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中心刊物» 新诗潮

《新诗潮》第65期:詹福瑞、戴丽娜诗歌选登

詹福瑞《四季潦草》詩選

作者簡介:詹福瑞,國家圖書館原館長,現為首都師範大學特聘教授、中國詩歌中心學術委員會主任。主要從事中國古代文學、文學理論研究。出版《中古文學理論範疇》《南朝詩歌思潮》《漢魏六朝文學論集》《不求甚解》《論經典》《自然、生命與文學》等著作,合著《李白全集校注匯釋集評》《李白詩全譯》等多種。在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歲月深處》詩集,另有《文質彬彬》《俯仰流年》隨筆集。

 

 

 

 

書與咖啡

 

一本書與一杯咖啡

用什麼對話

是充分的展開

還是嚴嚴地合上

 

 

展開與合上時

你聞到了什麼

一縷綿綿的味道嗎

從葉縫與字詞間

悄悄地爬出來

磨碎了的情感粉末

好吃卻帶點毒

 

 

一杯咖啡與一本書

用什麼對話

是用它流動的氣質

還是用它縹緲的氣態

 

 

乳白與褐色

不斷流淌的激情

也會變成銳角嗎

上善若水

以無為本

雲山霧罩中的智慧

漸漸地淡去了書香

 

 

 

雪中

 

在漫天飛舞的雪花中

沒有人知道我的存在

我試圖走出一條足跡

故意在馬路中央

畫出歪歪扭扭的人字

雪花瞬間就把它抹掉了

我知道它是無心的

可它為何不認識人字呢?

 

 

雪中的風是我的夥伴

轉著彎挾裹著我

試圖掀起羽絨服的一角

卻發覺力氣沒那麼大

原來雪中的風是溫柔的

喜歡風包圍我的樣子

我感到這比晴天更安全

 

 

雪很軟很暖,真的

可以化解所有的冷血

我感到了脈搏的起伏

與無節奏的雪花共舞

在雪中,我恢復了夢境

想起來什麼,卻又被雪花融化了

 

 

 

 

倒春寒

 

這春天,我期待已久的春天

在暴風雪中,挖出一只眼

在厚厚的鉛雲中,挖出一只眼

凝視一顆小草能否鑽出冰層

 

 

這春天,偏偏不使楊花結花

不使柳樹長出鳥爪

不使迎春冒出金黃的星星

不使玉蘭露出玉顏

 

 

這春天,只看見枯枝瘋長

盤根錯節,爬滿了天空

這春天,我期待已久的春天

北方的土地上,腐敗的樹葉遍地起舞

 

 

     

在雪白的沙灘

 

在雪白的沙灘

我看見了一粒雪白的沙子

它不知自身的潔白

也不會知道身邊的沙子

 

 

在清清的海水中

我看見了一棵水草

它生長了繁密的根須

卻隨著波浪漂浮不定

 

 

在海邊

影子看見了我

曲曲的有點兒變形

 

 

 

鬱金香

 

杏黃與金黃

抿著嘴,卻笑得燦爛

少少的幾支

令屋中春天玉立

 

 

卻只有一個禮拜

花瓶裏的水突然靜止

花瓣如同摔碎的水晶

沉重地落下

 

 

一片花瓣落下

砸傷了一個春天

 

    

漂泊

 

是誰給了我一個家,叫漂泊

在雲天滑翔,在叢林穿越

住宿在城市或鄉間的一隅

車廂是我的黃金屋

站前路燈搖曳著生日的蠟燭

 

 

因為只有漂泊

我們才有家的感覺

 

 

是誰給了我一個家,叫想望

與熟識的陌生人在一起流動

想著窗前的四月海棠

綻放梨花與玫瑰的顏色

卻如小小的梅花和杏花

一棵開在西府的四季樹

 

 

因為只有想望

才會開花結果

 

 

是誰給了我一個家,叫夢境

或泅渡碧綠的海洋

或在藍藍的山頂飛翔

誰的長髮飄出天際的瀑布

我緣著珍珠般的水流尋找

 

 

因為只有夢境

家才是我自由溫馨的小巢

 

 

   

歸來

 

一段丟失的日子

帶走了七枝綻放的臘梅

上海兩枝,杭州兩枝

火車上留有三枝的餘香

 

 

