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诗人诗作» 新诗大系

食指诗歌

相信未來
  
  
  
  當蜘蛛網無情地查封了我的爐台
  當灰燼的余煙嘆息著貧困的悲哀
  我依然固執地舖平失望的灰燼
  用美麗的雪花寫下:相信未來
  
  當我的紫葡萄化為深秋的露水
  當我的鮮花依偎在別人的情懷
  我依然固執地用凝霜的枯籐
  在淒涼的大地上寫下:相信未來
  
  我要用手指那湧向天邊的排浪
  我要用手掌那托住太陽的大海
  搖曳著曙光那枝溫暖漂亮的筆桿
  用孩子的筆體寫下:相信未來
  
  我之所以堅定地相信未來
  是我相信未來人們的眼睛
  她有撥開歷史風塵的睫毛
  她有看透歲月篇章的瞳孔
  
  不管人們對於我們腐爛的皮肉
  那些迷途的惆悵、失敗的苦痛
  是寄予感動的熱淚、深切的同情
  還是給以輕蔑的微笑、辛辣的嘲諷
  
  我堅信人們對於我們的脊骨
  那無數次的探索、迷途、失敗和成功
  一定會給予熱情、客觀、公正的評定
  是的,我焦急地等待著他們的評定
  
  朋友,堅定地相信未來吧
  相信不屈不撓的努力
  相信戰勝死亡的年輕
  相信未來、熱愛生命
  
  1968年 北京
  
  
  
  --------------------------------------------------------------------------------
  
  熱愛生命
  
  
  
  也許我瘦弱的身軀象攀附的葛籐,
  把握不住自己命叩那俺蹋?
  那請在淒風苦雨中聽我的聲音,
  仍在反復地低語:熱愛生命。
  
  也許經過人生激烈的搏鬥後,
  我死得比那湖水還要平靜。
  那請去墓地尋找的我的碑文,
  上面仍刻著:熱愛生命。
  
  我下決心:用痛苦來做砝碼,
  我有信心:以人生去做天秤。
  我要稱出一個人生命的價值,
  要後代以我為榜樣:熱愛生命。
  
  的確,我十分珍愛屬於我的
  那條曲曲彎彎的荒槽野徑,
  正是通過這條曲折的小路,
  我才認識到如此艱辛的人生。
  
  我流浪兒般的赤著雙腳走來,
  深感到途程上頑石棱角的堅硬,
  再加上那一叢叢攔路的荊棘
  使我每一步都留下一道血痕。
  
  我乞丐似地光著脊背走去,
  深知道冬天風雪中的飢餓寒冷,
  和夏天毒日頭烈火一般的灼熱,
  這使我百倍地珍惜每一絲溫情。
  
  但我有著向舊勢力挑戰的個性,
  雖是歷經挫敗,我絕不輕從。
  我能頑強地活著,活到現在,
  就在於:相信未來,熱愛生命。
  
  1978年北京
  
  
  
  --------------------------------------------------------------------------------
  
  憤 怒
  
  
  
  我的憤怒不再是淚雨滂沱,
  也不是壓抑不住的滿腔怒火,
  更不指望別人來幫我復仇,
  盡管曾經有過這樣的時刻。
  
  我的憤怒不再是忿忿不平,
  也不是無休無止的評理述說,
  更不會為此大聲地幾乎吶喊,
  盡管曾經有過這樣的時刻。
  
  雖然我的臉上還帶著孩子氣,
  盡管我還說不上是一個強者,
  但是在我未完全成熟的心中,
  憤怒已化為一片可怕的沉默。
  
  
  
  --------------------------------------------------------------------------------
  
  命 運r
  
  
  
  好的聲望是永遠找不開的鈔票,
  壞的名聲是永遠掙不脫的枷鎖;
  如果事實真是這樣的話,
  我願在單調的海洋上終生摸索漂泊。
  
  哪兒找得到結實的舢板?
  我只有是街頭四處流落,
  只希望敲到朋友的門前,
  能得到一點菲薄的施舍。
  
  我的一生是輾轉飄零的枯葉,
  我的未來是抽不出鋒芒的青稞;
  如果命哒媸沁@樣的話,
  我願為野生的荊棘高歌。
  
  哪怕荊棘刺破我的心,
  火一樣的血漿火一樣地燃燒著,
  掙紮著爬進喧鬧的江河,
  人死了,精神永不沉默!
  
