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中心刊物» 新诗潮

新詩潮 第20期

.

菲沙河组诗/陈良

 

菲沙河發源於洛基山脈的羅伯遜山(Mt Robson)腳下。向西北流到BC省北部重鎮喬治王子城(Prince Jeogde)。然後掉頭南下,直到合浦鎮(Hope)。再向西進入菲沙河下游平原,最後在列治文市西端分成南北兩支,匯入喬治海灣。全長1375公里,是加拿大BC省的母親河。

 

 

 

-河之源-

 

皚皚千山雪,巍巍萬仞山。

磊磊澗中石,涓涓細水潺。

涓水匯清流,蜿蜒峽穀間。

盈科不停步,奔越下寒關。

時有峰回處,水轉出清灣。

綠樹明幽境,雲影映青顏。

山風忽遠近,鱗光漾波環。

遊魚頻戲水,悠悠安且閑。

青山留不住,拜別赴長灘。

天涯從此去,萬古不回還。

 

-河之湍-

菲沙河最湍急之處名地獄門。

 

山高蔽日月,過午即已昏。

林暗遮鳥道,岩峭見鹿痕。

高瀑自天來,白練垂帝閽。

飄搖三萬尺,落地生雲塵。

斷壁直如削,天神運斧斤。

直下一千丈,俯視驚鬼魂。

緃崖相對立,隔岸僅十尋。

森森人見畏,恍如地獄門。

江流行至此,豕突而狼奔。

激岸聲如吼,震耳失聽聞。

旋流轉石壑,狂蕩急如噴。

浩浩穿峽去,虎勢山河吞。

攀崖懸絕壁,釺錘鑿石根。

炮炸石崖裂,人亦隕其身。

騰空出天路,長車任逡巡。

根根枕木下,長埋築路人。

築路人何自,華夏之子孫。

念此長涕淚,悲壯滿昆侖。

 

-河之畔-

菲沙河下游平原,綠野平疇,屋宇縱橫,宛如中國江南水鄉,世外桃源。

 

水出合浦灣,平流直向西。

青蕪連岸闊,高樹接雲齊。

水落沙洲淺,渚白鳥飛低。

山花招鹿近,彩蝶逐風迷。

田疇達岸柳,溝瀆接荒堤。

坡旁野草綠,樹底牛羊棲。

春深花方豔,夏暑盛蒼莓。

秋至鮭魚美,冬來雪紛飛。

星轉日月移,去者長如斯。

人自常樂樂,水自長漪漪。

或問此何地,不言我自知。

漁人迷洞口,而我入清溪。

訪得桃源人,渾著秦前衣。

敬我清醇酒,更宰豚與雞。

弦歌美不盡,醉眼相扶歸。

 

-河之殤-

菲沙河中產鮭魚,俗名三文魚。鮭魚生於山谷溪流,約一年後入海環遊,四年返回舊地,產子而後死亡,其壯烈令人歎息。

 

菲沙河之波,千裏浩湯湯。

本自雪山來,歷險出崇岡。

澤沃連天野,漿灌萬頃糧。

終別青山去,西海入蒼茫。

水中有鮭魚,生於清溪旁。

棲身卵石下,嬉戲小河床。

自幼練筋骨,騰越習飛揚。

少懷淩雲志,巡遊縱八方。

一日初長成,未及半尺長。

胸中滿豪氣,振鰭欲高翔。

離家入川流,綠水鼓波浪。

群邀蒼海去,踏浪恣汪洋。

北行過冰海,冰水透骨涼。

窺得冰層美,遙映北極光。

長波赴東海,東海有異鄉。

黃河水活活,流淌煥文章。

又驅南海去,終日伴驕陽。

五色珊瑚豔,如著彩衣裳。

蒼海多險惡,鯨鯊巨且狂。

吞為腹中食,作餌充饑腸。

歷盡萬般險,足遍海之疆。

攜手同行者,十死九已亡。

忽念遠行久,思歸返故鄉。

故鄉水甜美,故鄉草芬芳。

歸來菲沙河,綠波蕩悠揚。

脫去長征袍,沐浴著新裝。

尋那舊時巢,騰越上河梁。

不顧湍流急,不怯石成行。

百折不回頭,血濺體鱗傷。

飛過龍門去,覓得舊河塘。

奄奄餘一息,產子卵石旁。

產後身死去,歸魄向蒼黃。

念此長歎息,魚兒亦自強。

贊爾吟悲句,清溪醉流觴。

 

