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中心刊物» 新诗潮

《新诗潮》第66期:洛夫逝世一周年专辑

  

  

  從衡陽到臺北,然後到溫哥華,最後回到臺北,是詩人的人生軌跡;而我們的懷念從臺北到溫哥華,輾轉又回到湖南衡陽,源自洛夫先生詩歌精神和人格魅力的指引。此刻,欣聞洛夫文學藝術館即將開館,“我在哪里,中國文化就在哪里!”洛夫先生的宣言擲地有聲,希望我們繼續傳承詩人的理念,即使漂泊在天涯,也要是一根有先驗的木頭,充滿歷史滄桑大氣的美感……

   

  念父親詩魔洛夫

  莫凡     

                           

  香頭上那縷繚繞的煙

  散了

  究竟是他們說的涅盤重生

  還是我們血脈的崩斷

  畢竟你的詩比較現實

  還留下來讓我

  一字一字的擰幹

  再一句一句的鋪平

  

  母親用安眠藥追著你的回憶

  而那些往事

  把照片都說成了黑白

  在不經意對焦的時候

  我卻變成了你

  

  思念一向聚少離多

  在辣椒炒臘肉的面前也一味的怯懦膽小

  你說鹹

  我抿了抿嘴角

  

  不該加那麼多眼淚

  應該少放點回憶

  

  X光機一件件脫下了母親的叮嚀

  輪椅就像手揺放映的幻燈片

  一幀幀抗議著你也曾年輕

  終歸

  一拐杖襲來歲月的驚呼

  之後用鼻管呼吸

  

  儘管火

  了結了詩

  駆走了魔

  而我必然是你剩餘的那幾句

  把香爐的灰燼緊緊握在手心

  一撥撥的撒在半空

  然後趕緊雙手合十

  想念你

  想念你

  急急如律令

  【作者介紹】莫凡,洛夫先生的兒子,出生於臺灣,音樂製作人,歌手 。畢業於國立藝術專科學校(國立臺灣藝術大學前身)戲劇74年班。1986年,開始於民歌餐廳駐唱,結識袁惟仁組成"凡人二重唱"1986年,榮獲第一屆全臺灣大專院校"青春之星總冠軍",並錄製第一首創作歌曲《傷逝者》。凡人二重唱獲得過兩屆金曲奨最佳重唱組合 2008年,凡人二重唱組合複出推出新專輯《凡人和他的朋友們》 。莫凡現為中國好聲音歌手音樂製作人。

  


  

  我與洛夫:來生再見 (節選)

  歐陽白

  

  今天是一代詩魔洛夫逝世一周年,謹以此敘事長詩悼念。

  

  年底,你從臺灣給我寄來最新版的《石室之死亡》

  扉頁上簽:歐陽白存念:時間是我們

  最大的敵人,戰勝它!

  我們相約在來年

  在長沙舉辦一場盛大的洛夫專場朗誦會

  互致新年問候後,你染上了疾病

  師母給我打了電話

  說要回臺北,溫哥華太冷了

  是啊,他鄉多冷

  還是得選擇再次漂回漢語的家

  

  2017年,病體略有恢復,但不能回長沙

  詩歌朗誦會延期到2018

  隨後,湖南詩歌學會給我辦一個專場沙龍

  我希望你說上幾句說

  你以為要在洛夫專場朗誦會上專門說我的詩歌

  沒有答應,後來知道是我的朗誦會以後

  還忙不迭地表示歉意,並且趕緊給我寫了很多勉勵的話

  現在我才知道,其實那個時候

  你的身體和精神已經遠不如正常的狀態

  一想起這,我就想用刀子把自己的心

  

  

  

  

  

  來!!

  我們眼看不能在這一年中見上一次

  延續十多年的約會或者巧遇真的就要終止了嗎?

