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中心刊物» 新诗潮

《新诗潮》第76期:一公升眼泪、心漫、金建民诗选登

新詩潮 76 稿

 

一公升眼淚詩詞選

 

 

【作者簡介】 一公升眼淚,本名洪裕泉,電子工程專業,原籍廣東中山,現居加拿大卡爾加里市。2015年末開始加入詩詞寫作大軍中,歷任中加多元文化交流協會副會長,北美人文特約詩人,水晶詩刊顧問。

 

富貴竹

 

何須三尺土,借水自培根。

心向堂前綠,無花也是春。

 

涼夜

 

山風侵遠樹,夜露滴疏篁。

移月空階裏,浮生一片涼。

 

心事

 

已作塵封不欲聞,新來恁地偶思君。

歸鄉還得趁明月,唯恐相逢是路人。

 

縫(飛雁格)

 

擬把離愁密密縫,一針還在一針中。

拈衣細印尖尖指,留取心頭那點紅。

 

詠馬

 

烏鬃金轡赤蹄環,千里追風一夜間。

願為將軍陣前死,不思三尺木圍欄。

 

 

冬梅

 

北斗依天遠,寒梅落霧輕。

枝疏猶壓雪,蕊冷漸浮晶。

問月憑誰語,思春夢鳥鳴。

春歸春亦瘦,花雨又將傾。

 

清明

 

故梓誰憐托夢歸,奈何人事兩相違。

新生壟草知還亂,各散桃英恨已非。

杜宇一聲傷塞客,冰輪千里到窗幃。

忍將幾案三杯酒,散若流星逐冷輝。

 

宴別

 

臨屏一諾未為賒,更遣詩情入我家。

言宋唐時心氣正,數風流處玉山斜。

十觴當盡無非醉,萬里能逢本是奢。

留照且邀清月近,明宵望月已天涯。

 

 

鷓鴣天·秋雨

 

寒雨霏霏冷著枝,因風別過又依依。塗窮壟野清霜後,滌盡人間碧綠時。

 

迷雁路,斷蛛絲。東籬飛落入西籬。勸君莫與秋千近,蕩向天涯恨不知。

 

鷓鴣天

 

屢顧螢屏資訊無,夜風翻落幾層書。知君所夢歸儒士,望月其人在旅途。

 

新鬢亂,遠眸朱。相思無計鎖氈廬。寫將心事堪方寸,憔悴還多一丈餘。

 

鷓鴣天·歸隱

 

布履青芒自有涯,將軍百戰定浮沙。披霜院落藏金轡,帶血斜陽醉晚霞。

 

閑煮酒,偶燒茶。征塵不復話桑麻。江山已在流雲外,最是庭前無限花。

 

 

行香子·前塵

 

黯黯浮雲,天地氤氳。擁寒裘、木立江津。好詩誰賦,好夢誰顰。對床頭酒,枕邊畫,鏡中人。    韶光一去,柔腸零碎。念前塵、笑我天真。相思已了,秋水無痕。卻抱殘月,惱殘柳,悔殘春。

 

 

酷相思

 

塞外霜花吹遍地,正閨內、愁何事?問雁往南山今到未?若未到,緣無字?若到也,緣無字?    濁酒涼宵終究是,酒不盡、宵不寐。歎心與梅英真個似。春未到,寒難已。春到也,寒難已。

 

 

臨江仙·沙灘

 

潮湧潮回周複始,推來寸寸浮沙。暮灘淘盡水中花。留千雙蟹跡,抹一片紅霞。    聞遍鷗盟兼鷺誓,迄今幾對安家?只餘礁石厭攀爬。聽它輕囈語:陪爾共韶華。

 

 

臨江仙·螞蟻

 

背倚蒼穹身席草,秋風春雨無涯。回廊九曲濟宗家。傾談憑觸角,搬運靠門牙。  

 

疏浚由來稱國手,不爭世俗浮誇。朝沽甘露晚披霞。浮生棲黑土,歸去枕黃沙。

 

 

 

心漫詩歌一組

 

【作者簡介】心漫,詩的良人,賦的冤家。濡墨韻沉香溫情歲月,秉聰靈激揚錦繡文字。她的詩詞婉約靈秀,遣詞意境優美。現旅居北美,醉心於中華文化的光華。作品多次被國內外報刋網路刋登轉發。

 

 

 

真正的高手 王羲之的鵝

 

鵝鵝鵝

清晨在我挑水的山泉前

你突然出現

這是東晉歷史上鮮為人知的一幕

 

那長在長脖上的臉

讓我相信你不屬於我們人類

你那高過我頭頂的叫聲

讓我相信你有最激越的聲線

 

你警銳地向我撲過來

一場人鵝之戰幾乎迫在眉睫

讓我抓住我的裙子往後退吧

我只比你高一點

 

但我怎樣才能勇敢呀

你是右將軍的鵝

我是右將軍不收的學生

機智如我稟呈如下

 

它偷喝了我的清泉水

嘗到了甜頭想獨佔鰲頭

它偷嘗了紹興的黃酒

醉意之下不辨善惡

 

它的脖子比我更容易喝到水

它的腳掌比我更容易浮出水

蘭亭序裏欠缺的筆劃

就是被它偷去做了手腳

 

右將軍怒髮衝冠拍案而起

罰我面對你三天三夜

模仿你的行走體態游泳姿勢

我在半夜把自己變成了你

 

如你頭頸的昂揚微曲

如你腳掌的撥水清波

這是書法運筆的奧妙

這是我成為將軍學生的歷史爆料

 

複雜的人啊你相信了嗎?

