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中心刊物» 新诗潮

《新诗潮》第59期:戴伟华、沈鸿诗选

 

戴偉華教授《冬荷圖題詩》錄存

作者簡介:戴偉華,江蘇泰州人,現為廣州大學人文學院教授,廣東省社會科學研究基地“粵港澳大灣區語言服務與文化傳承研究中心”學術委員會主任。中國唐代文學學會副會長、中國劉禹錫研究會會長。兼治文史,愛好詩歌和書法。

 

 

 

戊戌大雪前日,晨遊硯湖,攝枯荷影一組,如吳冠中畫本。以詩配圖,發朋友圈:

 

記得硯湖春複冬,何曾獨愛聽荷風。

只因頓悟畫中意,夏豔秋清韻自同。

 

有朋友和而題之,甚為珍惜。

 

張海沙教授:

百卉凋零萬木空,枯荷瑟瑟立寒風。

行人未解蓮心意,楚客揮毫入畫中。

沈家莊教授:

修靈鏡象見如來,夢裡枯荷次第開。

顧影憐君無限意,嫣然一笑印心齋。

 

傅劍平教授:

一湖殘葉惹清思,猶記連天烺碧時。

夜月簫聲隨夢斷,江南正是雨絲絲。

 

內人陳秋琴絕少作詩,今日所和,甚解我意,略調平仄,存其詩意,特為表之:

記得楠園春與冬,何由留照拜荷風。

行人無暇識君意,獨享秋光清韻中。

 

道友潘斌教授轉發朋友圈,有戴瑩瑩博士詩,甚喜。

詩序:過荷塘,聽雨聲,讀戴先生詩,心甚愛之。蓉城彭先生囑吾次韻,倉促得數句。

殘荷數點始迎冬,一雙愁黛半逐風。

猶憶田田青照水,此花此葉人不同。

 

張興茂博士

硯湖風剪曉寒生,清影殘荷照縱橫。

因見君思閑入畫,始知萬物等枯榮。

 

李經緯博士生

奉題戴師硯湖晨影

天南一夕與冬風,寒露侵衣驚歲窮。

偶悟蒙莊齊物意,枯荷滿眼亦清雄。

 

 

 

 

海鴻詩一組

作者简介:海鴻, 從事財經新聞記者、編輯工作多年。業餘時間創作漢語古體和現代詩、英文詩,海外華人作家筆會會員。作品散見於美國《新大陸》、《香港文學》等詩刊雜誌,並被收入《詩夜星遊集》、《紐約流光詩影》,《三重奏》等詩文集。

 

紐約的骨骼

 

每一天

地上地下的鋼鐵骨骼

被海島之重

壓得轟隆震腑

你不必為之心軟

只能佩服

他青筋凸出的體膚下

百年鍛煉打造出的強健內臟

 

萊剋星頓和三大道間

載重卡車, 加長轎車

輪轉滾滾

腳踏車也招搖其中

你不能退縮

只能挺胸蹚越

否則自信會在

鳴笛和罵聲裏淹滅

 

慌張擦過西班牙族人的肩

撞歪了虔誠猶太徒的黑帽

透亮的旋轉門, 直立的滾筒

將你捲進安格魯薩克森般

高大闊挺的鋼筋塔堡

一顆顆打磨精緻的螺釘

剛擰緊到位

龐然機器便準時啟動

轟鳴聲中

一切欲罷不能

 

百貨老店樓外的星條旗

被海風搧得劈啪作響

你忽然清醒

打量眼前的陌生

尋找未曾夢見的嶄新

方寸島城, 如一顆飾品

期待搭配所有的外衣

 

你忽然疑惑

你是誰?

站在出生地幾萬裏外的街頭

他們是誰?

