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中心刊物» 新诗潮

《新诗潮》第67期:曹小平、索妮娅、冰花诗歌选登

 

曹小平詩一組

 

【作者簡介】曹小平,北京人。加拿大華裔作家協會會員。1965年由北京男四中考入清華大學土木建築系。1970年畢業分配至湖北。在城市建設部門任技術員,負責設計與施工。後調入武漢工業大學任教。1983年評為講師,1985年任建築系製圖教研室主任。1989年移民溫哥華。自幼愛好中國歷史,地理,古典小說,唐詩宋詞。2006年以來有眾多詩文發表於本地中文報刊。北美楓酷我網站作家,古韻新音版主,有近千首詩詞在版面發表。所寫詩詞推重意境,兼寫時政,能以各種題目入詩,別開生面,亦有少量自由體新詩。出版筆名為柳上惠的詩詞集,被出版社用印刷書和電子書兩種形式出版到美,英,法,德,義大利,西班牙,日本,加拿大,澳洲,印度,巴西,墨西哥等12國及港澳臺。

 

遊報國寺伏虎寺

 

蜀境清幽寺廟天,進山香客仰先賢。

松風竹霧農家院,歸去峨嵋月半圓。

峨嵋山劇院觀劇

 

佛界聞香天幕開,十方瓔珞現蓮臺。

仙姝影綽祥雲動,菩薩俄騎白象來。

感事吟

 

入蜀逢藏女獻茶,情真意誠。念及二十餘年未回故國,感而吟之。

 

茲茶凍頂在蒙山,天地精華苦寒間。

江海廿年人不見,無家別後棹歌還。

 

 

仙人

 

仙人巷陌白雲裏,縹緲蜃樓庭苑起。

濯足滄浪無處尋,垂虹隔斷望秋水。

 

日晚遊山

 

問君日晚幾時還?急雨飄林暗四山。

回首歸途皆霧障,微茫燈火是人間。

 

 

悼金庸

 

其一

 

遊俠江湖劍與簫,神功絕學隱漁樵。

先生從此乘雲去,大漠何時再射雕?

 

其二

 

危世鴻聲遍地哀,胡笳十萬虜騎來。

風雲兒女江湖出,跌宕奇書展驥才。

 

 

入蜀

 

名山閱遍意何求?巴蜀南天拜武侯。

閑坐錦城聽竹管,草堂花木自清幽。

 

遊島口占

 

老去種花休便休,何如出海暫雲遊?

瑤池昨飲千年酒。卻笑神仙白了頭。

尋海島農居

 

海雨秋風過水涯,輕車尋得那人家。

綠陰岸路聞啼鳥,靜舍農居遮草花。

致農友蔡君

 

常恨人間重見遲,光陰別後鬢如絲。

今宵疑夢一杯酒,還憶容顔似昔時。

 

中秋寄海上釣蟹友人

 

黃花白草日晴雲,木葉遮樓秋氣分。

垂釣故人來海上,鐵籠捉得蟹將軍。

長橋野望

 

重來舊地到麋湖。煙雨空濛鳥跡孤。

我上長橋望秋水,伊人問她曉還無?

 

 

寶翠花園賞花二首

 

其一

 

點水蜻蜓蝴蝶斜,女郎恣意著衣些。

養生不議天邊事,自入名園賞百花。

 

其二

 

笑我群姝未識名,姚黃魏紫問卿卿。

天宮可是嬋娟女?暫作花仙更惜情。

 

 

與女兒外孫女遊寶翠花園

 

琪花瑤草小山青,五彩流光展雀屏。

孫女童真騎轉馬,他年碧玉立婷婷。

彈豎琴的女郎

 

曾聞彈唱海雲深,波上風光情不禁。

戰士還家歸舊里,幾時重見女郎琴?