  後來身體稍好

  你到了北京

  到了威海

  試探性地問我能不能北上相見

  但我的工作確實無法離開

  早三天,接到章邁的微信

  讓我在半年之內一定要到臺北一次

  說你會很高興的

  隨後我接到任姐的電話

  問我能不能短時間內到臺灣

  我說春節左右行不行

  她說恐怕不行

  他們不明說的暗示

  讓我知道我必須趕緊行動

  必須立馬開始申請出境

  

  這將是第一次我主動出境去見你

  我知道

  這也是我們此生最後一次相見

  我在想,這次見面我們聊什麼

  過去的事情還需要回憶?

  將來還需要展望?

  最後一次相見後

  信基督的你去天國

  不信上帝的我如何去那裏找你?

  我相信來世

  你卻不信有來生

  你似乎還揶揄過大悲咒

  當然,你認可過我寫的心經

  也喜歡用書法寫心經

  我刻意相信,骨子裏

  你依然相信來生

  就像師母那麼虔誠地相信佛和菩薩

  於是,我將和你相約下一世的相會

  我們約定一個暗號

  你再生時,我要認出你來

  教你寫詩

  就像此生你教我那樣

  我希望你再次出生在中國

  在湖南

  在衡陽

  我將去衡陽的每一個山村找你

  我老了也像今生的你一樣慈祥地看著來世的你

  給你送書

  送書法

  每年給你寫信

  給你寄加拿大錢包

  寄零食

  給酒喝

  給推薦作品

  我將再次成為你的粉絲

  你將再次成為我生活裏不可或缺的部分

  我在臨終前會嘮叨著見你一面

  哪怕千山萬水,也要你踏歌而來

  那個時候,就像現在

  我都要和你相約:

  來生再見!

  

  (此詩攜淚急就於2017116日傍晚)

    


  致一周歲的洛夫

  David He和平島

  

  即便將一生的光晦顛倒

  把做過的事全盤推翻

  卻難以擺脫一個詩人的糾纏

  

  我在您的筆端

  目光有些癡呆,遲疑

  腳步有些遊移,搖晃

  恍惚一個,剛滿一歲的小孩,在蹣跚學步

  

  突然間,也不知是什麼召喚的偉大力量

  讓狼毫有了些感應

  顫抖,傾斜,緩緩地蛇移,活像是吸足了菲沙河谷流水之醉意

  與落基山巔行雲之靈氣

  若脫韁駿馬騰空,又似蛟龍

  潛入這奇妙無窮無底的宣紙之時空,冥冥之中

  便把此一山一河之大墨,傾囊倒將出來,潑向了塵世

  

  剛一筆落下的遒勁

  急急被另一筆虛脫的滄桑所置換

  而被您念出的所有名字,都瞬間凝固,束縛,衰老下去,最終

  跌入歷史之淵……

  自此一張宣紙,折疊揉捏得皺皺巴巴的光陰的曲面上

  艱難地倒退,顫顫巍巍立起身的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像另一個,一歲的小孩,哇的一聲哭將出來

  驚得溫哥華,海島,早春三月,落花飛雪何茫茫!

  

  注:末句借用李白形容懷素草書之怳怳如聞神鬼驚,時時只見龍蛇走。

  

  

  作者 和平岛 与洛夫暨师母陈琼芳老师在雪楼

  


  春雪——洛夫先生周年祭

   立宏  

  

  三月雪覆蓋住二月雪

  您曾經不斷謳歌的雪

  每增加一寸

  懷念便厚了一層

  

  世界為你失了聲

  凡塵秘而不宣

  只有雪在驚蟄裏

  嘀嗒嘀嗒地

  預示著種種蘇醒

  

  溫哥華的雪

  沿著湖南大雪的足跡

  走了,又停下來

  回望昨日之蛇

  已褪去一生的傷痕

  

  臺北的風

  積鬱成疾

  那輛來自衡陽車站

  一路吞吐著詩句的列車

  徐徐抵達下一個春天

  


  詩魔的笑——寫在洛夫文學藝術館開館前夕

  法卡山

  