地鐵裏面背緊挨    

馬路上甩臂前衝

用永遠忙碌的演習

準備傳說中的真實

 

海風中晃動的金銀島

忽明忽暗,亦真亦幻

 

 

 

自由女神

 

她立在水中

天的那個著陸點

是為了舉起手中的火炬

引爆天雷

燃燒穹宇

用自由之焰

點亮

眼中希望無數

 

 

 

雪季

 

純白外套

披了一次又一次

看過春夏秋的設計

渴望透視單色封面下

濃豔的性感

 

 

 

薩薩舞的旋轉

 

含著笑意的雙眼

眨動在每節舞曲間

懸掛笑意的雙唇

閃現在每個旋轉後

加勒比海岸陽光的幻覺

令她暈眩,想在心底裏

刻下那張笑臉

 

學會了薩薩舞步

喜歡上轉圈

越來越快的節奏中

她轉入愛的漩渦

 

練舞廳樓下

從法拉盛開出的地鐵

喘著氣在爬坡

趕赴遠方曼哈頓的喧噪

 

我們可以再跳一曲嗎

她說

 

 

 

端午·汨羅江倒影

 

我層疊的身影

在汨羅江粼粼水波裏

一重重抖開 ——

 

我是這江中

粽葉緊包的米粒

前世今生只為一個意義

順流逆流,亂世盛世

黏結岸上共同的掛記

與浪潮奔湧齊舞的信物

 

我是玉笥山間

盤旋的清風

沾染了屈子祠煙火的虔誠

迷戀著書院裏繞梁的墨香

挾楚人的倔強,騷人的清寂

穿過三湘四水千年的呼吸

 

我是香草湖邊一株杜若

荷塘裏挺立的苞朵

日夜守在逐客流亡的野徑

聽太息幽沉,撫衣襟襤褸

芬芳滲入詩人的獨白

華夏文章間蘊集不散的氣質

 

我是獨醒亭中一根直柱

見證了醒者孤孑的無悔

等待眾人醉後的自省

會把坦蕩還給土地,自由還給江流

忠潔還給深情

插入世界醒醉輪迴的缺口

 

我是龍舟頭掄起的鼓棰

奮力敲擊年輕的節拍,標記

不熄香火中

競渡者的強音

向時空播射

江畔人嶄新的自信

 

圈圈水波推開層層倒影

我分明看見

江面上蕩漾著

一方熱氣騰騰的土地

 

(後記: 2018年端午,時隔30多年在故鄉汨羅看龍舟賽,參觀汨羅江畔玉笥山的屈子祠、屈子書院有感。)

 

 

那時的你們

 

那時的你們

也許沒想到

激情歲月打起的火把

仍是濃霧陰霾天的路燈

 

卑鄙與高尚中間

還有架金錢鋪就的懸橋

供卑鄙者通行

被高尚者焚燒

 

黑夜和光明之間

混沌如此漫長

黑色的眼睛

已尋找了太久

 

最後的貼身之物

不知何時已失去

正被他們高價拍賣

 

你們還在等風吹來春色?

多少個冬天已過

風穿城樓而從未停留

並沒送來

出籠鳥的歌聲

卻吹荒了破土的綠色

風中漸行漸遠的背影啊

讓存在過的時態

成為疑問

 

 

 

機場

 

匆匆在這裏交換

驚喜和淚水擦肩

思念從這裏開始

新奇在這裏打開

熟悉留在身後

熟悉撲面而來

邂逅成為永遠

記憶定格在

背影

和粘在背影上

一生揭不掉的

目光  ——

 

 

 

年齡的自白

 

母親去了另一世界

父親的養老已安排好

也沒有孩子

索討我的母愛

以為繞過了

給我設計的圈套

誰知睜開眼

一晚沒想通的事

硬著頭皮的事

看破的事

能做的那點事

不忍的事

無濟於事的事

不屑的事

瞧不起自己的事

假裝一笑而過的事

洗完臉就得面對的事

每天提醒我

一件我都沒躲過

半段生命

煮進日子裡的味道

一點點都沒漏掉

 

 

 

姿勢

 

我懶懶地躺著

擺出同樣的姿勢

跟黃昏懶懶的天空

—— ——

我們間只隔著

薄薄的襯衣

索性

跟他說點心裏的事吧

 

 

 

空抽屜

 

拉開

快意瞬間襲來

擁擠世界中

邂逅

 

靜隅

 

 

 

奢侈

 

一本書,一杯茶

陪伴不限量的出神

為自己默許的

奢侈

受寵若驚

 

 

 

 

寂靜

佔滿了心房外面

所有的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