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中心刊物» 新诗潮

《新诗潮》第68期:戴丽娜、曹升之、徐英才作品选登

 

 

 

戴丽娜诗词(二)

 

 

作者簡介戴麗娜  字君若,黑龍江望奎縣人。中華詩詞學會理事,望奎縣詩詞學會副會長,現任《中華辭賦》編輯部副主任。曾獲中華詩詞華夏杯金獎。

 

 

賀新郎·聽黃河

 

一曲和絃樂。聽長河、雷聲貫耳,鼓聲喧壑。萬馬嘶鳴橫空下,千里咆哮大作。驚得那、猿啼起落。曾伴青蓮扁舟過,引後人雄快追隨著。詩興發,浪尖踱。

 

冠今絕古堪恢廓。況船夫、嗓音高亢,繞雲縈崿。號子聲聲相互應,灘險迂回浪搏。何所懼、石尤風惡。民族精神從此鑄,更難忘、氣象乾坤擴。《大合唱》,憾心魄!

 

 

紅石峽書懷

(一)

石峽浸紅摩塞天,碑林拓壁半空懸。

巉岩欲試銜深谷,靈窟先知問眾仙。

夾岸清流山影合,危崖淩閣水雲連。

一橋前往塵緣度,回首依稀騰紫煙。

(一橋:指兩峽之間的普渡橋)

 

()

探幽勝境意陶然,別有人間一洞天。

高峽嵌湖明鏡落,前川掛瀑玉珠懸。

直觀峭壁流霞彩,極目長河淡塞煙。

多少英雄成舊夢,唯留聖跡立峰巔。

 

 

杜康酒吟

白水淵深隱一方,清流汩汩散醇香。

涓涓秫釀凝新蟻,盞盞興狂潑舊裳。

醽醁甘從千日醉,瓊瑤色透幾分黃?

不臨八百秦川地,誰曉彭衙出杜康。

 

 

 

賀新郎·詠李白

 

皓月清輝煦。看盛唐、江山半壁,太白光與。率性神馳寰宇外,快意風雲吞吐。灑脫盡、謫仙氣度。彈劍嘯歌猶傾酒,任縱橫豪宕青霄賦。呼羯鼓,伴君舞。

 

奇才天授冠今古。歎平生,經綸治世,志酬何處?蜀道籲嗟長買醉,壺裏乾坤妙趣。且付與,鷗朋仙鷺。穎水清源宜洗耳,仰詩心、不逐頹波去。九畹曜,千秋著。

 

 

千秋歲·歷史的見證 慰安婦

 

面如縠皺。霜染青絲透。悲淚甚,哀思又。偷生縈惡夢,孤寂陪昏晝。誰曉得、苦熬歲月難回首。

 

忍辱還含詬。蹂躪心靈扭。凶煞戾,蒼天咒。靈魂蒙雲翳,歷史醒華胄。終看見、巨龍蹈海雄獅吼!

 

 

冰城詠雪

閬苑飛花下紫霄,排空匝地盡瓊瑤。

雲凝朔塞千原素,風定冰城萬樹嬌。

巷陌巍巍開瑞象,江天隱隱泛春潮。

欄前醉罷豐年酒,更待尋詩過畫橋。

 

 

故園遣懷

金飆爽籟下蒼穹,綠減紅消轉眼空。

幾點寒鴉殘照裏,連天衰草客愁中。

斷無新夢來秋枕,剩有幽懷托塞鴻。

莫歎流年雲鬢改,忘情閑釣效漁翁。

 

 

祝英臺近·別

 

淚橫流,窗盡阻,輪轂絕情驟。氣笛聲聲,淒厲斷腸吼。飆風撕碎纏綿,長亭別處,怎禁得,冷侵衫透。

 

望歸否?玉宇驚落瓊花,夜寒怨春瘦。搗地呼天,何計長廝守?唯留縷縷相思,托鴻遣夢,直待那,滿城青柳。

 

 

雨霖鈴·秋別

 

清簫吹徹,對陽關柳,莫唱三疊。相看悄掩心跡,偏依戀處,聲聲淒切。欲遣微雲出塞,竟愁聚眉睫。怕一去、千里關山,夢冷香殘雨無歇。 

 

