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中心刊物» 新诗潮

《新诗潮》第62期:任京生、曹升之诗选

《新詩潮》第62期原刊于加拿大环球华报2019年3月15日B6版

 

任京生詩一組

作者簡介:任京生,加拿大華裔作家協會副會長,北美華人作家協會終生會員。先後畢業於暨南大學中文系、中國人民大學企業管理系、美國Franklin University經濟系、美國Seton Hall University亞洲學系。發表文章數百篇,出版個人專著七部,書名為《從東到西看關係》、《輕輕鬆鬆教中文——海外中文教學手冊》、《你也能成為發明人——發明啟迪與專利攻略》、《美國闖蕩瑣憶》(散文、隨筆集)、《寶刀不老志為刃》(論文集)、《加拿大華人群英譜》、《全腦開發學中文——漢語形象教學寶典》。

 

 

詩意曼德拉

 

 

曼德拉

一個充滿詩意的名字

你是把庸人陶醉成詩人

讓呆漢噴湧出珠璣的地方

 

 

走過千山萬水

閱盡紅花綠葉

卻不想被一陣大漠之風吹到了天邊

天邊不見紅花

卻有鋪展連天的奇岩異石

展現出大漠戈壁難得一睹的蒼涼之美

天邊很少綠葉

卻有以大地為筆墨的岩畫

傳頌著兄弟族裔千萬年描天繪地的的曠古神韻

一個美好的名字曼德拉

 

 

從四季如春的溫哥華飛落到大漠戈壁曼德拉

我不是詩人

卻被那蒼涼之美震撼出詩句

我是呆漢

卻被那曠古神韻撩撥得如孩童般高歌

 

 

曼德拉

一個和南非黑人領袖同出一音的名字

他是肉身

你是岩石

他用數十載的守望鳳凰涅槃

你在千萬年風吹雨打中地久天長

你們都擁有一個共同的性格叫堅守

 

 

如今來到你的面前

瞭望那一幅幅歷經風雨的岩壁繪畫

我的眼前浮現出數千年前牧民們敲鑿的景象

那陣陣錘聲告知人們

無論地老天荒

人類對藝術的追求亙古不變

我的心中響蕩著一種聲音

藝術刻進岩石便成永恆

性格寫入堅韌便海闊天空

曼德拉

你用頑強的岩壁去護衛那千年古畫

引領我們用堅毅的性格去書寫人生百年

 

 

海市蜃樓

一塊不大的岩石

承載著數千年的歷史故事

那圖中有系尾飾、著長袍的騎手

有搭長弓、射大雕的獵人

還有羚羊、岩羊和麋鹿.....

 

 

那畫面不是出自人類之手

是印刻在大漠深處的海市蜃樓

數千年的滄桑變幻

被記錄在了大漠的雲端

又從雲端折射到岩石上

那雲的筆調

層層疊疊

虛幻莫測

在月亮般的岩石上一一展現

 

 

 

海子

美麗的巴丹吉林大沙漠

不僅美在她一座座金光燦爛的沙丘

更美在大漠中一池池清澈的湖水

蒙古族人稱之為海子

 

 

那海子是大漠水汪汪的眼

夜晚月亮的倒影

白日沙丘的倒影

當你走近她的身邊

你優雅身姿的倒影

都是她映入眼簾的景

那柔軟潤滑的黃沙

是她額上的粉黛

 

 

誰說大漠沒有生命

凡是有海子得地方就是一個鮮活的大漠

巴丹吉林共有144個海子

就有144個鮮活的大漠

她們如同兄姐妹一樣肩併肩

共同仰臥在這片土地

每日用清澈的目光仰望天空

 

 

讓我們讚美海子

你是大漠生命的象徵

企盼你那美麗的眼睛永遠清澈

永不枯竭

 

 

阿拉善的友善

 

我的身體

回到了北京

我的心

卻留在了阿拉善

或許當我回到溫哥華

我的心

仍遺落在阿拉善

 