要去交換幾支曲子

在膠紙的電唱盤上

一夜複一夜地旋轉

視聽室裏

聲音空空如也

 

 

沒有夢的草地

沒有雨的音符

沒有人的小路

風小心地躲避

 

 

歸來,仍在今年

歲月,匆匆忙忙走過

人,匆匆忙忙地迎來

你帶走的路程

用多少朵玫瑰

讓我把它輕輕地拾起

 

 

 

想像一個房間

 

無法回到童年

就想像一個房間

 

 

想像一個涼臺

枯萎的扶桑呶出新葉

檸檬花如梔子

碎碎的淺白

夜來而香

一雙靈巧的小手

編織了一個季節

冬天裏的春天

 

 

想像一扇窗子

透明的心靈

如此般靜好

如同乳白的奶昔

或者澄明的新茶

盈盈的一盞

剛出烤箱的餅乾

一枝玫瑰

一曲鋼琴練習曲

 

 

想像一張床

擺滿毛絨絨的小熊

懶散的動物

可愛的絨娃娃

一個女媧

造了一個男人和女人

一個白天,一個夜晚

一本童話

 

 

一個房間

既不想返回

又無法到達

 

     

 燈

 

螢火蟲的微笑

月食季節的花開

我走進燈泡

與鎢絲接吻

再從燈影中走出

告別一把傘

 

 

打開的詞典不分頁

合上的聖經無字

我作著白日夢

三套馬車賓士

一條環形的夜路

鬼魅般的項圈

 

 

心中失去了一盞燈

靈魂出行,向外

伸出長長的觸鬚

眼睛卻沒有瞳孔

每一個白天

皆如厚厚的夜晚

 

 

 

情人節

 

情人節,在路上

千里途程

更加六級寒風

一亮舊上海

追著寶馬香車

 

 

情人節,在路邊

蓧麥村親吻打折

苦吻九折

法國吻八折

擁吻七折

舌吻六折

一個老男人端著葡萄酒

看一位男士吻了羊腿

一位女士吻了鴨脖

 

 

情人節,我也

買了一束玫瑰花

一束百合花

卻不知收花人的姓名

無奈告訴快遞

收花人的地址

在路邊

 

 

 

曬一曬影子

 

當你們曬一年光輝形象時

我卻實在沒有什麼可曬

只能曬一曬一年走來

甩在一段平淡無奇路上

三百六十五個影子

 

 

它是如此卑微,如此平俗

沒有血肉,甚至沒有靈魂

每一刻都匍匐在地上

不敢高過一棵小草

陽光強烈時,影子亦深

陽光暗淡時,影子也淺

 

 

風有時拉扯著它,抻得很長

似乎要把我們剝離開

影子永遠不會屈服

堅定地跟隨著我的身體

默默地和時間保持距離

 

 

現在,我就站在元旦的門前

看黑夜把我的影子收起

像歲暮的風拾著落葉

一片也不少,一片也不留

等待2018年的第一縷陽光

等待我第一個影子的現身

 

 

 

冬至

 

當詩人為土地

無聊地尋找哲學時

大雪和泥濘遠遠地逃離

空蕩蕩的天空和田野

北風虛張聲勢

摔打著紙張和落葉

 

 

烏鴉的歌唱

是冬天常有的聲音

蒼老而毫無新意

畫眉和黃鶯的鳴囀

要一場春雨後方冒出新芽

 

 

白晝被壓縮到邊緣

黑夜就會膨脹到極致

夢,睡了一個晚上

還沒有睜開眼睛

地鐵裏男人的眼睛托在黑口罩上

開小轎車女人的眼睛掉到紅口罩上

熙熙攘攘的群眾

面目模糊,輪廓一團

 

 

走過切割分明的斑馬線

走過縮著脖子的廣場

走過大象為模特的動物園

這個冬天,我只做一件事

尋找一塊孩子可以飛翔的滑冰場

 

 

 

悼余光中

 

讀過你杏花春雨

小橋柳岸的江南

采桑葉的江南

放風箏的江南

 

 

一顆被繡花女

刺繡的錦繡詩心

一闋被采菱女

唱出的淡淡的傷春

水一樣流過去

還會繼續流淌去

 

 

讀過你的小船

煙雨中飄搖的小船

依岸的新娘,凝眸

一頭枯草樣的華髮

他那張名氣甚大的船票呢

水中的落紅可是?