能遲軒集句 詞五首

 

澳门大学 濠上词隐 施議对

 

-賀新郎-

第三屆毛澤東詩詞國際學術研討會丁亥秋井岡山召開集句以賀

 

風景這邊好。踏層峰、蔥蘢躍上,把春來報。九派雲橫浮黃鶴,獨有英雄虎豹。彈痕遍,蓬間嚇倒。飛起玉龍三百萬,演兵場、霜月長空叫。槍五尺,曙光照。

人生易老天難老。暫徘徊、碑前五井,工農旗號。猶記當時烽火裏,亭閣樓台多了。鶯燕舞,新顔舊貌。最喜詩人高唱至,到中流、擊水恰年少。重比翼,迎春到。

 

-金縷曲二首-

沈祖棻先生百年誕辰紀念

 

生小江南住。慣清遊、新妝人試,繁花礙路。淺草茸茸遠天接,重到此情偏苦。迷舊徑,暫棲無處。笳鼓關山笙歌咽,理歡娛、夢裏都非故。思量後,總休訴。

重帷病起開尊俎。喚鄉愁、乾坤灑淚,茫茫四顧。映雪憑霜羅袖薄,猶有蠹書堪賭。殘數卷,笑邀閒鷺。莫說承平年少事,雨連宵、何日香車遇。堆苜蓿,作羈旅。

 

芳草年年記。有斜陽、江山依舊,征車何繫。塵涴羅衣難頻換,多少天涯愁思。春不駐,銅仙鉛淚。玉笛誰家黃昏怨,映眉顰、前度瑤箋字。百感並,一抔祭。

釅茶淡酒都無味。自沉吟、香殘老桂,碧梧葉墜。頽日忍看西傾漸,珍重題紅羞寄。渾未信,浮雲世事。風雨幾番清明過,晚傳經、短夢留詩史。回首望,雪初霽。

 

-賀新郎-

李維嘉詞丈刊行《冰絃集》正集及續編,謹集句以賀並呈郢正

 

白首烽煙侶。挽狂瀾、大荒鷹落,秣陵鼙鼓。舊夢恩仇生日夜,鄂楚雲鄉回顧。客館雨,長宵終曙。子弟少年江湖老,剩冰絃、不慣傷春暮。身百劫,情一縷。

籬邊遙喚催歸去。記殷殷、芳塵十里,霜侵碧樹。人遠紅岩孤燈隱,盡是相逢鷗鷺。君與我,天涯何處。小院芙蓉秋蕭瑟,對寒星、奇句盤空古。吟自在,九州土。

 

-賀新郎-

葉嘉瑩教授八十華誕集句誌慶 

                                                             

我已飄零慣。賦歸來、一朝天外,陰晴歷遍。百尺游絲空際舞,仿佛神山如見。算淨植,西池露滿。冰雪劫餘生意在,沐春風、難忘芳菲願。明月下,古今嘆。

 

樊城地氣應偏暖。酒盃深、隔簾依約,柳搖金線。縱改鬢華心未改,九萬鵬飛高遠。獨憑欄,白雲舒卷。百歲樹人功不朽,祝長年、瓊苑今開宴。懷錦瑟,集群彥。

 

 

霜扣兒詩歌十首

 

