起来;三是具备理论水平与思辨能力,能够从文献中提炼出问题,也能分析解决问题。这三方面能力的核心,则是求实求真的精神。这些都值得我们学习。(董天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