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诗人诗作» 新诗大系

陈敬容诗歌

雨后
  
  
  
  雨后的黄昏的天空,
  静穆如祈祷女肩上的披巾;
  树叶的碧意是一个流动的海,
  烦热的躯体在那儿沐浴。
  
  我们避雨到槐树底下,
  坐着看雨后的云霞,
  看黄昏退落,看黑夜行进,
  看林梢闪出第一颗星星。
  
  有什么在时间里沉睡,
  带着假想的悲哀?
  从岁月里常常有什么飞去,
  又有什么悄悄地飞来?
  
  我们手握着手、心靠着心,
  溪水默默地向我们倾听;
  当一只青蛙在草丛间跳跃,
  我仿佛看见大地在眨着眼睛。
  
  1946
  
  
  --------------------------------------------------------------------------------
  
  力的前奏
  
  
  
  歌者蓄满了声音
  在一瞬的震颤中凝神
  
  舞者为一个姿势
  拼聚了一生的呼吸
  
  天空的云、地上的海洋
  在大风暴来到之前
  有着可怕的寂静
  
  全人类的热情汇合交融
  在痛苦的挣扎里守候
  一个共同的黎明
  
  1947
  
  
  --------------------------------------------------------------------------------
  
  划分
  
  
  
  我常常停步于
  偶然行过的一片风
  我往往迷失于
  偶然飘来的一声钟
  无云的蓝空
  也引起我的怅望
  我啜饮同样的碧意
  从一株草或是一棵松
  
  待发的船只
  待振的羽翅
  箭呵,惑乱的弦上
  埋藏着你的飞驰
  火警之夜
  有奔逃的影子
  
  在熟悉的事物面前
  突然感到的陌生
  将宇宙和我们
  断然地划分
  
  1946
  
  
  -------------匮锲鸪净遥?
  让语音汇成一片喧嚷,
  人们来来去去,
  紧抱着各自的命运。
  
  但是在风浪翻涌的海面,
  船舶和船舶亲切地招手,
  当他们偶然相遇;
  而荒凉的深山或孤岛上,
  人们的耳朵焦急地
  等待着陌生的话语。
  
  1945
  
  
  --------------------------------------------------------------------------------
  
  捐输
  
  
  只是平凡中的平凡,
  象一望青空,没有虹彩,
  那深厚的沉默里多少蕴藏,
  永远将宇宙万象深深地覆盖。
  
  从太初鸿蒙到我们这风云世纪,
  (哎,别提!)历史翻不尽一堆堆污泥;
  想学原始巨人,荷一把犁锄,
  深深挖进这文明的中心。
  
  当所有的虚饰层层剥落,
  将听到真理在暗中哀哭。
  疾风骤雨,短暂的时辰,
  为了化开云雾把一切捐输。
  
  1947
  
  
  --------------------------------------------------------------------------------
  
  题罗丹作《春》
  
  
  多少个寒冬、长夜,
  岩石里锁住未知的春天,
  旷野的风,旋动四方的
  云彩,凝成血和肉,
  等待,不断地等待……
  
  应和着什么呼唤你终于
  起来,跃出牢固的沉默,
  扇起了久久埋藏的火焰?
  一切声音战栗地
  静息,都在凝神烦听——
  生命,你最初和最后的语言。
  
  原始的热情在这里停止了
  叹息,渴意的嘴唇在这里才初次
  密合;当生长的愿望
  透过雨、透过雾,伴同着阳光
  醒来,风不敢惊动,云也躲开。
  
  哦,庄严宇宙的创造,本来
  不是用矜持,而是用爱。
  
  19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