人們常說

當一件東西失去的時候

才倍感到它的珍貴

而我當離別的時候

才深感到了阿拉善的友善

 

第一天

是初識者彼此握手的友善

第二天

是主人們盛情款待的友善

第三天

是風情物景的友善

第四天

是詩人們熱情奔放的友善

第五天

當我還想享受第五天的友善時

卻成了告別的友善

我把這友善帶回了北京

接著還要帶回溫哥華

 

這短暫的一聚

是你們一群詩人

把我一個幹人

變成了濕人

令我在長久平靜的心中

蕩起一陣波瀾

讓我在理性的思想中

注入了詩魂

我想大聲地告訴你們

五天的友善遠遠不夠

我要把這五天的友善

化作五十年的友誼

五十年後

讓我們再次聚首重訪阿拉善

 

 

 

大漠駝隊

從大漠深處

走來一個駝隊

它從遠古鐵器時代走來

經過4千年的跋涉

來到了我們的面前

 

 

它們曾穿越西漢長安、大唐長安

又抵達西域中亞、西亞

十萬八千次的往返

踩出了綿延不絕的絲綢之路

 

 

旅途坎坷而險惡

善良的駱駝

  被麋鹿騙去了美麗的角

  又被馬兒借走了瀟灑的尾

  自己僅保留了高聳的駝峰

  為人類承載了千鈞重擔

不遠萬里

萬水千山

 

 

后羿射日

 

遠古時期

十日在天讓大地枯乾

是你胯下鴕鳥

飛奔至天邊

神箭在手指向蒼天

九隻箭鏃挾風攜電

射落九日

讓大地重返春夏秋冬

 

 

你的身影映刻在了岩壁

你的名字記憶在後人心中

當綠葉萌生,百花競綻的時節

人們總會讚美

偉哉后羿

 

 

獵人與盤羊

 

他們是遠古的藝術家

無論生活多麼窘迫

都磨滅不了他們對創作的渴望

他們把騎手和獵人刻在了岩石上

把盤羊也刻在了岩石上

 

 

在騎者眼裡

人類是主宰者

盤羊是口中餐

在盤羊眼中

人類是虎豹

似豺狼

 

 

陽光下

騎者以驕傲的目光審視岩石上的自我

夜幕降臨

盤羊在岩石旁憑弔逝去的同伴

眼裡流出冰冷的淚珠

 

 

 

            

曹升之絕句六首

 

【作者介紹】曹旭,字升之,號夢雨軒主人。江蘇金壇人。復旦大學首屆文學批評博士;上海市文史館館員;中華詩教學會副會長;中國《文心雕龍》學會副會長;國家重大專案首席專家。上海師範大學二級教授、博士生導師。散文創作《歲月如簫》、《我是稻草人》、《客寮聽蟬》,成就進入《中國散文通史》;詩歌創作被中華書局、央視、人民日報、光明日報等主流媒體評為2015年全國最具公眾影響力的“十大詩人”。

 

                 

與諸子登日本京都光華寮

光華寮上望神州,往事驚猜只淚流。

讀盡百年民國史,傷心不獨為悲秋。

 

 

與清水凱夫、楊明兄同游嵐山

一川紅樹半秋嵐,染盡京都雨後山。

  最是消魂人指處,風光依約似江南。

 

 

新年作

千里雲山入望迷,鄉關別後夢依稀。

新年不覺鐘聲動,夜半歸寮雪滿衣。

 

 

初見日本櫻花

鴨川江畔獨吟行,簾外家山雲外輕。

 忽見櫻花如雪海,故鄉明日是清明。

 

 

京都南禪寺聽雨

索居離群久寂寥,小樓閑倚一枝簫。

京都夜半南禪寺,雨打芭蕉是六朝。

 

 

贈內人

追憶情懷總不如,斷腸春色與人疏。

相思终日懨懨病,雪月風花兩地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