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中心刊物» 新诗潮

新诗潮第21期:孙晓娅诗歌专辑

 

孙晓娅诗歌专辑

 

 

孫曉婭,女,文學博士,教授,長城學者。現任首都師範大學中國詩歌研究中心副主任,碩士生導師,《中國詩歌研究動態》執行主編。出版學術專著《跋涉的夢遊者——牛漢詩歌研究》、《讀懂徐志摩》、《新世紀詩歌現場研究》。編撰《中國新詩研究論文索引(2000-2009)》、《彼岸之觀——跨語際詩歌交流》,主編《中國新詩百年大典》(第7卷)、《新世紀十年散文詩選》、《牛漢的詩》等。曾在《新華文摘》、《文藝研究》、《人民日報》、《光明日報》、《中國現代文學研究叢刊》、《當代作家評論》、《文藝爭鳴》《詩刊》等刊物上發表論文數十篇。詩作在《詩歌月刊》、《詩探索》、《星河》、《乾坤詩刊》(臺灣)《延河》、《山東文學》、《天津詩人》、《星星》、《泰山》、《新詩潮》、《湖州晚報》等文學期刊和報紙上發表。詩作被翻譯成英文和克羅地亞語。多次主持詩歌討論會、朗誦會和國際交流活動。

 

 

落日與村莊

——高鐵京滬線過泰安有感

 

落日喚醒炊煙

大地停止了喧鬧

暮藹中

翻騰的往事被擱置在泥土裏

 

樹林遮罩了曠野與記憶

殷紅點染麥穂,無明和嫋嫋的憂傷

 

時間是一道金光

從遠古穿行未來

遠處傲立的岱頂

正遙想千年前靈山的夢

 

2014年 天降日

 

擊掌曼德拉

——開普敦俯瞰羅本島有感

 

多麼遼遠的海域

你卻只有4,5平方米的領地

浪花翻滾著憂患迎擊堤岸

疼痛是肉體摔打礁石

盤錯在歷史上的烙印

 

潮漲潮汐分隔了種族的色彩

你的靈魂從青芒時節就被肆虐地沖刷

從教堂、學校到街頭和監獄

兩洋交匯之上驕陽的烤炙

煆造你赤子情懷

多麼焦渴的撕裂

福音沒有 哀歌亦無人彈起

就這樣

你沉靜在孤島上思考了18年

 

陽光不屬於你

海風不屬於你

自由更不屬於你

27年,時針漫長成僵硬

以黑人拉著白人馬車的速度行走

從17世紀卑屈至20世紀末

 

胸懷四大洲的廣闊和蘊積

每一天都將蔚藍貼服在心靈的底層

你常常獨自騰空而出

站在人民和破陋的鐵皮屋之愛裏

鮮血凝固並渲染了褚紅色的非洲殖民土地

 

見或不見

毗鄰生命門檻的海岸線

正默默延伸著沙灘上的鷗群

它們隨時等待振翅飛揚

每當漆黑降臨

自由的哨歌

集結於你螢火不息的呼應

奏響獨立而又統一的

七個音符

 

而你

始終在擁抱

擁抱滿是歧視、血腥、暴亂、不平等的

世界 給它以長者之愛

以平等和文明的濟世規約

 

2014年10月21日

 

 

克羅地亞樺樹林

 

後來

她會透過樺樹林和他交談

只有他聽得到飄揚萬裏的聲音

 

陰霾的硝煙覆壓在蔥蘢茁壯的樹木上方

偶爾有熟悉的戰友醒來

和立於墓碑前的他笑一笑

或吸一口二十年前炮聲轟鳴的煙

 

很多戰友都躺在這片鬆軟的土層下麵

肥沃的棉被擋住外面的風寒

親友的眼淚與無法抹掉的記憶

碎片是夜裏發亮的光

暖著身心和遊蕩的靈魂

 

他來到這裏只為靜穆

拉著她的手

當時沾著雨水和清香的松枝

注意到他的心緒

同行者在不遠處

捕捉美、植物的觸覺和異國的詩篇

她任由那只手牢牢地握住

瞬間通達埋藏了二十年的悲痛和記憶

 

聽他與他們交談吧

兩重生命的匯合

那是各種樹枝碰撞

天空搖落雨後的聲音

 

那次戰役只有一個人活下來

他繞道帶她們經過此地

陽光進入黑洞與哀默

映落在臉頰、身影、玻璃碑文上

囈語隨風而述

沉默雕塑經久的凝固

 

短暫的一天

克羅地亞的

十六湖

 

2012年3月23日

 

 

益西卓瑪從陽光中走來

               

陽光帶著風

推開房門

被酥油茶熏洗後的煩惱

留下一團輪回的青稞

 

等待明年

發出小撮智慧的芽

那時你會看見

益西卓瑪從明媚的光影裏

捧著歃血的容器

 

多少世其實都是一天

光綻放在

幻象生滅的瞬間

 

益西卓瑪

留住了風

暖陽

和融化光陰的雪山

 

跟隨她的呼吸

傾聽雪白滴答甘露

啜飲在心上

 

 

夜的等待

——夜宿廊坊艾力楓舍

                            

沒有非想 非非想

這樣就可以嗅出

泥土與夜空交合的清新

草牆外,布穀鳥

正投入地和空曠交談

 

所有的夏蟲屏住氣息

聽它訴說這些年

奔走者來來往往的故事

躑躅夜的暗處

聽樹葉和靈魂相擁

只有你

一個園裏只有你

在等待遠方的召喚

 

無異一只蝶

破繭而出

從百里外的鬧市 

駕一朵海螺雲

奔赴這陌生的居所

笑容被醃制後

就是流雲藏身燈影

你那時的模樣

  