 

 

山中獨坐

 

酒漬衣衫慰旅魂,野橋有路是荒村。

閑來天地採靈氣,獨坐山中老樹根。

 

 

索妮婭詩一組

 

 

【作者筒介】索妮婭(sonia),北美中文作家協會會員,加拿大中華詩詞學會理事,加拿大大華筆會會員。曾在“白晝之月” 詩歌大獎賽中獲首獎嬋娟獎。出版過兩部長篇小說,並被加拿大部分圖書館收藏。其中長篇小說《戰爭紀事》被評為暢銷書。曾出版了《時光流韻》合集詩集。其作品散見於“詩刊”等中、港、北美媒體及網路。

 

 

找一朵雲

 

目送春風,告別秋雨

在冬的心痛裏含滿淚滴

世界有多少千變萬化

就告訴我們要有多少真心

 

無寄的夢裏

離別的愁不斷縈繞

知更鳥不再啼了

夜是如此沉寂

 

黑暗的火光處

星星閃爍著溫暖

 

我們走了一程又一程

期盼,能找到一朵

浮起生命的雲

 

 

想你的時候雨最美

 

 

在晨曦星光中睜開雙眼

看到你一雙深眸

模糊的畫面

 

那修長的身形由遠及近

一絲笑意漾溢唇邊

 

我看到窗外,細雨朦朧

滴打著芭蕉,青草滿庭院

 

空氣裏彌漫著泥土芳香

記憶裏

山野森林,青石小澗

 

想你的時候雨最美

絲絲斜織,霧繞櫳簾

 

你如仙的身影自雲中閃過

輕捧起,被雨淋濕

澆化的容顏

 

 

飛雪蝴蝶

 

被你話語一撞,意亂心慌

在夢裏,穿起

仙女的衣裳

 

面對你深眸,風擺楊柳

在無盡的飛花裏

繽紛天下

渡,滄海茫茫

 

千年前

你脈脈情深,射來一束光

掀翻了我的城

我的嬌

我怦怦的心跳

 

我癡迷舞在你無眠的晚上

在漫天飛雪中

長出蝴蝶的翅膀

 

和你化做一對飛雪蝴蝶

煽擺銀色的幻

飛進時光隧道

飛到,地老天荒

 

 

 

躺入相思

 

 

把我的思開在你的春風

讓你的蝴蝶飛遍我的山谷

 

在今晚和你走入月光

躺進兩顆相思紅豆

 

會數樹的年輪

和你眼角細細的皺紋

會在清早起來

把它們全部撫平

 

會伴你心的悸動

釀一湖波影

在光的細碎中

聽你的琴聲

 

會吻你唇角每一絲濕潤

讓噴發的火山

墜入波濤洶湧

 

會沉浸在你離奇的夢中

像夜晚的飛螢

癡迷了星空

 

會無限無限地和你纏綿

像兩棵抱在一起的樹

生長出一棵

長也長不完的藤

 

 

 

螢火蟲

 

 

螢火蟲舉著燈

在空氣裏穿行

夜的海洋

是它的天空

 

黑夜的舞臺上

它畫出波浪,疑問~

一條條光亮的曲線

不去思量,是否會成為

耀眼的風景

 

那光明,是它身體的一部分

在漆黑的夜裏

人們一眼,就能看到那

熒熒的美麗

 

 

它舉著生命裏的一盞燈

自由地飛

不介意人們為它冠名:

童話仙子,或曠野流螢

所有在暗夜中飛翔的蟲子

它都視為同類

 

它自然地生滅

自然地舉著那盞燈

穿越過生命中,所有的意義

 

它甚至,連燈也沒舉

生命鮮活時

那盞燈

自然,也就是亮著的

 

 

 

月光解開黑夜的外衣

 

 

和你比退潮

洶湧的海浪轉瞬移退千里

留下嶙峋的岩

和帶不走的氣泡

 

奔忙的蟹

細數它一步步驚悸

見不到波上星

在裸露的沙灘

和遺留的海藻共枕寒涼

 

夜停止了喧囂

遠方的地平線

搖曳著銀色光

那是月的手

將黑夜的外衣,一寸寸剝離

 

 

往事無霜

 

 

我從枝頭跌落萬千片葉子

萬千朵花

我被風帶走

飄到很遠的地方

 

我跨過山越過海

穿過蒼茫原野大地

淩亂的羽翅

在墨色中融入月光

 

我不停地尋找血脈

忍受酷暑冰寒

我學會像候鳥遷徙

銜起楓林外撒落殘陽

 

我在天地間盤旋

棲息古老皸裂的古木

看它伸向天邊,開枝散葉

一抹猩紅的晚霞

塗抹它

映照它,往事無霜

 

 

一滴水

 

 

借一滴水遊回大海

在淺灰的海面壯闊波瀾

在白色的浪尖尋找

天空的視線

 

空著的網

在礁岩深處冷落

環遊的魚,躁動不安

 

捕撈,是記憶深處的遙遠

擁擠著閃光的貝

和喧鬧的沙丁魚

 