霜扣兒,黑龍江人,中國詩歌學會會員,《關東詩人》副主編。中詩網簽約作家。巴渝文化網簽約詩人,中國詩歌流派好詩榜上榜詩人。2016年中國觀網最受歡迎東北女詩人。多次在全國現代詩徵文中獲獎。作品被國內外多家電臺朗誦及各種平臺轉載.。及收入各種重要年鑒。著有霜扣兒作品集——詩集《你看那落日》、《我們都將重逢在遺忘的路上》,散文詩集《虐心時在天堂》。

 

《退一步》

 

索取之意已經單細

在曠野舉燈的手

已無謂冰雪

 

有些路因為太遠,而叫做歧途

有些人因為太慢,而化做烏有

 

《碎片》

 

舊桌面沒有斷裂

它被幹花陪了那麼久

 

一塊手絹,現在叫抹布

黃昏擦啊擦

碎屑堆出一雙腳

 

它的主人

是間隔了一生的旅途

 

我怎麼能忍住,不哭呢》

 

那些年父母身體健康

為了我們回家過年

他們從柴門跑出來

從院子跑出來

從廚房跑出來

從夢裏跑出來

 

現在父母行動遲緩

我們回家過年

他們只能從眼神裏跑出來

從聲音裏跑出來

從依在門框的身影裏

跑出來

 

一年又一年

最好的年都被父母跑遠了

我怎麼能忍住

不哭呢

 

《風雪夜歸人》

 

過年的時候

鐘聲會停一會兒

鐘聲把十二月末放在我肩上

 

我不得不坐下

在積木的身體裏尋找空隙

——奔跑的路都軟了

我知道它們想從眼睛裏流出去

 

是啊,我的歲月,別人的塵埃

彼此輕輕拿下來

彼此像風雪那麼快

那麼深

 

《戀曲》

 

薄雲不要散

在冬雪加厚的夜晚

 

足跡從山裏排出來

星光若隱若現

浮在中途的羽毛

不知是誰夢裏的歌謠

 

在白雪的白上,在星光的光上

心上的語言想動起來

一個長夜想翻身

一個沒有主題的詩歌

想回到家鄉

 

有人在窗前吹雪

有人在寂寞

 

《小團圓》

 

月色垂。三個字很美

格子窗外

青樟樹影子如流水

 

後來,月色垂

有人想講話

有人欲睡。月色穿過青樟

格子窗很美

 

後來人間沒有距離

腳印踩清水

後來他們互為墳墓,雛菊

互為意義,滋味。互為有去無回

 

《沒有一次回憶不是萎縮的花朵》

 

天空昏黃,我衣已舊

這一年走在從前

 

不成片的餘暉,不成祝福

心在指縫上打啞謎

多出的答案初春般凜然

 

也或橋頭更直。北方尚未落雨

雲朵奔跑,把風搖響

 

沒有一次回憶不是萎縮的花朵

放大漩思,沒有一朵

不是無家的雪

 

《突然》

 

蒹葭消失。鷗鷺在空中漫步

沒有詩也沒有海洋

 

視線是盡處。遍地桃花葉

白雲不追蒼狗

 

剩下一個竹哨,但不再吹響

不知那是誰的骨頭

 

四十年後我被夢到

天意茫茫,碎在細小的玻璃上

 

《無言》

 

暗夜難斷

我的臉是夢的臉

 

傾聽死在句號中

颳風的窗外,誰走出了雪海

 

徒留一種假設

群山以鳥巢打開鎖孔

鑽如我心,暗然的水聲

 

落下去,一柱香早已燃盡

我唯一的月亮

現在彎著腰

 

《深色》

 

你的來路趟過落花,小小的

它有存活下來的柔軟

在我今日腰肢

 

意象充滿雪色,何時說,何時身不由己

斜陽打著斜,在住不了人的地方

浸出灰色的血

 

風遇到斷崖

讀心的人在遙遠的路上

屠身為琥珀,既裸露,又深不可測

 

而山嵐不停,搖得萬籟俱靜

多年未見的愛情

尤風花般在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