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中心刊物» 新诗潮

《新诗潮》第64期:赵义山、凤萍作品选登

  

  趙義山:斜出齋戊戌詩詞曲選十六首

  

  趙義山,(1953—)四川南部縣人。1979年南充師範學院(今西華師大)本科畢業,1982年同校研究生畢業,師從鄭臨川教授,獲古代文學碩士學位。畢業留校任教,1994年破格晉升為教授。後調任廣東佛山大學中文系教授。2003年師從四川大學項楚教授為博士生,獲古代文學博士學位。2006年為首屆天府學者特聘教授,曾任西華師範大學文學院院長、社科聯副主席。現為四川師範大學中國語言文學學科首席教授、四川省文史館特約館員。兼任中國韻文學會副會長、中國散曲研究會會長。著有《元散曲通論》《明清散曲史》《斜出齋韻語》等。

  

  惜花(二首)

  (一)

  一片西飛一片東,惜花無奈落花風。

  芳華已逝憑誰吊,只待香魂入夢中。

  

  (二)

  留戀韶光又一春,晴絲織就此緣深。

  常期月下朦朧語,難會夢中窈窕人。

  

  有感今人不學

  妙齡都醉後庭曲,肉食原來不讀書。

  可惜伶官傳裡事,廟堂今日有知無?

  

  小圃歎

  離家才一月,小圃半蕪荒。

  瓜果皆零落,菜苗多瘦黃。

  雜藤何忌憚,野草特瘋狂。

  欺我老無力,明朝較短長!

  

  戊戌中元祭拜亡靈志感

  中元香火年年供,跪向亡靈怎忍悲。

  昔日音容猶可想,當初情景永無回。

  慈親茹苦千行淚,我報慈親紙一堆。

  冥幣煙消昏靄裡,徘徊荒野竟忘歸。

  

  戊戌歲杪雜感

  木落霜橫百蕙蔫,敢愁鬢髮二毛添。

  網聯已擴新天地,墻隔仍圍舊江山。

  意恐雷池能放足,心憂罟客豈開言。

  時逢戊戌事何論,鹿馬不分又一年。

  (拙句成,誦之誠義,義曰:“‘江’字出律,‘山’字出韻,此二字當改!”余曰:“此非書生能改也!”)

  

  臨江仙·旅次京華有懷

  幾度銷魂歡擁,何曾得意輕狂。

  夢回酒醒在他鄉。

  梅蘭開甚急,鶯燕去何忙。

  

  莫道幽懷俊賞,虛擲片片韶光。

  伊人一別幾回腸。

  難吟豆蔻句,怕對月昏黃。

  

  鷓鴣天·太白故里憶太白

  太白金星謫青蓮,風流獨得大唐天。

  辭親去國三千里,仗劍遊俠四十年。

  

  邀明月,棄達官,縱橫詩酒俱稱仙。

  調羹捧硯脫靴事,留與人間萬代傳。

  

  自度曲

  想吾輩堪憐,有何人惜。一懷清夢,攪於表格;一點性靈,毀於課題。    剩幾首歪詩,幾支小曲,幾闋新詞。落人間,得三五知音,一二知己。平生願、當足矣!

  

  【正宮·叨叨令】有感于教師討薪

  工資拖欠誰之過?教師乞討誰之錯?

  斯文掃地街頭坐,居然被打額頭破!

  羞煞人也末哥,怒煞人也末哥,何人如此倫常墮!

  

  【中呂·山坡羊】懸空寺

  晨曦低奉,落霞平送,飛簷掛壁天神控。

  寺懸空,對恒宗,一聲梵唄星月動,萬壑雷音魑魅恐。

  今,遊客湧;昔,香客湧。

  

  雙調·折桂令綏甯姑娘節

  古橋巫水苗娥,吹亦能吹,歌亦能歌。

  砍下木葉,漿成黑米,救了哥哥。

  考無據汗青事磨,說有因傳頌人多。

  四八歡樂,笑滿荊鄉,情滿山阿。

  