  1967年
  
  
  
  --------------------------------------------------------------------------------
  
  瘋狗
  ──致奢談人權的人們
  
  
  
  受夠無情的戲弄之後,
  我不再把自己當人看,
  仿佛我成了一條瘋狗,
  漫無目的地遊盪人間。
  
  我還不是一條瘋狗,
  不必為飢寒去冒風險,
  為此我希望成條瘋狗,
  更深刻地體驗生存的艱難。
  
  我還不如一條瘋狗!
  狗急它能跳出牆院,
  而我只能默默地忍受,
  我比瘋狗有更多的辛酸。
  
  假如我真的成條瘋狗
  就能掙脫這無情的鎖鏈,
  那麼我將毫不遲疑地,
  放棄所謂神聖的人權。
  
  1978年
  
  
  
  --------------------------------------------------------------------------------
  
  這是四點零八分的北京
  
  
  
  這是四點零八分的北京,
  一片手的海洋翻動;
  這是四點零八分的北京,
  一聲雄偉的汽笛長鳴。
  
  北京車站高大的建築,
  突然一陣劇烈的抖動。
  我雙眼吃驚地望著窗外,
  不知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的心驟然一陣疼痛,一定是
  媽媽綴扣子的針線穿透了心胸。
  這時,我的心變成了一只風箏,
  風箏的線繩就在媽媽手中。
  
  線繩繃得太緊了,就要扯斷了,
  我不得不把頭探出車廂的窗櫺。
  直到這時,直到這時候,
  我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情。
  
  ──一陣陣告別的聲浪,
  就要卷走車站;
  北京在我的腳下,
  已經緩緩地移動。
  
  我再次向北京揮動手臂,
  想一把抓住他的衣領,
  然後對她大聲地叫喊:
  永遠記著我,媽媽啊,北京!
  
  終於抓住了什麼東西,
  管他是誰的手,不能鬆,
  因為這是我的北京,
  這是我的最後的北京。
  
  1968年12月20日
  
  
  
  --------------------------------------------------------------------------------
  
  煙
  
  
  
  燃起的香煙中飄出過未來的幻夢,
  藍色的雲霧是掙紮過希望的黎明。
  而如今這煙縷卻成了我心中的愁緒,
  匯成了低沉的含雨未落的雲層。
  
  我推開明亮的玻璃窗,
  迎進郊外田野的清風。
  多想留住飄散的煙縷──
  那是你向我告別的身影。
  
  1968年
  
  
  
  --------------------------------------------------------------------------------
  
  酒
  
  
  
  火紅的酒漿仿佛是熱血釀成,
  歡樂的酒杯是盛滿瘋狂的熱情。
  如今,酒杯在我手中顫栗,
  波動中仍有你一絲美麗的眼睛。
  
  我已在歡樂之中沉醉,
  但是為了心靈的安寧,
  我還要幹了這一杯,
  喝盡你那一片痴情。
  
  1968年
  
  
  
  --------------------------------------------------------------------------------
  
  還是幹脆忘掉她吧
  
  
  
  還是幹脆忘掉她吧,
  乞丐尋不到人間的溫存,
  我清楚地看到未來,
  漂泊才是命叩呐瘛?
  
