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新闻信息» 中心新闻

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举办“训诂与义理——《庄子》研究例说”学术讲座

  2020年12月11日下午,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以下简称诗歌中心)有幸邀请了北京师范大学的于雪棠教授在文学院603会议室为我校师生带来了一场题为“训诂与义理——《庄子》研究例说”的精彩讲座。诗歌中心赵敏俐教授、雍繁星老师和部分研究生、本科生参加了本次讲座,讲座由诗歌中心的赵敏俐教授主持。

 

   

 

  讲座伊始,赵敏俐教授首先对于雪棠教授进行了介绍,肯定了于雪棠教授在《庄子》研究中做出的成就,并向她表示了热烈欢迎。随后,于雪棠教授对自己的研究情况进行了简单的介绍,并向大家说明本次讲座的内容是分享已经发表的三篇《庄子》论文,从词源学的角度切入,对《庄子》中关键的词义进行辨析,以辨析词义为基点去解决《庄子》中更深层次的相关问题。本次讲座的主要内容有三部分:

 

   

  第一部分内容从同源词的角度出发,对《庄子》中“寓言”的含义进行了考察,并得出寓言的含义有“大”、“似道之言”与“两行之言”这三种。“寓”的词源意义有大的意义。古音中“禺、愚”属同音部的字都有词源学上“大”的意义,将此意义放到《庄子》文本中考察,也符合其文本特点。“寓言”有与道相似的言论的意思,因为道家学派认为道是不可言说的,但又不得不说,所以不直接论道,而借外物来论道,无限接近道,而不是道本身。“两行之言”是指并行不悖,不执著于是非之争的言论,尊重差异性。这是庄子学派的重要方法,即辩证地看待问题。

   

  二是对“卮言”本义进行了词源学考释,兼谈《庄子》相关的言说方式和文体形态。于雪棠教授以王宁和黄易青老师的相关研究为基础,即从与“卮”同源的一组字中提炼出词源学的本义是“从主体上分出来”。放在《庄子》的文本中,也与对应的“天倪”(“倪”有分的意思)和“曼衍”(分出很多支流)词义相近。于雪棠教授认为“卮言”即“支言”,并非支离破碎之言,而是像树木一样不断分出枝丫的言说方式,形成散漫曲折的文体形态。这是《庄子》中从中心论点生发开去,不断生成支论点的言说方式。

   

  三是从儒道两种视角对《在宥》的阐释探究学派思想。于雪棠老师根据朱骏声的说法对“宥”进行了字义上的解释,并从庄子学派的文本特点出发对“宥”进行进一步的阐释,认为“宥”即容,让万物保持其本性与固有的品质。于雪棠教授还谈到,有些词义的解释虽然可以说通,但是如果放在老庄学派的思想体系中却是说不通的,因此在词义辨析中要注意结合文本的主旨,放到思想学派的主要特征中进行考察。而正因为词义辨析离不开对文本整体意旨的把握,不同的解读也就体现了不同的思想。从此出发,于雪棠教授从儒道两家视角解庄的不分明的界限中辨析出了三个问题。

   

  此外,于雪棠教授还论及在论文写作过程中的思辨逻辑问题:在进行词义的考辨时,一个词语经常包含多方面的意义,在分析文本时我们要对词语有可能的意思都进行考察,而且这些多方面的含义应该存在关联。而在做先秦文学方向的词语考证时,要有选择性地进行考证,尽量选择一些在解决了词的意义之后还能够继续探讨一些问题的关键性词语。

 

   

 

  赵敏俐教授对此次讲座内容进行了简短的总结,认为于教授的讲座内容也关注到了我们读书中可能会出现的一些问题,她的分析对我们学习《庄子》有很重大的意义。赵敏俐教授提到,从语言学的角度切入,进入到一个文学的层次中这样一个角度的确是一个研究的切入点,但同时还提醒我们,语言学不能代替文学和思想史的研究,在读书的时候,可以从语言学的角度入手,但同时一定要结合思想史和作品进行细致的解读。

   

  雍繁星老师也分享了自己的心得体会,同时对于老师从词源学进行研究的角度表示赞成,提醒同学们留意于老师指出的训诂与文本的贴合度这一点。

 

   

 

  最后,于雪棠教授回答了同学提出的选择材料的原则、阐释问题的程度、在出土文献中词源学解读方法的应用以及对“《周易》与庄子对比解读”这一题目有无更深入的理解这四个问题,针对选择材料的原则,于教授认为首先要用好工具书,其次就是对现成的解释的一个提炼和总结。针对阐释的程度,于教授则谈到这与我们讨论的问题相关,只要能够将问题说清楚就足够了。最后就是词源学解读方法的应用问题,于教授认为是可以做的,但同时也表示这个角度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如果行不通就放下,一个方法只能解决一部分问题,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而对于最后一个问题,于教授表示说现在没有,谈及当时的想法和结论,她认为也不一定站得住,但是《周易》和庄子确实是有关联的,只是非常隐蔽,很难发现。最后总结提示大家做论文的时候要敢想,从相同中找不同,从不同中找相同。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探讨交流,本次讲座在良好的氛围中结束,各位同学也纷纷表示从此次讲座中受益匪浅。(王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