  【雙調·折桂令】喜獲前輩方家旦初校長惠贈【一枝花】套數並書謹奉小令為謝

  一枝花三晉飛傳,香滿雲天,情滿山川。

  最喜他捭闔縱橫,寶刀不老,氣定神閑。

  他案頭揮翰墨生宣大展,我燈下誦新詞思緒萬千。

  總相憶相見歡言,曲論忘年。

  唯願他妙筆長鮮,腔調長圓。

  

  【南呂·一枝花】明星夢

  【一枝花】那優伶構肆人,這年月廟堂見。構欄人氣旺,廊廟貌若仙,模樣兒光鮮。傲九州四海排場顯,藐萬眾八方撈大錢。一夜間貴比王侯,半日裡富為大款。

  【梁州】驕的是俏爹娘生下了千嬌百媚芙蓉面,傲的是老師父調教得腔調兒圓,靠的是電視臺巧包裝家喻戶曉名聲兒遠。更兼那捧月追星妙男女,同臺合影大官員,晝夜追拍狗崽隊,前呼後擁簇腦殘。全民捧意迷魂顛,明星樂風月神仙。笑的是明星女明媚眼放明光狐媚明堂,樂的是大牌爺拼大腕耍大牌傾倒大官,迷的是華顏子忘華夏嘻華學荒廢華年。你癲,我癲,費心思一夜聲名顯,見明星自卑身下賤。數十年你追我攀,舉國狂歡。

  【尾】攜巨資移民海外天不管,揭偷稅壯士橫刀崔永元,不顧安危捅破天。看浮雲蒼狗幾變幻,怎能說與我無關,雖腦病腦殘也睜大了眼!

  

  雜體·六一兒童節偶感

  六十年前小玩童,六十年後老頑童。

  小玩一個光屁股,老頑一條蛀書蟲。

  有時校古籍,有時課生徒。

  有時觀世態,有時寫散曲。

  有時牢騷甚,有時詩滿腹。

  有時也推杯,有時醉模糊。

  有人說我不懂事,有人說我有風骨。

  不知少小蒙昧心,而今究竟有還無?

  

  

  


  鳳萍詩一組

  

  作者簡介:鳳萍,原名戴鳳萍。原藉江西,現居香港,從事醫護工作。喜歡詩歌寫作,朗誦,有作品發表於《中國愛情詩刊》《全球華語詩歌》《人民詩界》《世界詩歌聯合總會》《草根詩刊》《大西北詩人》《香港詩詞文藝刊》《鳳凰詩社》《中國當代詩歌大詞典》《長江詩歌報》《美國華興報》《城市頭條》等海內外紙刊和網路公眾平臺。《中国爱情诗刊》香港组稿站站长;《人民诗界》期刊及微信公众号主编;《人民诗界》签约诗人及作家;《江西萍乡辞赋协会》理事兼秘书长;《世界诗歌联合总会》终身驻会诗人;《世界诗歌联合总会女子诗人协会》主席;《首届世界诗人金桂冠大奖赛》银奖。

  

  握   手 

  

  命運漂泊成一朵蒲公英

  彼此牽掛

  天涯很遠卻近在夢中

  幾十個春秋過後

  歲月洗淨骨骼

  銘刻心經

  

  命運交錯在不同的世界

  開著不同季節的花朵

  一朵開在陽春三月

  一季相逢秋意漸濃

  

  雷雨夾風暴

  海浪滔天

  心中一陣刺痛漫過

  眼角一陣涼意滑落

  我多想是你手中的那朵蓮

  能夠開在你的心坎上

  映出荷田一片

  握著你的手

  握住一段被礁石磨斷的纖繩

  我的船已經飄走了

  

  愛你,不再是秘密

  

  

  熟悉的天空

  下一場屬於我的雨

  滋潤久渴的心田

  溫潤寒冬的山脈

  大聲呼喚你的名字

  借一陣風

  讓聲音穿越叢林

  

  為你唱一首歌

  釋懷相思的滋味

  歌聲越過崇山峻嶺

  叩開你的心扉

  喚醒你的靈魂

  佔據你的思念

  