  眼淚可是最貼心的愛人,
  就象露珠親吻著花唇,
  苦澀裡流露著浸泌的甘美,
  甘美尋不到一屑俗塵。
  
  幻想可是最迷人的愛人,
  就象沒有站穩腳跟的初春,
  一手扶著搖曳的垂柳,
  一手招回南去的雁群。
  
  繆斯可是最迷人的愛人,
  就象展翅飛起的鴿群,
  遲緩地消失在我的藍天裡,
  只留下鴿鈴那裊裊的余音。
  
  眼淚幻想啊終將竭盡,
  繆斯也將眠於荒墳。
  是等愛人拋棄我呢?
  還是我也拋棄愛人?
  
  於是幹脆忘掉他吧,
  乞丐尋不到人間的溫存。
  我清楚地看到未來,
  漂泊才是命叩呐瘛?
  
  
  
  --------------------------------------------------------------------------------
  
  魚兒三部曲
  
  
  
  一
  
  冷漠的冰層下魚兒順水而去,
  聽不到一聲魚兒痛苦的嘆息,
  既然得不到一點溫暖的陽光,
  又怎能迎送生命中絢爛的朝夕?!
  
  現實中沒有波浪,
  可怎麼浴血搏擊?
  前程呵,遠不可測,
  又怎麼把希望托寄?
  
  魚兒唯一的的安慰,
  便是沉湎於甜蜜的回憶。
  讓那痛苦和歡欣的眼淚,
  再次將淡淡的往事托起。
  
  既不是春潮中追尋的花萼,
  也不是驕陽下恬靜的安息;
  既不是初春的寒風料峭,
  也不是仲夏的綠水漣漪。
  
  而是當大自然纏上白色的繃帶,
  流著鮮血的傷口剛剛合癒。
  地面不再有徘徊不定的枯葉,
  天上不再掛深情纏綿的寒雨。
  
  它是怎樣猛烈地跳躍呵,
  為了不失去自由的呼吸;
  它是怎樣瘋狂地反撲呵,
  為了不失去魚兒的利益。
  
  雖然每次反撲總是失敗,
  雖然每次彈越總是碰壁,
  然而勇敢的魚兒並不死心,
  還在積蓄力量作最後的努力。
  
  終於尋到了薄弱環節,
  好呵,弓起腰身彈上去,
  低垂的尾首騰空躍展,
  那麼靈活又那麼有力!
  
  一束淡淡的陽光投到水裡,
  輕輕撫摸著魚兒帶血雙鰭;
  “孩子呵,這是今年最後的一面,
  下次相會怕要到明年的春季。”
  
  魚兒迎著陽光愉快歡躍著,
  不時露出水面自由地呼吸。
  鮮紅的血液溶進緩緩的流水,
  頓時舞作疆場上飄動的紅旗。
  
  突然,一陣劇烈的疼痛,
  使魚兒昏迷,沉向水底。
  我的魚兒啊,你還年輕,
  怎能就這樣結束一生?!
  
  不要再沉了,不要再沉了,
  我的心呵,在低聲地喃語。
  ……終於魚兒蘇醒過來了,
  又拼命向著陽光遊去。
  
  當它再一次把頭露出水面,
  這時魚兒已經竭盡全力。
  冰冷的嘴唇還在無聲地翕動,
  波動的水聲已化作高傲的口氣:
  
  “永不畏懼冷酷的的風雪,
  絕不俯仰寒冬的鼻息。”
  說罷,返身紮向水底,
  頭也不回地向前遊去……
  
  冷漠的冰層下魚兒順水漂去,
  聽不到一聲魚兒痛苦的嘆息。
  既然得不到一點溫暖的陽光,
  又何必迎送生命中絢爛的朝夕?!
  
  
  二
  
  趁著夜色,鑿開冰洞,
  漁夫匆忙地設下了網繩。
  堆放在岸邊的食品和煙絲,
  朦朧中等待著藍色的黎明。
  
  為什麼懸垂的星鬥象眼淚一樣晶瑩?
  難道黑暗之中也有真實的友情?
  但為什麼還沒等到魚兒得到暗示,
  黎明的手指就摘落了滿天慌亂的寒星?
  