 

 

愛情太短遺忘太長

 

今夜的海我只能想像

想像它漲滿的心事

欲罷不能

想像它搖晃的靜謐

無鷗鳥飛過

想像它淹沒的腳印

有魚兒遊戲

 

這樣的夜晚

我註定要被海水充滿

填滿的是無懈可擊的黑暗

水草是唯一的誘惑

它的飄逸與優雅

讓昨日的天空嶄露蔚藍

 

這樣的藍色是憂鬱的

憂鬱的是被嬌慣了的依戀

依賴這長長的夜晚

想像著一個模糊的背影

從沒有被身後的腳印

短暫的纏繞過

 

看我為你準備了怎樣的陽光

 

 

太陽光,你為什麼

要叫醒我的小魚缸

點亮我的玻璃窗

和我小小的床,還晃動

我小狗的長尾巴

你看看,我所有的東西

都被你佔領了

 

現在我好熱,算了

我都給你,連同我的外衣

還有我玩具娃娃的高跟鞋

這樣你就可以陪我去沙灘了吧

 

現在你要彎下身子

讓我擁抱你,我還要

在你臉上輕輕的吻一下

因為我剛才偷吃了一顆糖

甜甜的,你聞到了嗎

 

我想你一定開始喜歡我了

我們就在海邊變老吧

我只祈求一件事

我要一個小小的權利

可以命令大人們的權利

讓他們都變成小孩子

讓他們只記得開心的事

 

 

 

流浪地球

 

當大雪淹沒了一切可視之物

世界失去了它的溫度

冰川開始凝聚

人類也頓然停止了

為海水上升的喧囂

 

街巷阡陌上兩個細微的聲音

是寒夜無心設計的一次相遇

玫瑰掀起的花期

選擇你證明它有過的雪季

你的笑聲就這樣漫過了天際

 

親愛的,我在懊悔裏憂愁

你的真情飛躍了地上的寒氣

而我卻錯過了比翼雙飛的時候

我也不是地球人

你要告訴我出口在哪里

 

 

我要讓眼淚去做河的事情

 

今天午後

我誕生了一顆小小的淚滴

沒有人認識它,也沒有人願意聽它出生時的呐喊

 

我擁抱了它

但我也不想餵養它

我只好把這個新出生的寶貝

掛在了天上有彩霞的那一邊

 

我告訴山巒不要碰到它

告訴太陽不要曬黑了它

告訴白雲要長高,和我的寶貝

再生出一條嶄新的河

 

河水要在午夜飛流直下

如果可以載著你的夢

我希望你一直在船上

而我一直在水中

 

 

外婆

 

直到今日

每逢思念把你觸及

手帕還在心上

雲霧還在身邊

海水入侵了高地

小螃蟹們紛紛抱住沙石

我坐在海裏的磐石上

不知歸期

 

這樣的我,四面受敵

思念卻不被困住

投靠你向我撩起的眼簾

你老的象一個孩子

問是不是心愛的寶仔來了

忙碌總會挺身而出

遮蓋我的歸期

直到你被光突然帶走

 

內疚和後悔都是落水的朋友

遊不到船頭的秋水

我喜歡你在夢裏

乖乖的聽了上帝的話

接受了人間沒有的愛

幸福著不想醒來

就象你小時候貪睡一樣

 

 

歲月與愛

 

我先把心打濕

免得你不得不放下行李

看蠶絲在我的眼裏

凝結成

散落的珠子

 

我先把頭發吹散

免得你的呼吸

輾轉難眠

又把那打鬧的嬉笑

再次吹過我的發梢

 

我先把戰火的喧鬧

從赤壁上偷偷移去

再把記憶打碎

拋進柔柔的江水

讓你一千次的回憶

沒有痕跡

 

 

 

甚至遺失了暮色之十四行詩

 

要不是你象我的兄弟

象我母親乳汁裏的清澈

要不是那滿湖滲出的顏色

我才不會在蘋果樹下叫醒你

 

要不是你有追夢的羽翼

可以輕拍受傷鹿兒的饑渴

要不是那滿天無處訴說的兒歌

我才不會為你存留瞬逝的美麗

 

心愛的,是你走得太慢了

還是黃昏要安睡了

我們甚至失去了給它道晚安的時候

 

要不是我的童年被你笑過

要不是我的笑聲被你寫過

我才不會徘徊在暮色之後

 

 

人約黃昏後

 

躺在一棵樹下

讓星星找不到我的眼睛

讓東風吹不開我的秘密

讓那人聞不到我的氣息

尋芳萬里

千百度

 

履在一塊薄冰上

看鳧雁遊戲寒枝

任雲霞浸過手心

我在哪里

 

