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中心刊物» 新诗潮

新詩潮 第15期(增刊)

华工之歌

 

 

01

 

加拿大立國150周年華工英魂祭

陈良

 

《加拿大華僑移民史》(黎全恩,丁果,賈葆蘅著):“1881年到1884年的四年中,參加建築鐵路的華工總數超過17000名,其中有10000名直接來自中國。如果說,西部太平洋鐵路是維繫加拿大大一統的基礎,那麼,華人自豪地說,他們是修建這條鐵路的主力軍。”

 

落基山頭群峰立,萬丈懸崖連峭壁。

峰頂千年不化冰,崖底萬湍流水急。

蒼鷹欲渡不敢飛,猿猴縮首空哀啼。

峽谷深深古木平,荒野茫茫沙塵閉。

偶有鳥獸逡巡過,不見生人長此棲。

朝迎彩日散丹綺,暮守愁雲連青碧。

悠悠歲月流轉逝, 唯有山水長依依。

立國壯修大鐵路,綿延橫貫東與西。

見山須鑿穿山洞,逢水得架步雲梯。

山壑縱橫唯鳥道,重車鐵鏟安可倚。

必得萬千豪壯士,方能鑿出人間奇。

遙遙東方有古邑,地少人多難生計。

方愁屋漏怎安生,官府急將租稅逼。

海外來人招工匠,只需年壯能苦力。

速速招得萬千人,乘槎浮海向天際。

父母妻子遙相送,多掙錢米待歸期。

茫茫大海漂流苦,艙滿人患難吸氣。

數日不得一瓢飲,一飯一食難為繼。

每得傷病無人醫,洪波即把屍身棄。

待得碼頭上岸來,每每數人難餘一。

負鎬擔囊向山行,足履草屨衣裳蔽。

天寒地凍茅屋貧,艱難暫把身家寄。

夜深大獸吼聲長,日裏鹿羊留蹤跡。  

菲莎河谷峽谷深,最是崎嶇險峻地。

峭壁花崗岩石堅,崇崖一望深無底。

繩索捆綁坐吊籃,搖搖直下三千米。

手持鋼釺與鐵錘,錘錘硬將石崖劈。

虎口震裂鮮血流,鑿出炮眼裝火劑。

一聲炮炸天地崩,萬丈懸崖開縫隙。

有時炸藥忽然起,瞬間無處能躲避,

血肉模糊向天飛,肌膚寸寸難尋覓。

地劈山削頑石崩,亂簇如丘堆石礫。

一釺一鎬不停手,石堅如鐵難敲擊。

肩腫手破足流血,漸把石礫慢推移。

移至深峽填溝壑,崇岩高把石牆砌。

石牆做基枕木橫,雙軌平鋪貫千裏。

寂寞寒山汽笛鳴,築路號聲聲漸息。

從此天塹變通途,利國功勳無與匹。

血汗犧牲誰最多,唯我華工親兄弟。

豈料資方不念功,功成反把功臣棄。

不予盤纏歸故鄉,棄置荒郊如犬雞。

饑寒交迫無生路,輾轉溝壑委塵泥。

光陰荏苒百年過,細讀舊事長噓唏。

再踏荒塋尋骸骨,立碑哭把英魂祭。

一捧熱淚向長天,飛灑蒼山荒草濕。

 

 

 

 

02

 

加拿大建國150周年祭太平洋鐵路死難華工

南山

 

忆昔加人初立国,卑诗孤悬海之侧。

为有达人壮思飞,誓叫联邦生双翼。

十年成约通天路,加东加西不相违。

山河无阻春常在,铁马奔腾向翠微。

宏图待展路偏狭,忧心最是人力乏。

安得劳工万万千,一举功成千秋业。

时有满清固冥顽,锁国愚民更闭关。

芸芸数亿不知恤,八荒流离度时艰。

海上强梁献奇策,为语蓬莱颇好客。

可怜东南沿海人,身当乱世命谁惜。

当时匆匆别父母,别去谁知海天隔!

海水横流天不仁,生民卑微贱如尘。

家贫但求能苟且,何堪一纸鬻此身。

登船回首襟泪湿,重洋远渡去何急。

漫言北美新世界,几人有命到此邑。

黑风吹海浪似山,鱼龙世界岂等闲。

上有风雨雷电交相至,下有暗礁流沙隐回环。

颠沛瘟疫生饥寒,忽而更作鲸鲨餐。

一朝登岸赴穷边,计有华工万二千。

五丁开险功居首,地崩山摧舍命前。

菲沙河谷六十哩,刀削万仞俯深渊。

极天崖壁云黯淡,激流飞溅水倒悬。

长绳直下三万丈,风吹白雨若飞烟。

百击千锤鬼神泣,九霄响彻羲和鞭。

落基山中多横死,始为铁道乱山相勾联。

迢迢枕木皆染血,直是冤魂终古恨绵绵!

千山红叶万年桥,凭窗美景佐笙箫。

多少村边望夫石,至今犹对海门潮。

青山长埋白骨乱,勋业未尽公道看。

百年谁为赋招魂,天作寒冰吹不散。

 

 

 

 

03

 

水調歌頭·加拿大建國150周年華工英魂祭

冯玉

 

哀壑驚千尺,古雪歎蒼茫。

落基山脈天塹,寒木蔽天光。

築路東西通貫,征得華工過萬,

勤力世無雙。

一別家山後,萬苦抵加邦。

 

攀絕壁,鑿隧道,建橋樑。

血凝肉鑄,寸寸路軌浸悲愴。

裏邑情親夢老,異域蟲沙骨槁。

回首淚千行。

碑立載功績,青史永流芳。

 

 

 

 

04 

七律 華工英魂祭

——獻給加拿大立國150周年

 

花漵弄箏

 

 

亂石巉岩聳碧霄,鳥飛不到洛山遙。

 

華工血鑄菲沙路,百歲魂歸故國僑。

 

芳草心傷猶自綠,春閨夢斷奈何橋。

 

江山無限空相望,唯見雲天一片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