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诗人诗作» 新诗大系

田间诗歌

假使我們不去打仗
  
  
  
  假使我們不去打仗,
  敵人用刺刀
  殺死了我怴A
  還要用手指著我們骨頭說:
  “看,
  這是奴隸!”
  
  
  --------------------------------------------------------------------------------
  
  自由,向我們來了
  
  
  悲哀的
  種族,
  我們必需戰爭呵!
  九月的窗外,
  亞細亞的
  田野上,
  自由呵──
  從血的那邊,
  從兄弟屍骸的那邊,
  向我們來了,
  像暴風雨,
  像海燕。
  
  
  --------------------------------------------------------------------------------
  
  給戰鬥者
  
  
  在沒有燈光
  沒有熱氣的晚上
  我們底敵人
  來了,
  從我們的
  手裡,
  從我們的
  懷抱裡,
  把無罪的伙伴,
  關進強暴底柵欄。
  他們身上
  裸露著
  傷疤,
  他們永遠
  呼吸著
  仇恨,
  他們顛抖,
  在大連,在滿洲的
  野營裡,
  讓喝了酒的
  吃了肉的
  殘忍的總管,
  用它底刀,
  嬉戲著──
  荒蕪的
  生命,
  飢餓的
  血……
  
  
  --------------------------------------------------------------------------------
  
  義勇軍
  
  
  在長白山一帶的地方
  中國的高粱
  正在血裡生長。
  大風沙裡
  一個義勇軍
  騎馬走過他的家鄉,
  他回來:
  敵人的頭,
  掛在鐵槍上……
  
  
  --------------------------------------------------------------------------------
  
  堅壁
  
  
  狗強盜,
  你要問我麼
  “槍、彈藥,
  埋在哪兒?”
  
  來,我告訴你:
  “槍、彈藥,
  統埋在我的心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