幽懷欲訴何堪說。最難禁,萬縷相思結。平湖渺渺微皺,風送岸,柔枝輕擷。雁去秋來,誰曉、黃花只為情謁。縱便是,雪虐霜欺,冷處香猶烈。

 

 

 

沁園春·松花江抒懷

 

銀漢分源,入塞吞川,疊浪作潮。看煙汀畫渚,翔鷗浴鷺;桑麻擁岸,翠柳垂絛。隱隱龍形,茫茫禹跡,萬劫滄桑一夢遙。霞光裏,正波平似練,帆影輕漂。 

 

平臨氣象堪豪,憶多少英雄碧血澆。仰豐碑高矗,心清意肅;瓊樓輪奐,雲淡天高。七彩迷情,五光炫目,北國真如南國嬌。登堤處,喚天鵝來舞,共展風騷。

 

 

詠菊

寂寞籬邊菊,異鄉土裏栽。

霜從遼海落,風自塞門來。

淡豔偏臨晚,冷香不掩埃。

秋深深幾許,獨對月華開。

 

 

詠嶼硐天

石硐奇觀望眼迷,嶙峋山谷見高低。

天空巧布千般景,鬼府遙開萬仞梯。

出岫雲迎滄海日,穿花舟入武陵溪。

何年了卻平生願,來買林泉伴鶴棲。

 

 

 


曹升之新詩(五首)

 

 

【作者介紹】曹旭,字升之,號夢雨軒主人。江蘇金壇人。復旦大學首屆文學批評博士;上海市文史館館員;中華詩教學會副會長;中國《文心雕龍》學會副會長;國家社科大項目首席專家。上海師範大學二級教授、博士生導師。

 

 

 

老屋

 

家鄉的老屋

無緣無故地

被暴雨鞭打

 

暴雨把老屋的鱗瓦

擂成滂沱的鼓鼙

砸成跳躍的青蛙

 

忍無可忍的幾片

便像外出務工的農民

死心塌地地離開

 

一輩子都在漏聲中度過

老屋受難的經歷

就是一部雨淫威的歷史

 

好在經歷了無數朝代

老屋對漏雨那些事

早已聽之任之

 

我出生在那裏

見證了老屋的苦難和

長滿苔蘚的印記

 

我日日為老屋祈禱

屋頂嫋嫋的炊煙都停了 

清明的雨水為什麼不停

 

家在江南山水間

時雨時晴的六月

總是一幅風景

 

祖母坐在老屋裏

雨水紡出的銀紗

是她手中的針線

 

只要祖母活著

屋後起伏的群山

都是她聽話的兒孫

 

 

 

鳥兒飛走了

 

我無奈地目送你

飛走以後

 

天空灰白的紙

被撕開了一道長長的缺口

 

你飛走以後

白雲和書卷都懶得伸手

 

我一生不再有牽掛的事了

在你飛走以後

 

過了很長時間

夕陽才發呆地回過頭

 

用慘澹的紅唇

吻你失血的傷口

 

 

 

消失的小路

 

小路是我童年躲貓貓的玩偶

離開家鄉的我最懷念小路

 

三十年重回故鄉

小路從村莊上消失了

 

祖母和我的腳印

在小路上消失了

 

小路在我的童年

是許多消失中的一種

 

我們長成大人

要以小路的消失為代價

 

隔壁家的金庚

我兒時的夥伴

 

他已死去多年

正像消失的小路

 

但母親說

留下腳印的路不會消失

 

她看見活活潑潑的小路

就埋在金庚後來蓋的房子底下

 

靜靜地藏在他家

青青的菜園裏

 

 

 

送行

 

老式的綠皮火車

“吭哧——吭哧”地開動了

每一次有節奏的停頓

都攝下一個對視的窗

 

你明亮的眼睛

在火車越來越快的歌唱裏

被曳成一條

淚水的光帶

 

船鳴笛起航時

鬱悶的天下雨了

天捨不得你走

但是挽留不住

 

我朝船後的水面

呆呆地看著

只見圈圈漣漪

滿河都是我送行的眼睛

 

 

 

白玉蘭和紫玉蘭

 