  一束耀眼的燦爛陽光,
  晃得魚兒睜不開眼睛,
  暖化了冰層凍結的的夜夢
  慈愛地將沉睡的魚兒喚醒:
  
  “我的孩子呵,可還認識我?
  可還叫得出我的姓名?
  可還在尋找我命叩纳裰I?
  可仍然追求自由與光明?”
  
  魚兒聽到陽光的詢問,
  睜開了迷惘失神的眼睛,
  試著搖動麻木的尾翼,
  雙鰭不時拍拂著前胸:
  
  “自由的陽光,真實地告訴我,
  這可是希望的春天來臨?
  岸邊可放下難吃的魚餌?
  天空可已有歸雁的行蹤?”
  
  沉默呵,沉默,可怕的沉默,
  得不到一絲一毫的回聲。
  魚兒的心突然顫抖了,
  它聽到樹枝在嘶喊著苦痛。
  
  警覺催促它立即前行,
  但魚兒痴戀這一線光明,
  它還想借助這縷陽光,
  看清楚自己渺茫的前程……
  
  當魚兒完全失去了希望,
  才看清了身邊猙獰的網繩。
  “春天在哪兒呵,”它含著眼淚
  重又開始了冰層下的旅程。
  
  象漁夫咀嚼食品那樣,
  陽光撕破了貪婪的網繩。
  在煙絲騰起的雲霧之中,
  漁夫做著豐收的美夢。
  
  三
  
  蘇醒的春天終於盼來了,
  陽光的利劍顯示了威力,
  無情地割裂冰封的河面,
  冰塊在河床裡掙紮撞擊。
  
  冰層下睡了一年多的水蟒,
  剛露頭又趕緊縮回河底,
  榮稱為前線歌手的青蛙,
  也嚇得匆忙向四方逃匿。
  
  我的魚兒,我的魚兒呵,
  你在哪裡,你在哪裡?
  你盼了一冬,就是死了,
  也該浮上來你的屍體!
  
  真的,魚兒真的死了,
  眼睛象是冷漠的月亮,
  剛才微微翕動的鰓片,
  現在象平靜下去的波浪。
  
  是因為它還年輕,性格又倔強,
  它對於自由與陽光的熱切盼望,
  使得它不顧一切躍出了水面,
  但卻落在了終將消融的冰塊上。
  
  魚兒臨死前在冰塊上拼命地掙紮著
  太陽急忙在雲層後收起了光芒──
  是她不忍心看到她的孩子,
  年輕的魚兒竟是如此下場。
  
  魚兒卻充滿獻身的欲望:
  “太陽,我是你的兒子,
  快快抽出你的利劍啊,
  我願和冰塊一同消亡!”
  
  真的,魚兒真的死了,
  眼睛象是冷漠的月亮,
  剛才微微翕動的鰓片,
  現在象平靜下去的波浪。
  
  一張又一張新春的綠葉,
  無風自落,紛紛揚揚,
  和著淚滴一樣的細雨,
  把魚兒的屍體悄悄埋葬。
  
  是一堆鋒芒畢露的魚骨,
  還是堆豐富的精神礦藏,
  我的靈魂那綠色墳墓,
  可曾引人深思和遐想……
  
  當這冰塊已消亡,
  河水也不再動盪。
  竹叢裡蹦來青蛙,
  浮藻中又來遊出水蟒。
  
  水蟒吃飽了,靜靜聽著,
  青蛙動人的慰問演唱。
  水蟒同情地流出了眼淚,
  當青蛙唱到魚兒的死亡。
  
  
  
  --------------------------------------------------------------------------------
  
  在精神病院
  
  
  
  為寫詩我情願搜盡枯腸
  可喧鬧的病房怎苦思冥想
  開粗俗的玩笑,妙語如珠
  提起筆竟寫不出一句詩行
  
  有時止不住想發泄憤怒
  可那後果卻不堪設想……
  天呵,為何一次又一次地
  讓我在瘋人院消磨時光!
  
