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诗人诗作» 新诗大系

杜运燮诗歌

贈友
  
  
  
  我有眼淚給別人,但不願
  為自己痛哭;我沒有使自己
  適合於這世界,也沒有美麗的
  自辟的國土,就只好永遠
  
  渴望:為希望而生;在希望裡
  死去,終於承認了不知道
  生命;接受了它又揮霍掉,
  只是歷史的工具,長路上的
  
  一粒沙,所以拼命擺脫
  那黑影,而他們因此譏笑我;
  這就選擇了寂寞,熱鬧的寂寞,
  
  用笑聲騙自己,飄浮在庸俗
  生活的渦流裡,而漸漸,我就說,
  我是個庸俗主義者,無心痛哭。
  
  
  --------------------------------------------------------------------------------
  
  盲人
  
  
  
  只有我,能欣賞人類的腳步,
  那無止盡的,如時間一般的匆促,
  問他們往哪兒走,說就在前面,
  而沒有地方不聽見腳步在躊躇。
  
  成為盲人或竟是一種幸福;
  在空虛與黑暗中行走不覺恐怖;
  只有我,沒有什麼可以誘惑我,
  量得出這空虛世界的尺度。
  
  黑暗!這世界只有一個面目。
  卻也有人為這個面目痛哭!
  只有我,能賞識手杖的智慧,
  一步步為我敲出一片片樂土。
  只有我,永遠生活在他的恩惠裡:
  黑暗是我的光明,是我的路。
  
  
  --------------------------------------------------------------------------------
  
  追物價的人
  
  
  
  物價已是抗戰的紅人。
  從前同我一樣,用腿走,
  現在不但有汽車,坐飛機,
  還結識了不少要人,闊人,
  他們都捧他,摟他,提拔他,
  他的身體便如灰一般輕,
  飛。但我得趕上他,不能落伍,
  抗戰是偉大的時代,不能落伍。
  雖然我已經把溫暖的家丟掉,
  把好衣服厚衣服,把心愛的書丟掉,
  還把妻子兒女的嫩肉丟掉,
  但我還是太重,太重,走不動,
  讓物價在報紙上,陳列窗裡,
  統計家的筆下,隨便嘲笑我。
  啊,是我不行,我還存有太多的肉,
  還有菜色的妻子兒女,她們也有肉,
  還有重重補丁的破衣,它們也太重,
  這些都應該丟掉。為了抗戰,
  為了抗戰,我們都應該不落伍,
  看看人家物價在飛,趕快迎頭趕上,
  即使是輕如鴻毛的死,
  也不要計較,就是不要落伍。
  
  1945
  
  
  --------------------------------------------------------------------------------
  
  被遺棄在路旁的死老總
  
  
  
  給我一個墓,
  黑饅頭般的墓,
  平的也可以,
  像個小菜圃,
  或者象一堆糞土,
  都可以,都可以,
  只要有個墓,
  只要不暴露
  像一堆牛骨,
  因為我怕狗,
  從小就怕狗,
  我怕痒,最怕痒
  我母親最清楚,
  我怕狗舐我,
  舐了滿身起疙瘩,
  眼睛紅,想哭;
  我怕看狗打架,
  那聲音實在太可怕,
  尤其為一根骨頭打架,
  尖白的牙齒太可怕,
  假如是一只拖著肉,
  一只拉著骨,
  血在中間眼淚般流,
  那我就要立刻暈吐;
  我害怕曠野,
  只有風和草的曠野,
  野獸四處覓食:
  它們都不怕血,
  都笑得蹊蹺,
  尤其要是喝了血;
  它們也嚼骨頭,
  用更尖的牙齒,
  比狗是更大的威脅;
  我害怕黑鳥,
  那公雞一般大的鳥,
  除在夜裡樹上嚇人,
  它們的鑿子也尖得巧妙……
  我怕,我怕,
  風跑掉了,
  落葉也跑了,
  塵土也跑了,
  樹木正搖頭掙紮,
  也要拔腿而跑,
  啊,給我一個墓,
  隨便幾顆土,
  隨便幾顆土。
  
  
  --------------------------------------------------------------------------------
  
  Narcissus
  
  
  
  一切是鏡子,是水,
  自己的影像就在眼前。
  
  不要糾纏在眼睛的視覺裡。
  心靈的深處會為它絞痛,
  流血;心靈的高處會為它
  舖烏雲,擋住幸福的陽光。
  那就會有一片憂鬱──
  沒有方向和希望,
  沒有上下,記憶的轟響串成
  無盡的噪音……
  