一個朝白裏開

一個朝紫裏開

 

非要白到極致

紫到極致

 

開成生命裏

絕不反悔的顏色

 

哪怕朝開暮落

們自己的選擇

 

白與紫啊不是顏色

是生命綻放的姿態

 

四月面對面的燃燒

使它們不再孤單

 

對著白玉蘭紫玉蘭

我寫啊寫啊

 

很怕把它們寫成

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的故事

 

在路的一隅

開成脈脈的對視

 

不能公開牽手

卻用心緊緊相依

 

哪怕一陣風雨

一寸相思一寸灰

 

男人是一棵樹

女人是另一棵樹

 

 


徐英才10首詩

 

 

徐英才,原復旦英語教師,現美國德寶大學漢學老師,華人詩學會會長,漢英雙語紙質詩刊《詩殿堂》總編,漢英譯著《英譯唐宋八大家散文精選》和《英譯中國經典散文選》曾由中國贈送美國林肯中學。

 

1. 離鄉

 

離鄉那條路

是一道纖繩

這頭背在我肩上

那頭 拴著我童年的全部

無論我走到哪兒

它都拽著我

走得越遠

肩頭越重

 

你我雖各在兩頭

卻從未分開過

我攜著你的積澱

你牽著我的鄉愁

那纖繩上蕩漾的

是生命交響的節奏

 

2.

 

春柳

在溪旁搖曳

晃出婀娜的姿態

 

夏雲

在碧天游走

呈現萬般的風情

 

秋葉

平地起舞

猶如神話裏仙女拂袖

 

冬雪

漫天飛舞

恰似夢幻裏星海隕落

 

無形的風

因助他而有形

無形的風

讓四季翻轉

讓萬物靈動

無形的風

是無名英雄

是幕後王者

 

3.

 

你總是攏著身

斜依在牆角

默默等待

等到變天時

抑或大雨滂沱

抑或雷電交加

抑或朔風凌厲

你毫無懼色

一躍而起

張開手臂

用你的肉身

去阻擋鋪天蓋地的來襲

為你的主人

支起一個安全祥和的世界

你單薄的身體

在風雨中搖晃

任憑雷鳴電閃

卻從未動搖過

你護主的信念

 

4. 生與死

 

有人說

鷹能預知自己的死期

我說不能

它只是

在無力再次衝入藍天翱翔時

為不在坑窪的泥地上殘喘

才把自己摔入深淵

背負青天――

永生

 

5. 爬山草

 

兩老人

坐院裏論禪

一位持“不執”為禪道

一位持“不執則無事可成”

他倆為此每遇必爭

從春到夏

卻未注意到

牆角下一根爬山草

已漫蕪整個院落

凡遇障礙

它都悄無聲息地

繞道而過

復而蓋之

把整個院子籠罩

 

6. 樹墩

 

腰板

挺直在土外

斷面

衝著蒼天

歲月折起的皺

抵御著

日暴,風虐,雨鞭

那新抽的嫩枝

翹首望著高飛的鴻雁

 

7. 葡萄藤

 

時光

把它摩成古銅色

風雨

把它撕得遍體傷痕

成長的阻力

又把它瘦長的身軀扭曲

 

別看它形骸鄙陋

那是頑強向上的生命軌跡

待到春暖花開時

它定會結出

滿架晶瑩剔透的果實

 

 

 

8. 樹與藤

 

愛你

就要

牢牢地扎下根

為你憑空支起

一個可以依靠的身

 

愛你

就要

直直地挺起腰

不論風吹雨打

都要讓你攀附纏繞

 

愛你

就要

努力汲取養分

不斷健壯自己

把你帶到九宵雲梢

 

那時

身雖已斑駁

心卻更緊貼

我牽著你

你拉著我

在蒼茫人世間

留下一道美麗風景

 

9. 思念

 

是一張

 卡盤光碟

    始終

   定格在你的倩影

 

是一丸

 不眠的藥

    徹夜

   讓我輾轉反側

 

是一股

 思緒的激流

    反復

   把你帶入我的夢鄉

 

 

10. 歲月

 

熔煉過

於是

像燧石般

剛硬靈性

越是敲打

越是迸出

火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