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中心刊物» 新诗潮

《新诗潮》第74期:马大勇、李晓峰作品选登

  

    馬大勇詩詞選輯

  

  【作者簡介】馬大勇,吉林省農安縣人,1972年生,文學博士,2009年被聘為吉林大學文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中國詞學研究會常務理事,中華詩教學會理事,近代文學學會理事。兼任吉林省國學研究會副會長,吉林省華夏文化研究會副會長,吉林大學青年文化書院國學研究中心主任。出版《晚清民國詞史稿》、《二十世紀詩詞史論》、《清初廟堂詩歌集群研究》等著作多部,在《文學評論》等期刊發表論文近百篇。

  

  鷓鴣天 秋雨聯綿,偶感近事

  雲北山南水稽天,荻草荊花也知寒。幾曾頓悟燈前酒,無可銷憂飯後禪。   

  新心苦,舊腦殘,欲摶世界作泥丸。堪笑一霎槐國夢,忘卻哀涼史數篇。

  

  賀新郎 2018總結

  災年也撐過。難逆料、月球背面,犬牙丘壑。秾春麗夏多少夜,聽風聽雨愁坐。看煙蒂、明滅星火。中年滋味知何似,似波浪、兼天一輕舸。誰懂我,黎爾克*。  

  差喜艱虞都平妥。安排就、讀書閣暖,摩卡香涴。北窗雪霜縱嚴凜,南窗新葉斜嚲。重有興、高歌入破。天下輸贏能底事,但小女、小兒關情可。他們笑,如花朵。

  *裏爾克云:挺住意味著一切。裏改黎,用一平聲。

  

  沁園春 別金庸先生

  嗚呼金翁,竟辭人間,我失江湖。記東海桃萼,三春眉嫵;北溟冰火,九劍獨孤。清眸若星,浮生馳電,降龍掌能降得無?冥冥月,看寒窗雪夜,天外飛狐。 

  世界漫漫迷途,謝先生、奇文枕邊書。將渾淪萬象,果因加減;慈悲千手,緣分乘除。夢裏河山,刀頭人欲,摶作魔幻小拼圖。公歸矣,剩蒼莽煙水,一望模糊。

  

  沁園春 悼漫威之父斯坦·李,或云即美國金庸也

  俠之大端,東西攸同,在道義堅。看丈夫赤甲,形骸鋼鐵;美人黑氅,步履蹁躚。戰機火危,盟契牆固,正邪恨曾薄雲天。銀漢廣,亦一艦呼嘯,穿去飛還。   

  萬千劫都通關,論英雄、宿敵只時間。縱異能力士,不離生死;匡世神盾,難禦流年。星座塵埃,宇宙原子,憑誰信手摶彈丸。公歸矣,有科學謎夢,終章未完。

  

  定風波 讀王培軍兄《鬼董》奇文,有我亦十年窮措大,居然夜被鬼揶揄句,戲衍其意

  蔥蔥鬱鬱半畝蔬,寂寂寥寥一床書。我亦十年窮措大,坐蠟,誰料又遭鬼揶揄。   

  丁夜混茫愁曼衍,千變,人間諸事要乘除。帝力於我能何有,今後,老健筋骨且揮鋤。

  

  減蘭

  我擊神鼓,祂在雲端笑不語。悠悠蒼天,又誤心期到下弦。   

  中年哀樂,挺住意味著一切。尖風逆行,隱約傳來嘶吼聲。

  

  鷓鴣天 2012年初動筆撰《近百年詞史》,初稿百一十萬字今始殺青,感而賦之

  忍向蕭齋耐冷寒,著書況味減枯禪。架上塵編未三絕,湖漘紅杏看五年。   

  新世界,舊詞篇,拍案講史當桃源。含情欲說人間事,總付吟邊與酒邊。

  

  前調 近百年詞史殺青,狂慧兄以為名山事業,賦此答之

  忽來蕙風潛北窗,摩挲小字欲生涼。不朽功讓諸公立,無聊事須我輩忙。   

  新打扮,舊聲腔,天人格鬥兩蒼茫。腐儒那有名山業,付與時人冷笑場。

  

  金縷曲  2014年元月2日夜夢見迪昌師,與擁抱久之

  醒來倍惆悵。飛雲車、清飆引去,半空猶響。早知再拜除非夢,夢也支離惝恍。做西爪、東鱗模樣。可能真有神仙境,瓊樓宇、築成九天上。偶惦念,人間訪。   

  午夜心魂難安放。那夢中、深躬緊抱,熱淚奔淌。先生一去十年久,我亦鬢白添兩。尚學步、引吭高唱。熒熒一燈對冰雪,笑不覺、曙色貼窗亮。夢原是,心頭想。

  

  金縷曲  贈紅雨、阿蘭、振濤諸兄,兼懷馬波

  難得紓愁抱。相逢處,意氣猶昔,真薄雲表。略似少時舊夢影,狂言尚堪絕倒。渾忘卻、中年料峭。畢竟大有蕭條感,三日來、三祝活著好*。滄桑事,看過了。   

  某處墓已生長草,向南天、一杯遙奠,空想音笑。當筵一曲將進酒**,人與江山俱老。聽來是、蒼茫律調。江南江北拍天水,者良辰、高會能多少。秋深矣,送歸鳥。

   接連三日為活著乾杯.