  於是一切混亂。
  生命在混亂中枯萎,自己的
  影像成為毒藥,染成憂鬱,
  染成灰色,漸漸發霉、發臭……
  但是,能看到鏡裡的醜相的,不妨
  聳一聳肩,冷笑一聲,對人間說:
  “能忘記自己的有福了。”然後
  攪渾了水,打破鏡子。
  
  1942年
  
  
  --------------------------------------------------------------------------------
  
  善訴苦者
  
  
  他曾讀過夠多的書,
  幫助他發現不滿足;
  曾花過父親夠多的錢,
  使他對物質享受念念
  不忘,也曾參加過遊行,
  燒掉一層薄薄的熱情,
  使他對革命表示“冷靜”。
  
  後來又受弗洛伊德的洗禮,
  對人對己總忘不了“自卑心理”;
  又看過好萊塢“心理分析”的
  影片,偷偷研究過犬儒主義,
  對自己的姿態有絕大的信心,
  嘲笑他成為鼓勵他,勸告是愚蠢,
  憐憫他只能引來更多的反憐憫。
  
  母親又給他足夠的小聰明
  裝飾成“天才”,時時顧影自憐;
  怨“階級”“時代”不對,使他不幸,
  竟也說得圓一套話使人捉摸不清,
  他唯一的熟練技巧就是訴苦,
  談話中夾滿受委曲的標點,
  許多人還稱讚他“很有風度”。
  
  1948
  
  
  --------------------------------------------------------------------------------
  
  秋
  
  
  
  連鴿哨都發出成熟的音調,
  過去了,那陣雨喧鬧的夏季。
  不再想那嚴峻的悶熱的考驗,
  危險遊泳中的細節回憶。
  
  經歷過春天萌芽的破土,
  幼芽成長中的扭曲和受傷,
  這些枝條在烈日下也狂熱過,
  差點在雨夜中迷失方向。
  
  現在,平易的天空沒有浮雲,
  山川明淨,視野格外寬遠;
  智慧、感情都成熟的季節啊,
  河水也像是來自更深處的源泉。
  
  紊亂的氣流經過發酵,
  在山谷裡釀成透明的好酒;
  吹來的是第幾陣秋意?醉人的香味
  已把秋花秋葉深深染透。
  
  街樹也用紅顏色暗示點什麼,
  自行車的車輪閃射著朝氣;
  塔吊的長臂在高空指向遠方,
  秋陽在上面掃描豐收的信息。
  
  1979年秋
  
  
  --------------------------------------------------------------------------------
  
  夜
  
  
  今夜我忽然發現
  樹有另一種美麗:
  它為我撐起一面
  藍色純淨的天空;
  
  零亂的葉與葉中間,
  爭長著玲瓏星子,
  落葉的禿枝挑著
  最圓最圓的金月。
  
  葉片飄然飛下來,
  仿佛遠方的面孔,
  一到地面發出“殺”,
  我才聽見絮語的風。
  
  風從遠處村裡來,
  帶著質朴的羞澀;
  狗傷風了,人多仇恨,
  午群相偎著顫栗。
  
  兩只幽默的黑鳥,
  不絕地學人打鼾,
  忽然又大笑一聲,
  飛入朦朧的深山。
  
  多少熱心的小虫
  以為我是個知音,
  奏起所有的新曲,
  悲觀得令我傷心。
  
  夜深了,心沉得深,
  深處究竟比較冷,
  壓力大,心覺得疼,
  想變做雄雞大叫幾聲。
  
  1944 印度
  
  
  --------------------------------------------------------------------------------
  
  山
  
  
  來自平原,而只好放棄平原,
  植根於地球,卻更想植根於雲漢;
  茫茫平原的升華,它幻夢的形象,
  大家自豪有他,他卻永遠不滿。
  
  他向往的是高遠變化萬千的天空,
  有無盡光熱的太陽,博學含蓄的月亮,
  笑眼的星群,生命力最豐富的風,
  戴雪帽享受寂靜冬日的安詳。
  
  還喜歡一些有音樂天才的流水,
  掛一面瀑布,唱悅耳的質朴山歌;
  或者孤獨的古廟,招引善男信女俯跪,
  有暮鼓晨鐘單調地訴說某種飢餓,
  
  或者一些怪人隱士,羨慕他,追隨他,
  欣賞人海的波濤起伏,卻只能孤獨地
  生活,到夜裡,夢著流水流著夢,
  回到平原上唯一甜蜜的童年記憶。
  
  他追求,所以不滿足,所以更追求:
  他沒有桃花,沒有牛羊、炊煙、村落;
  可以鳥瞰,有更多空氣,也有更多石頭;
  因為他只好離開他必需的,他永遠寂寞。
  
  19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