  在滾滾紅塵中相遇

  這寂然無聲的日子

  用詩歌擺渡靈魂的世界

  總是感覺最美的風景就在身邊

  幸福就是我的名字你的姓

  幸福就是大聲說:我愛你

  即使歲月滄海桑田

  

  下一站幸福 

  

  一年最後的一天

  回憶湧上心裏

  與你走過的山山水水

  回眸牽手依偎你的懷抱

  你深情的眼眸

  不由地再次感動

  耳根陣陣熱浪翻滾

  

  你的天空雪花片片飄揚

  我讓雪花帶去我的撫慰

  紅梅為你帶去我的熱吻

  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

  含著淚轉身離去

  暫離別只為下次的重逢

  冬去春來不會太遙遠

  

  當青草萋萋

  萬木蔥蘢的季節

  我們相約在驕陽似火的夏季

  不忍心揮手

  無力說再見

  讓回憶把時光留住

  把你我的情誼深深地烙印

  當我再次回來的時候

  即使百花盛開

  我也記得那一朵是你

  

  

  等一場雪舞暗香 

  

  牽著冬日陽光的手

  我把甜蜜憂傷的思念

  折疊成繁花似錦的春夢

  如彩色雲霞的桃花

  芬芳在詩歌裏

  安慰自己

  

  雨夜

  紅梅含苞粉待著白雪

  馨香繚繞著遐想的天空

  

  你何時悄然而來

  了卻這前世殘留的夙願

  是否願意相伴走過

  屬於你我獨一的幸福

  

  多麼期盼素雪紛飛時

  有你拂過我臉龐的時刻

  待雪花絮飄,融融情懷時

  那瞬間的美麗

  讓人多麼陶醉迷離

  

  沉寂的夜

  在曙光乍現時悄悄離去

  你失蹤了,一切如風 ..... 

  在夜裡,在星辰中

  

  

  一人的旅行

  

  

  晨曦的橘光

  映著蒼白的臉頰

  寒冬釋放的優雅

  如松露從樹葉上滑落而下

  

  窗外北風蕭蕭

  車內語無對象

  此刻眠無意

  相思層層疊加煎熬

  

  昨夜寒雪冰潤無暇

  難忘庭院紅梅暗香湧動

  手持一壺清茶

  思念拋出窗外,遙望

  君離遠方千萬里

  此刻是否你也在把我相思難忘

  淚下沾襟成霜花

  

  

  思念如雲

  

  

  在城市的一個角落

  有一份難掩的痛

  走過坎坷的人生路

  天有多長、地有多久

  淚在悲傷的眼中回首

  

  思念在風中蔓延

  搖曳、如雲飄零

  那幼稚懵懂的歲月

  只有真、只留下純

  往事在風中輕輕的湧現

  緊緊扣在心頭

  記憶中回想你的溫柔

  你的手把我一生牽動

  

  今夜萬家燈火

  思念遊走,在夜空的銀河

  等待,未了的一段緣

  歲月悄然的綻放

  思念如吹散的雲

  衝浪,在風的世界

  自言自語的遙祝你:珍重

  夢中擁抱,你無邪的笑容

  伴我度過漫長的黑夜

  

  沙漠愛洲

  

  

  晌午的陽光正好

  卷縮著身子將心思放空

  思念淩空飛揚在一片沙漠中

  自由地尋找真實的我

  

  悠悠的古道西風瘦了

  天空朵朵白雲隨風飄動

  遠處傳來熟悉的駝鈴聲

  在無盡的沙洲世界

  述說著歲月的喜怒哀樂

  

  我躲在卡車的背後

  借影子遮住刺眼的陽光

  眼眸中看見天空的白雲上

  出現一條愛戀的小河

  就像黑暗過後

  發現了一座海市蜃樓

  心中早已被你征服

  

  一陣風暴卷起陣陣塵沙

  多姿的搖曳在無垠的蒼穹

  朝暉又到日暮

  白天和黑夜都如此妖嬈

  東方似乎又見魚肚白出

  我拍拍滿身的浮塵揚沙

  帶上我的心踏上歸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