一滴水,在海水裏解構

它的思考

擺脫了陰霾的裹挾

 

 

 

高速路

 

 

高速路,在眼帘

無限延長

灰色的彎轉

一望無際的前方

 

窗外的風景

在提速中掠過

震顫中模糊了

原野塗抹的牛羊

 

耳畔是風嘯

聲音無法聚焦

高速路

在精疲力竭中瘋馳奔跑

讓遠方的終點

永遠找不到句號

 

 

 

自由落體

 

從天空飄多久,才能貼近地面

自由落體

那冰冷的感覺

是輕盈,還是恐懼

 

知覺還沒有醒

一層層包裹住傷心

像鳥一樣,一出生就有翅膀

撫摸著一路的風

 

大地蒼茫茫浮在腳下

搖晃著模糊不清的身影

 

世界與你擦肩而過

在神的咒語中,萬物

回歸泥土的原形

 

 

冰花的詩10

 

 

【作者簡介】 ( 英文筆名Bing Hua ), 本名魯麗華。前中國航空油料公司首任財長。著有詩集《這就是愛》(This Is Love), 《溪水邊的玫瑰》 Roses By The Stream) 。有近百首詩被翻譯成外文在美、加、法、印、泰及韓國發表。其詩歌在第31屆世界詩人大會及全球性詩歌比賽中多次獲獎。2013年,央視 華人世界曾特別播出 冰花,為愛行走天涯專訪。冰花被譽為 情詩皇后等。現居美國馬里蘭州為華人詩學會副會長。

 

 

 

驚鳥 

嚇了一跳

原來是一只鳥

從樹上飛走

 

不知道

是我嚇著了它

還是它嚇著了我

  

好牛的鳥

我回頭

它沒回頭

 

 

 

你家秋葉 我家水

 

 

 

你家的樹葉

落在了我家的庭院

我家的水

濕了你家的草坪

 

站在中界線

還是分不清

哪邊是我

哪邊是你

 

如果 你要

我會把落葉

拾起 還給你

 

你卻還不回

我家流到你家的水

 

 

足至海邊

 

不能再向前了
滄海這樣渺茫
還是把熱望珍藏
 
不能再向前了
僅把照片饋贈一張
讓它陪伴海洋
 
不能再向前了
不會游泳
等待的多半是死亡
 
不怕死亡
只怕沒了我
大海便多了風暴
少了寧靜
 

 

 

 

月光圍巾

 

 

 

躺在柔軟之上

閉著眼睛望星星

卻望見了你站在冰雪中

 

我用月光

織了條圍巾

讓寒風把它捎給你

 

讓寒風把我帶去

我要親手把這條

暖和的圍巾

給你圍上

親眼看你的臉

如何變成了

笑呵呵的幸福的太陽

 

 

大雪

 

 

 

太陽休假

溫柔的冬雪

便佔領了地球一方

 

太陽回來

落了一個月的淚

沖刷了街道

澆灌了草坪

洗出了春天的笑容

 

 

 

塵埃

 

 

地球

是銀河系的塵埃

 

銀河系

是宇宙的塵埃

 

住在塵埃之上

自己又大到哪去

 

名與利

錢和權

更是塵埃中的塵埃

 

塵埃

總有落定的時候

 

 

 

尺寸 

 

 

在自己的國家

穿大號衣服

到了美國

買中號的衣服

穿了還是大

最後

不情願地

都換成了小號

原來

小號

才是自己合適的尺寸

 

 

 

 

 

體質不好

牙齒也不好

 

牙齦手術

數千金

鑲個假牙

又數千金

 

終於

有了

金口玉牙

 

 

 

 

 

沒有你時

人們渴望不已

有你時

人們忽略了你的意義

踩你而過的人絡繹

你不喊怨不叫屈

把送人過河

當做天職

 

 

 

歲月之光

歲月
像條彎彎曲曲的路
渴望的風景
總被錯過
無數的彎路
無數的錯過
叫人不敢邁步

太陽西下
燧石撞出火花
火燒雲
令人震撼
渴望的風景
突然出現

可是呀
月色
還有月色的滄桑
已注入發根

流不出的淚水
將歲月彎彎曲曲的路
沖成港灣

港灣
搖出春天的帆船
夢寐以求的風景
有了新的傳奇

月光下
白色的發根
比紅玫瑰更豔麗
那是
時間玫瑰
在放射熾熱的生命陽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