 

 

一扇柴門後的老母親

還縫著竹布長衫

等著寒風起時為你遮體

而你已經西服革履

在海邊品嘗半個世紀的鄉愁

 

 

如今,遍地都是詩人

滿世界是長短句

一個真詩人走了

一縷詩魂向著何處

兩岸皆是詩的肢體

臭烘烘的垃圾

 

 

現在的舟船

快過一枚郵票

一個客死他鄉遊子

一縷鄉魂歸於何處

霧靄呵沉沉

海水呵蒼蒼

江南仍在夢中

此時卻非春光

 

 

 

海邊掠影

 

是一方胭脂雲

和一泓近海的蔚藍

描出的月光魚嗎?

 

 

如夢似幻的雲錦

曲線鍍著弧形的金邊

劃出浪的波紋

你是大海靈光一現的倩影

 

 

是空中皎潔的月亮

和碧透的大海

一場浪漫的婚禮嗎?

 

 

海豚牽著婚紗

從傍晚飄向黎明

清澈無邊的泳池

柔情無際的秀發

一個人就是波光粼粼的世界

 

 

 

至境

 

任何一絲人的聲音

都是一把刀子

劃破宇宙的寧靜

 

 

任何一個語詞

都是一灘濁泥

污染了漂藍的空氣

 

 

在至純的天外

一抹金黃與大紅

是太陽的一瞬激情

還是月亮遺落的目光?

是海洋的霓裳

還是霓裳的夢?

 

 

我無緣到達聖地

亦無法指認美

想像蒼白無力

並感喟,此景

只能用魚的眼光流連

 

 

 

印度洋的一朵雲

 

從傍晚豪雨中

飛出的一朵雲

懸在機場的上空

卸掉了一座城市

潔白而又輕盈

 

 

遠在印度洋上的白雲

可是我身邊飄走的那朵?

來到魚和鳥的故鄉

帶去北方的濕度和溫度

在沙上覆蓋紗

在水上覆蓋水

 

 

從此撒在海中的小島

在我心中染了絢麗

如空氣一般無影無形

想的久時變成蔚藍

 

 

從此,我的心如水母

隨著星辰而漂泊

在每一株珊瑚上停留

在每一朵浪花上跳舞

 

 

 

雨還在下

 

沒有任何徵兆

淹沒天空的雨突然來臨

樹葉喧嘩 屋頂喧嘩

開始時 我的心跳

與雨的節拍同步

如同地下的水泡

一秒鐘濺起無數

 

 

雨一天都在下

我坐在屋裏開始發呆

豎起耳朵尋找聲音

奇怪 聲音逃遁了

天地何時歸於死寂

 

雨一天都在下

也許是傍晚

也許已經午夜

這屋子變得粘稠

粘稠得似一鍋糨糊

我伸出一根手指

竟然拉出一根蛛絲

 

 

雨一天都在下

我試圖逃出屋子

我跳出窗口

在一片汪洋中裸奔

我發現天地是個球體

你跑到哪里都是圓的

雨還在下個不停

 

 

  


 

 

 

 

戴麗娜詩一組

 

作者簡介:戴麗娜  字君若,黑龍江望奎縣人。中華詩詞學會理事,望奎縣詩詞學會副會長,現任《中華辭賦》編輯部副主任。曾獲中華詩詞“華夏杯”金獎。

 

 

 

乙未京華辭賦峰會與長鴻雪峰君小聚

 

三家居遼西,文章每景仰。

一別渤海灣,經年疏顧訪。

峰會邀京華,高論欲分享。

二君千里來,翩然破塵網。

歲月感重逢,風霜殊以往。

不易乃詩心,談吐乾坤朗。

徐子尚沉雄,幽燕氣同養。

鄭君擅精芒,寒月獨明晃。

莫道文風頹,古調猶獨賞。

喚醒六代魂,憑誰發奇響。

大呂振黃鐘,山川修且廣。

促節還長歌,餘音入泱漭。

吾亦客京華,都門秋氣爽。

米價貴堪憂,登樓足悵惘。

深夜讀南華,但作漆園想。

 

 

 

大秦嶺

 