 2012年5月17日

 

 

童話城堡

                             

時光是指尖上的沙

輕輕散落在歲月風塵裏

 

我和你曾經堆砌的城堡

如今注滿沙礫、海螺和月光

 

幸福依舊藏在枕邊

天空始終為大地鋪展畫廊

 

 

岩石的背影

——致B.D

 

單面山被時光刀切割

嶙峋露出犀利的眼睛

我恍忽看到賀蘭山岩畫上的太陽神

它們跳躍,凝固住海浪年邁的灼痛

 

不遠處,礁石拍打經年流走的足音

海豚出沒於傳說的視域

你靜靜地佇立

塗畫藍房子、實心圓和線描的陡壁

走吧,歲月倒映成鏡

海面上烏雲覆壓

 

遼遠在歷史的縱深處

隱沒

雲霧只記得蒼白的瞬息

遊移

這時,耳畔響起太平洋雄渾的回音:

我—不—相—信!

 

透過鏡頭看你的背影

我想起珂勒惠支的版畫

黑是底色

刀風蒼勁

沉默是無聲地呐喊

疼痛中浸透著慈和

你立在蒼穹之下

瞭望命運的浪跡

 

 

“你就在風的靈魂裏

風吹過滿聚海浪的地方

學習對時間凝守”

抵阿抗或回歸

顯得那麼遙遠

今天,太平洋之上

我們只是花蓮中的幾粒浮塵

我,只記下你岩石般的側立

還有時間的玫瑰

 

2015.10.26 臺灣花蓮石梯屏

 

 

地心之眼

——觀大風洞時下感懷

 

 

一種寬厚,在波瀾的底層注滿

一頃沉默,雕塑滄海不易的恒順

一道傷口,托起地心的焦裂

一段峽隙,延伸隱蔽的激情

 

你看

戰爭與和平經暗河沖刷

溝壑裏石花綻放

真理與事實被水滴石穿

歲月中千帆穿行

 

幽暗時等待繁花

混沌中凝結冰點

地表之上

有誰在播撒人類初心的溫暖

 

觸摸岩壁進行時的異化

聽滄海馳隙和嘶鳴

莫若將一枚良知投向洞口

等待它擊落真相的回音

 

2016,5,11貴州綏陽

 

 

 

梅爾的雙河客棧(詩二首)

       

在這裏

 

在這裏

你能夠擊落星星

從它的莖上

從它的根須開始

 

在這裏

你可以邂逅天使

邀上蟲鳴 蛙吟

與甘泉和月輝

暢飲,沉醉時

看她緩緩飛天的笨拙

 

在這裏

藍色四溢

綠色跳躍

心散漫成七巧板

安放山川之上

忽略黎明的叫早

 

在這裏

我是一株霍麻  龍膽草 

等待開放的決明子 馬蘭 金銀花

或紮根地表的水稗  葎草 馬唐

 

 在這裏

可以用泥胡菜為城市清熱消腫

用龍葵溶解它的冷漠

 

推開窗

      

推開窗

遠山與遊雲繞絮往事

溪水與壁崖刻寫經年

 

推開窗

小雀啼唱苗民的山歌

翠蝶閃動雙河的童年

 

推開窗

光芒坦承了

木屋和泥土的相思

蔚藍洗染著

塵世與無名的虛幻

 

推開窗

翠竹排書詩林

濃蔭鋪展畫版

 

推開窗

晨曦迢遙

我從遠古中來          

 

2016,5,12貴州綏陽

 

 

心靈的池塘

 

池塘

承納星星的夢想

交出天空的約束

 

心靈

滋生風的自由

任思想萌生

 

井中墜下深沉的詞

水,描述世界初始的模樣

 

 2016,5,26 北京

 

 

北方以北    

 

空曠在漠河身外流淌

一雙雙棕皮眼睛注目著我的家鄉

 

極光是野蝴蝶畢生的幻想

它們不舍晝夜地飛翔

 

北方以北

白雲復活了黑土的翅膀

被大火焚燒的枯木

斜躺在青荇水中央

 

左岸是極晝,右岸是邊關

北方以北

大興安嶺的魂魄在北中國上空傳蕩

2016,7,8 黑龍江漠河

 

卡倫小鎮

     

車過卡倫小鎮指示牌時

導遊指著前方山荊子林說:

那兒就是曾經的卡倫小鎮

 

我們止住交談

靜靜地來到緩緩南下的江邊

“一百多年前這裏被沙俄血染成河

整座鎮子一夜間空了”

 

是的,僅僅為了紀念

今天依舊稱它卡倫小鎮

 

歷史的悲慘與繁鬧

需要我們站在江邊

想像

如同我必須將太陽的光環

擬想為極光

2016,7,9黑龍江漠河

 

 

蕭索紅彬淚 清淒樟松怨

——悼念蕭紅

        

哈爾濱中央大街一處老式門牌上

端刻著“蕭紅曾在此居住”

索菲亞大教堂裏

懸掛著二蕭舊照:“浪漫而艱辛”

蕭紅的客居鐫入城市的殖民片影

而她卻孤寂在南方“銀河”口岸

 

乘火車來到這裏

一路惦念蕭紅的遊魂

該怎樣覓返故里

這漫漫漫漫的鐵軌

是城市童年斷斷續續的記憶

房頂竄出枝草的舊宅

是多劫才女回訪的憑依

 

如今這座城市不再

那麼冰天雪地

馬迭爾酒店也幾翻裝新

那紛紛嚷嚷的蕭紅熱

會給生前寒冷的她帶去溫暖嗎?

憑弔中我總想起兩個寒骨嬰孩

離開蕭紅時未及滿月

2016,7,11 哈爾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