  ** 紅雨高歌《將進酒》陳湧海版。

  

  浣溪沙  新疆可哥托海二首

  群峰攢劍刺青冥,鳥道千盤未肯平。肥羊俊駝逐隊行。     

  絢黃葉飛秋訊號,白樺林眨黑眼睛。蒼穹上定有精靈。

  

  誰將千林遍染黃,為秋天換靚衣裳。再添幾筆小山羊。   

  掬寒冷泉消塵熱,看駱駝隊走夕陽。哈薩克歌蘊憂傷。

  

  沁園春三首並序  庚辰之夏,餘鷦棲吳門,生涯濩落,因仿辛老子“止酒”塗“與錢問答”三首

  恍焉十年,今又逢庚,雖較昔之困窘略為可觀,而濩落之感,大體無異,因更作前題三首,聊以遣興,用九佳十灰之韻,蓋辛老子元韻也。

  

  唉呀孔兄,久不相逢,盍興乎來。歎十載前見,臣年尚少;世事曼衍,恣意推排。富貴功名,翻掌可致,侯萬戶何足道哉。初未料,料半生寂寂,白須盈頦。   

  到今百計全乖,剩昏黃、燈底幾局牌。對南面書城,居然王者;西窗筆墨,往復徘徊。鏡裏鵠形,袖中赤手,依舊與兄隔天涯。問大哥,弟何處開罪,願言之賅。

  

  孔兄聞言,瞥然哂之,嘴幾乎歪。想前度逢君,苦心訓教;雖云正色,頗雜嘲詼。以汝IQ,當有所悟,詎料仍然一書呆。這十年,竟略無出息,其真可哀。   

  還須閉口乾杯,免聽君、胡扯複瞎掰。數助教飄蓬,司勳落拓*;耆卿淪謫,伯虎摧頹。古而及今,才人坎壈,矧君駔儈屬下材**。從此後,且安神度日,莫鳴喈喈。

  *溫庭筠詩:曾於青史見遺文,今日飄蓬過此墳。杜牧詩:落拓江湖載酒行

  **李清照文:猥以桑榆之晚景,配茲駔儈之下材

  

  如是我聞,起而長揖,先盡一罍。恰微中閒談,豁焉軒敞;不煩要語,絕棄嫌猜。冷淡生涯,從今曰可,此揖聊謝孔兄臺。微斯人,竟吾歸誰與,亂了心懷。   

  望兄許我追陪,好聆聽、舌底綻風雷。令射影陽謀,輕輕放下;摶沙伎倆,穩穩推開。紙醉紅塵,金迷世界,盡作荒唐一夢槐。說不定,兄今宵別去,異日還來。

  


  

  李晓峰诗歌一组

  

  

  【作者簡介】李曉峰,新疆奇臺人。新疆大學人文學院博士生導師。蘇州大學畢業,曾赴美國加州聖塔巴拉大學全球化中心訪學。早年曾師從高楠先生治文藝美學、師從羅時進先生治唐詩,現主要從事中國古代詩學美學、中西比較詩學研究,亦時有學術隨筆,偶寄情詩歌。因為跑調忘詞,想寫自己的詞自己的調。

  

  (一)不見不念

  

  你是高高的太陽

  在明亮亮的山崗

  你是清晨第一縷陽光

  讓我驚慌亂不成樣

  

  我把黑夜寫成詩行

  我把白天想成你的模樣

  我把你的笑串成鈴鐺

  日夜在林間沙沙地響

  

  你遠遠地來

  帶著驚濤駭浪

  你的美把我劈傷

  讓我無法躲藏

  

  多想把你熱熱地擁在懷裏

  但你說來就來

  說走就走

  空蕩蕩地只留下車來車往

  

  哦,你的方向

  你的摸樣

  你日漸模糊的面龐

  讓我淚流成行

  

  (二)寫給成中英先生

  ——比較文學高峰論壇2019大會開幕式轉身瞬間

  

  你慢慢起身

  全場安靜得能聽見一根針

  你輕輕地揮手

  帶動森林的風

  

  你緩緩徐行

  如同持重的音符

  時而深思

  時而按下快門

  

  你敦厚自在

  不知何處神遊

  講起話來

  新鮮得像個孩子

  

  你穿梭於古老的道氣東方

  在幽響與回聲間構架橋樑

  

  機場送別

  

  你孩子樣高高跳起

  我已走出很遠

  我不知道你孩子一樣跳

  只為讓我看見

  

  我不知道啊

  每一分鐘你都以跳躍的姿勢

  盼我能再看看你

  盼我的目光再浸潤你

  

  不知道啊

  直到打開你的郵件

  在無法回頭的安檢站

  你跳著揮手希望讓我看見

  

  在眾多的人群裏

  多麼熟悉的肩膀氣息

  身邊是異樣的目光

  我們已顧不上那些眼睛

  