龍脊來尋禹跡圖,群峰羅列碧雲鋪。

捫參曆井星分野,縱蜀橫秦地握樞。

岷水西來通古棧,帝京北上接康衢。

雄關矗立開天險,千古憑陵定霸都。

 

 

 

雲和梯田

 

悠悠麗水挽雲和,大野梯田盤碧螺。

多彩相諧鋪壯闊,曲波勾勒舞婆娑。

春歸少女嵐帷靜,秋向處州金帶馱。

且聽淙淙聲不斷,千年流唱萬年歌。

 

 

 

麗水清吟

 

桃源尋夢泊錢塘,半水九山融括蒼。

通堰橫江三百丈,古村偎嶺萬夫牆。

花開雲錦山紅透,土疊天梯水墨妝。

一幅和諧春著筆,風情悄染靜中藏。

 

 

 

焦桐賦

 

春染泡桐上碧條,沙丘蓊鬱向天驕。

根盤厚地藏雲氣,葉障狂塵濾世囂。

花序輕盈馨到骨,風姿磊落勢淩霄。

一從護佑群黎後,便易芳名呼作焦。

 

 

鸛雀歸兮?

 

兵燹名樓毀見幾?至今鸛雀不曾歸。

棲霞向晚堪懷舊,振翼淩空悵已非。

縱有千秋詩共仰,剩無一夕影相依。

河東又起大唐韻,問爾何時話久違。

 

 

 

松花湖秋韻

 

平湖藏島嶼,水曠抱山幽。

帆影徐徐去,煙波渺渺浮。

寒潭飛月魄,丹葉點荒秋。

一尾龍門躍,天開見十洲。

 

 

 

杜康酒吟

 

白水淵深隱一方,清流汩汩散醇香。

涓涓秫釀凝新蟻,盞盞興狂潑舊裳。

醽醁甘從千日醉,瓊瑤色透幾分黃?

不臨八百秦川地,誰曉彭衙出杜康。

 

 

 

風光北固樓

 

絕嶺登臨一望收,橫江豪氣正淩秋。

八水滄波吳楚共,三山黛色海天侔。

魚龍浪卷千年夢,日月光懸萬古樓。

回首風煙六朝過,安瀾深處唱漁舟。

 

 

 

欣讀《京華吟草》敬贈鄭伯農老

 

(一)

詩品端緣人品佳,雲煙過往洗鉛華。

錚錚竹節風刀敵,落落冰心文苑遐。

越女才憐張水部,南冠客思楚江衙。

但將耿耿情懷寄,滿目青山浴晚霞。

 

(二)

才自清流氣自疏,大名壇坫幾人如?

拈來古句脫胎俏,擲去新詞積弊除。

芳草相思春色裏,摯交長憶細論初。

光華豈被塵埃掩,七彩人生著簡書。

 

 

 

春雪

 

燕山獨醒淡妝時,眼裏輕盈姑射姿。

皎皎臨風纏玉樹,融融和絮暖晴枝。

華凝京闕春無限,情植膏腴夢有期。

不負紅塵滄海客,冰心抱素漫相思。

 

 

 

品喜洋洋紅茶

 

紅紅色釅點茶湯,味鬱初盈君可嘗。

玉蕊和雲沾蜜意,青絲潤墨浸花香。

半甌能解煩襟躁,小閣閑烹冬夜長。

竹影搖窗聽雪落,一隅塵外泄春光。

 

 

 

靈溪慕隱

 

玉蒼西枕海東瀕,碧沼盈盈天地春。

垂柳鳴禽山欲靜,繁花滿目雨初勻。

峰回兀兀摩雲漢,舟去依依送晚津。

隨意香風歸古洞,仙源長作五陵人。

 

 

 

晚登鸛雀樓

 

瓊閣悠然上,遐思入太清。

雲煙披今古,文物閱枯榮。

暮色沉沉去,熏風淡淡縈。

蒼茫憑一嘯,猶壯大河聲。

 

 

 

青蓮

 

田田千頃碧,疊疊幾重陰。

淡淡香塵淨,幽幽寒氣侵。

臨風開玉蕊,沐雨見冰心。

一自周公賦,清官效至今。

 

 

 

觀江門錦鯉參賽

 

晶瑩乖巧物,優雅舞婆娑。
三色加金冕,千條試甲科。
喁喁紅浪擊,躍躍碧空摩。
江門標錦鯉,南粵起風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