  您的笑來自異國他鄉水土不服的孤獨,來自詩歌血脈中的

  超現實主義與古典主義融合的漂泊與放逐

  來自歲月中不老的漂木,以及杜鵑啼血的哀鳴

  我知道,那在詩歌中流浪許久的漢字

  老找不到一間完整的書房來棲居

  您以詩笑傲江湖,以酒窩中的鄉愁和石頭房子

  安頓流離失所的月光,與母親嘶啞的嗓音

  今夜,我一遍遍地讀您眼眸裏的笑

  雪從您的額角落下,落到相公堡的碼頭

  落在湘江河畔的江南宅院,以及遼闊的宣紙上

  桃花笑醉春風。我在您憨憨的笑聲裏

  捧讀漂泊的詩篇,以生命皈依天涯美學

  在夢中築城,培土,施肥,讓每顆漢字發芽

  而後,以故國的春風與陽光,一頁頁地晾曬

  您那濕漉漉的鄉愁

  

  後記:2019328日,洛夫文學藝術館正式移交衡南縣文體廣新局管理。是夜,輾轉無眠,捧讀洛老舊照,洛老的音容笑貌仍活在詩中,活在我心中。

   2019328日於聽雪堂

  


  懷念洛夫

  周保柱

  

  

  譬如說花開三地

  譬如說四季花開

  都沒有錯

  

  施了魔法的種子 

  天生有詩的基因

  選擇“眾荷喧嘩”後的夜晚

  發芽

  是一個精美的預謀

  

  

  “大冰河”的“水聲”

  在“雨中過辛亥隧道”時

  “頓悟”     一曲“魔歌”

  在“石榴樹”的枝頭開口

  唱響自由

  

  “因為風的緣故”

  於“灰燼之外”

  於“煙之外”

  於“泡沫之外”

  “裸奔”的“漂木”帶著“時間之傷”

  靠岸

  

  

  一場“初雪”如約而來

  像一群“舞者”

  圍著雪樓   舞著清白

  

  捧著酒   “與李賀共飲”

  “葬我於雪”兮   你輕輕吟道

  月亮在眼前一下子升起來

  升得老高

  

  隔著書架  

  隔著一碰就疼的月光

  三百首唐詩

  集體沉默

  注:引號中為洛夫先生部分詩篇(集)名。“雪樓”為洛夫先生寓所雅稱。

  【作者簡介】周保柱,Bob Zhou,旅加華人,建築工程師。中國楹聯學會會員,曾獲加拿大“環球華報”2016第二屆環球春聯大賽“特別獎”。閒暇時喜讀詩,寫詩。

  


  

  五絕二首

  微言

  

  懷洛老

  春回雪漸消,南浦暗生潮。

  感物懷夫子,跫音去未遙。

  

  雪樓

  院柳沐春暉,庭花爭欲菲。

  堂前聞燕語,疑是主人歸。

 


 

  七律?洛夫先生逝世周年作

  陳良

  

  八月風高潮水準,長波漂木至溫城。

  雪樓廿載飄煙雨,衡嶽千秋斷雁聲。

  北向望山山歷歷,西臨觀水水盈盈。

  詩魔常與河山在,一片禪心伴月明。

  

  七絕?紀念洛夫先生逝世一周年

  劉明孚

  

  野叟仙遊一載呵,九天宮闕唱魔歌。

  葉舟獨淌湘江水,漂木天涯遍海河。

  注:[1]野叟為洛夫先生的筆名;[2]《魔歌》為洛夫先生代表作之一;[3]洛夫先生的三千多行長詩《漂木》曾獲諾貝爾文學獎提名;[4]“天涯美學”為洛夫先生提出的詩學創作理論。

  


  千秋歲?洛夫逝世一周年祭

  沈家莊

  

  晚來春訊,飛雪無聲印。

  漂木遠,清明近。

  詩魔含笑語,水墨傳遺韻。

  長望海,鷓鴣啼喚金門信。

  

  難釋湘荷恨,風起憑誰問。

  赤子意,衡山潤。

  禪思歸夢雨,化解飄流悶。

  煙之外,一彎新月光融渾。

   

  2017.Vancouver.Richmond雪樓.洛夫先生與以上作者陳良(右一)沈家莊(右二)微言(左一)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