  當驚濤駭浪從心頭退去
  心底只剩下空曠與淒涼……
  怕別人看見噙淚的雙眼
  我低頭踱步 無事一樣
  
  1991年5月12日──21日
  
  
  
  ------------------------------------------------------------------------------心卻絲毫無損
  
  人們會問你到底是什麼
  是什麼都行但不是詩人
  只是那些不公正的年代裡
  一個無足輕重的犧牲品
  
  1986年
  精神病院
  
  
  
  --------------------------------------------------------------------------------
  
  向青春告別
  
  
  
  別了,青春
  那通宵達旦的狂飲
  
  如今打開泡藥材的酒瓶
  小心地斟滿八錢的酒盅
  然後一點一滴地品位著
  稍稍帶些苦味的人生
  
  別了,青春
  那爭論時噴吐的煙雲
  
  依然是一支接一支地點燃
  很快的度過漫長的一天
  不同在,願意守著片寧靜
  雖說,孤獨卻也輕鬆
  
  別了,青春
  那驕陽下、暴雨中的我們
  
  七分的聰明被用於圓滑的處世
  終於導致名利奸污了童貞
  掙到了舒適還覺得缺少了點什麼
  是因為喪失了靈魂,別了,青春。
  
  1989年
  
  
  
  --------------------------------------------------------------------------------
  
  人生舞台
  
  
  
  愁苦過早地把皺紋深刻在眼角
  可嘴邊還是那絲對人生的嘲笑
  好心的朋友用紙牌為我佔卜
  命呤且簧F酸,終生潦倒
  
  牆角那奶奶用過的柱棍
  已不耐煩地等著我的衰老
  該謝幕了,幾下疏落的掌聲
  象以往,無人喝彩叫好
  
  1989年2月24日
  
  
  
  --------------------------------------------------------------------------------
  
  你
  
  
  
  
  寂寞時你又一次
  闖入我的心靈
  
  我在心裡呼喚你的名字
  腦際不斷閃過你的身影
  因為你代表著我的青年時代
  那時會愛你愛得那樣深情
  
  之後,命呓o了你那麼多不公正
  可回首往事你卻談笑風聲
  
  寂寞時你又一次
  闖入我的心靈
  
  終於你走了過來步履輕盈
  老了些相貌穿著還那樣普通
  象一枝花期早已開過的玫瑰
  甚至仿佛連綠葉也已凋零
  
  面對未來人生嚴峻的提問
  你的回答始終是那樣真誠r
  
  寂寞時你又一次
  闖入我的心靈
  
  
  1991年
  第三福利院
  
  
  
  --------------------------------------------------------------------------------
  
  歸 宿
  
  
  
  由於創作生命的短促
  詩人的命呒獌措y卜
  為迎接靈感危機的挑戰
  我不怕有任何更高的代價付出
  
  優雅的舉止和貧寒的窘迫
  曾給了我不少難言的痛楚
  但終於我的詩行方陣的大軍
  跨越了精神死亡的峽谷
  
  埋葬弱者靈魂的墳墓
  絕對不是我的歸宿
  
  一片雜草叢生的荒園
  墳頭僅僅是幾丕黃土
  這就是我祖祖輩輩的陵園
  長年也無人看管守護
  
  活著的時候倍嘗艱辛
  就連死後也如此淒苦
  我激動地熱淚奪眶而出
  一陣風帶來奶奶的叮囑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
  孩子,這是你最後的歸宿。”
  
  1991年於第三福利院
  
  
  --------------------------------------------------------------------------------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我可真的不知道,
  為何偏愛冬夜中的寒風衰草,
  因為衰草可令人隨意踐踏,
  還是寒風能給人清醒的思考?
  
  隨意踱步能使人浮想聯翩,
  冬夜裡內心中跳躍著詩意的火苗,
  喧囂不安的白天得不到的東西,
  我要在冰冷的月波中細細尋找,
  
  我不知道,我可真的不知道,
  何時嘴角才有了得意的微笑──
  直到靈感化為動人的詩句,
  才感到已是寒氣逼人的拂曉……
  
  19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