今日黃昏

月上樹梢

一個人的心事被撿起

 

彎彎的月亮

會不會填滿它的思念呢

我祈求三次

它依然淺笑如鉤

我又祈求了七十個七次

 

我可憐的憂愁

不知道今天月滿西樓

亮麗如花

我要在何處躲藏

 

 

我只期待一顆星

 

你總是很小心,不讓我看到你紅色的臉

你總是很習慣,不露出你臉上玫瑰的花瓣

 

誰看你像我,在你調皮淺笑下迷失的辛苦

誰疼你像我,為你爬上雲端繪製暮色的疲乏

 

拋棄了全世界,我仰起純粹的臉

暢飲了五穀新酒,我擺上我小小的心臟

 

我祈求你抬頭的時候,不要陷入試探和誘惑

我每天拜託天空只為你播放一顆星,不說話的一顆星

如果目光足夠長,我們只交換光芒

 

正如白日只需要一個太陽,地上只需一顆心,可以時刻搭救我的小小的心

如果顏色足夠豔,我們只互換笑臉

 

 

金建民詩一組

 

 

【作者簡介】金建民,男,浙江青田人,一九六五年出生。一九八五年,畢業於浙江師範大學。《僑中人》文學社編委,《華東詩社》名譽社長,《華東愛情詩社》執行主編。有詩作發表在網路各大小平臺:《蘭苑文學》,《甘寧界》,《愛上詩》,《世界聯合報社》,《左岸明月》,《歐洲華文詩歌會》,《鳳凰詩社》,《中詩網》,《山東詩歌》,《人民日報》海外版。九十年代初,僑居奧地利。愛好音樂,書法,養生。一顆詩心,淡泊名利,詩寫我心。

 

 

 

 

 

 

一天很長,長得可以

用秒來計量

沒有你的日子,只凝望

牆角覓食的蟻群

 

一年很長,長得可以

比江河流量

心中有你心日子,翻騰著

都是幸福的波浪

 

一生很長,長得可以

用相思度量

見你那天起,心裏的

那點火,老了還直冒煙

 

 

 

 

靈魂片刻出遊,數春秋

輕讀一朵,風花雪月

唱一隅絕處,逢生

 

花燭淚灑孫山

一路紅袖添香

黃金屋內,夜邀周公

顏如玉的風情,纏綿悱惻

 

無字的墓碑,默吟著

一部永生的天書

疏漏天機的風

吹狂了草木

一簇簇追夢的良莠,正晃晃地撥地而起

 

 

 

 

步步,緊逼

一路上,蜿蜒的回憶

舉著山的厚度,渴飲水的情深

筆落春秋

 

花影,移步月下

墨蹟未乾的長髮

相思正濃,借一步的

悄悄話,道不盡的古渡口

 

退一步的誓言

從天空的肩上走過

五十步和一百步的笑語

生生地,掐住了是與非的後路

 

羞澀的跬步

踏著風與雷的歎息

追趕著,西去的夕陽

腳步聲,數遍星光,流浪成河

 

 

 

 

那一撥,肩上的野草

蠱惑了,園內懷春的紅杏

挑釁著,異域的風情

流落街頭的影子,終瘦成一道門檻

 

自封的身段,在水墨中

鋪開,圈閱著滄桑

一紙安民告示,書寫著

記憶的出入,頤養著天年

 

不透風的個性

攤上了,隔牆有耳

支離破碎的心事,嘮叨著

藏身腹中的頑石,圓了長城千年不倒的夢

 

 

 

 

有一天,你走了

 

有一天,你走了

搓揉成殤

一滴淚花,噙著你的名字

何懼花容,失色

 

誰說,活著就是幸福

聽憑窗外

風起雲湧,紅燭淚濺

唯有相思,入骨

 

都說,活著也是災難

一湖情仇

坐在火裏的你,泡在水裏的我

何不一醉,千愁

 

 

風,狂了

 

風聲緊,天邊醒來

半片風雲,趕著曉風殘月

一路風光,巧遇風生水起

 

避風港,寂寞如雪

風浪談笑風生,著一身仙風道骨

牽住風月,默寫了幾兩風情

 

風花雪夜的耳邊風

說與風流才子,吹黃了

風沙的初心,詩風抖落三世風塵

 

灸上風池的枕邊風

唇齒間的空穴

來風,邀雞毛共赴西天

 

龍捲風,掠走了

一滴千年的淚

化作一縷風聲,吹亂了半朵人心

 

 

 

 

 

 

 

是棋子,終得放下

 

眉宇間的殺氣,掃視著

棋盤方格的深處

漢界升起的狼煙,西渡楚河

跌宕縱橫蓋過山河

 

顫抖的手指,挪動了兵馬的腳步

無悔的誓言,掐算著車炮的疆程

過了河的卒子,踏著馬蹄聲

點燃了當頭的空心炮

 

夕陽如血,輝映著殘局

使盡三十六計的將帥

掙扎的貪婪,無意言和

每一粒揮手的英魂,刀刻成殤

 

都說,棋如人生

笑數二勝三局,子散人去

得失,何時重拾勝負

靜修五佰年,棋逢下一輪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