  一分一秒

  我聽你的心跳

  直到向前

  直到揮手看不見

  

  打開郵件

  滿滿都是你的抱怨

  你說你高高地跳起

  只為讓我看見

  

  人群裏,而我已然不見

  只留下一個機場

  

  

  (四)北美的氣息 熱帶的河

  

  那是冬姑娘的眼睛

  穿過冰雪帶上雪橇

  來到巴音布魯克看天鵝

  

  天鵝湖是美麗的傳說

  你說人生要有傳說

  天鵝在天鵝湖交頸擁吻

  

  我們在湖邊

  隔著茫茫的草原

  聽風刮過

  

  (五)爸爸的墳塋會說話

  

  爸爸,我又來看你了

  我又碰上事了

  我心裏在對您說

  

  好好幹,小風

  正是好好幹的時候

  不知是聽到還是念到

  

  我燃起紙

  紙,瞬間變黑

  墓碑上的鮮紅也黯淡

  

  荒草已無力生長

  我們的車硬是開成路

  一路揚塵一路顛簸

  

  如同當年

  一個低低的聲音

  回去回去

  

  我才買了啟程的機票

  多少次我聽見聽見一個聲音

  原來是爸爸的墳塋在說話

  

  (六)回到奇臺———不敢向前的街口

  

  這是我走過街嗎

  這是我花裙子飄過的街口嗎

  正午的熱棲息在紙紮的花圈

  到處是人間的哀婉

  

  七月十五

  詩歌裏的中元

  我一生逃不掉的門

  正在這裏開成一朵一朵的紙花

  

  我問我三歲的女兒

  你想來這裏嗎

   媽媽 我不想來

  我緊緊摟住女兒

  

  是的 媽媽也不想

  但媽媽總有些時候要來

  因為媽媽的親人睡在這裏

  所以媽媽又回到當初的街

  

  媽媽想媽媽當年的樣子

  如何穿過街

  如何騎自行車

  又如何坐公共車離去

  

  遠遠地,媽媽曾把一條街留下

  又遠遠地回來

  把一條街和姥爺摟在懷裏

  看了又看拍了又拍

  

  媽媽始終沒有往前

  往前是你姥爺親手建的宅院

  如今媽媽懷抱著你

  卻不敢向前

  

  如同今天的街口

  站著就能感受車水馬龍

  正午沒有風

  寂靜穿透了二十年

  

  向上是坡,向下是路

  媽媽一路的青春上上下下

  如今站立街口,抱著我的娃

  卻不敢向前

  

  (七)去普羅旺斯聞香

  

  一輩子都夠不到

  普羅旺斯太遠了

  薰衣草開成雲霞的地方

  一定是普羅旺斯

  還有那些向日葵

  連帶著梵高

  都是夢裏的G大調

  

  有薰衣草的地方

  一定是普羅旺斯

  普羅旺斯的芬芳

  曾驚豔了世界的目光

  因為它曾經是南部的風

  詩人畫家嚮往的天堂

  

  新疆的薰衣草大片燃燒

  但遊人哪里懂得它的盛放

  喜歡的只是它的顏色

  芬芳才是一朵花的靈魂

  

  如同人的出場

  撲面而來的是他的教養

  新疆的薰衣草還沒有開成普羅旺斯

  薰衣草是睡前的故事

  誰若不是深情而來

  看到的只是淡紫色

  

  它驕傲的靈魂,只與氣息同在

  顏色只是風的飄帶

  懂的人,不遠萬里

  只為聞香

  

  (八)你是我太平洋茫茫的思念

  

  茫茫的海平面

  哪一只是你扯起的白帆

  鷗鳥,緩緩落在桅杆

  海面靜止不動

  

  風啊,吹落我的白髮

  想寄給遠方的他

  請收下這份歲月的心意

  青絲變白髮

  

  一直想在太平洋的上空

  看飛機降落

  看你緩緩走來

  在我手心停泊飛落

  

  (九)無法出場的青春

  

  你說你要來

  要來看看我

  我說我已成江南老婦

  日日門前搖著團扇

  

  你說風來就散

  哪怕眨眨眼睛

  見見面

  就是雲端

  

  我說我在低窪裏

  時常雨時常風

  打濕衣裙

  也會打濕眼睛

  

  你說常相見

  能不能住在鄰家院裏

  每天清晨都能看見

  每天都會快樂得讓花兒聽見

  

  (十)一生的情誼

  

  常常無法保存

  保存那些瞬間

  但我知道

  一生的渴求不過是那些瞬間

  

  你說遠行是最好的出發

  出發了還會回來

  就是最美的瞬間

  瞬間常常是一只羽毛

  

  很輕卻飛得很遠

  你說山川很遠

  隔著那座山

  一定有過不去的思念

  

  我說入夜就能聽見

  因為到處是星星

  密密麻麻說著情話

  

  

  (十一)一直念你

  

  一直念你

  把你當佛

  一直念你

  把你當明月

  

  明月把黑夜寫成詩

  詩裏明月如淚珠

  一點一滴

  照亮星星大地

  

  即使江河不見

  即使千帆走散

  風裏

  我聽見聽見有人呼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