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中心刊物» 新诗潮

新詩潮 第23期

非馬詩15首

 

非马,原名马为义,英文名William Marr1936年生于台湾台中市,在原籍广东潮阳度过童年。威斯康辛大学核工博士,在美国从事能源及环境系统研究工作多年。曾任美国伊利诺州诗人协会会长。著有中英文诗集23种,包括年前在巴黎出版的汉法双语诗集《你我之歌》及汉英法三语诗集《芝加哥小夜曲》。他的诗作和翻译曾多次得奖。诗作被译成十多种文字并被收入百多种选集和台湾、大陆、英国及德国的教科书。另外他还出版了三本散文集及几本译著,主编了几本台湾及中国现代诗选,对早期两岸三地诗坛的沟通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在美国,他的双语诗创作也赢得了众多的读者与高度的赞誉。一位美国评论家曾把他列入包括桑德堡与爱德加等名家在内的芝加哥十位值得收藏的诗人之一。他的词条被收入《國際詩人名錄及百科全書》《國際作者及作家名錄》《國際詩人名錄》及《21世紀名人錄》等。非马近年并从事绘画与雕塑,在美国及中国举办了多次个展与合展。他自己营建的个人网站《非马艺术世界》(http://feima.yidian.org/bmz.htm)展出了他的每月双语一诗丶各个年代的中英文诗选丶翻译丶散文丶诗话丶访问丶评论以及绘画雕塑等作品资料。现居美国芝加哥。

 

醉汉

 

把短短的直巷

走成一条

曲折

回荡的

万里愁肠

 

左一脚

十年

右一脚

十年

母亲啊

我正努力

向您

 

 

 

共伞

 

共用一把伞

才发觉彼此的差距

 

但这样我俯身吻你

因你努力踮起脚尖

而倍感欣喜

 

鸟·鸟笼·天空

 

1

打开

鸟笼的

让鸟飞

 

 

把自由

还给

 

2

打开

鸟笼的

让鸟飞

 

 

把自由

还给

 

3

打开鸟笼的

让鸟自由飞

又飞

 

鸟笼

从此成了

天空      

 

秋窗

 

进入中年的妻

这些日子

总爱站在窗前梳妆

有如它是一面镜子

 

洗尽铅华的脸

淡云薄施

却雍容大方

如镜中

成熟的风景

 

 

电视

 

一个手指头

轻轻便能关掉的

世界

 

却关不掉

 

逐渐暗淡的荧光幕上

一粒仇恨的火种

骤然引发

熊熊的战火

燃过中东

燃过越南

燃过每一张

焦灼的脸

 

 

罗湖车站

──返乡组曲之八

 

我知道

那不是我的母亲

我的母亲

她老人家在澄海城

十个钟头前我同她含泪道别

但这手挽包袱的老太太

像极了我的母亲

 

我知道

那不是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

他老人家在台北市

这两天我要去探望他

但这拄着拐杖的老先生

像极了我的父亲

 

他们在月台上相遇

彼此看了一眼

果然并不相识

 

离别了三十多年

我的母亲手挽包袱

在月台上遇到

拄着拐杖的我的父亲

彼此看了一眼

可怜竟相见不相识

 

 

流浪者

 

握紧拳头猛对自己鼻梁一击

便有了满天的繁星

 

甚至对这样升起来的灿烂夜空

他也已感到厌倦

 

 

黄河

 

1

 

一个苦难

两个苦难

百十个苦难

亿万个苦难

一古脑儿倾入

这古老的河

 

让它浑浊

让它氾滥

让它在午夜与黎明间

辽阔的枕面版图上

改道又改道

改道又改道

 

 

2

 

挟泥沙而来的

滚滚浊流

你会找到

地理书上说

青海巴颜喀喇山

 

但根据历史书上

血迹斑斑的记载

这千年难得一清的河

其实源自

亿万个

苦难泛滥

人类深沉的

眼穴

 

 

 

国殇日

 

在阿灵顿国家公墓

他们用隆重的军礼

安葬自越战归来

这位无名的兵士

 

但我们将如何安葬

那千千万万

在战争里消逝

却拒绝从亲人的心中

永远死去的名字

 

 

越战纪念碑

 

一截大理石墙

二十六个字母

便把这麽多年青的名字

嵌入历史

 

万人冢中

一个踽踽独行的老妪

终於找到了

她的爱子

此刻她正紧闭双眼

用颤悠悠的手指

沿着他冰冷的额头

找那致命的伤口

 

黄山挑夫

 

每一步

都使整座黄山

哗哗倾侧晃动

 

侧身站在陡峭的石级边沿

我们让他们粗重的担子

以及呼吸

缓缓擦脸而过

然後听被压弯了的脚干

向更深更陡的山中

一路摇响过去

 

苦力

苦哩

 

苦力

苦哩

 

苦力

苦哩…

 

 

 

马年

 

任尘沙滚滚

强劲的

马蹄

永远迈在

前头

 

一个马年

总要扎扎实实

踹它

三百六十五个

笃笃

 

 

囚狮

 

把目光从遥远的绿梦收回

才惊觉

参天的原始林已枯萎

成一排森严的铁栏

 

虚张的大口

再也呼不出

横扫原野的千军万马

除了喉间

喀喀的几声

闷雷

 

 

皮萨斜塔

  

一下游览车我们便看出了局势

同大地较劲

天空显然已渐居下风

 

为了让这精彩绝伦的竞赛

能够永远继续下去

我们纷纷选取

各种有利的角度

在镜头前作出

努力托塔的姿势

 

当地的导游却气急败坏地大叫

别太用力

这是一棵

不能倒塌更不能扶正的

摇钱树

 

 

我为什么写诗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写诗

只知道写诗使我富裕

享有── 不是占有──

整个

没有通货

却不断膨胀的宇宙

 

天空上──

飘逸恬静的白云

轻盈欢叫的云雀

低吟的清风

温柔的月亮与数不胜数的星星

 

大地上──

高山小丘平原沟壑

葱葱郁郁

大海小溪湖泊池塘

淙淙涓涓

灿烂盛开的花朵

摇曳生姿的绿叶

小孩纯真的笑声

小猫小狗小鸡小鸭小鸟的蹦跳与鸣叫

都是我生命的财富

 

当然还有

狰狞的黑云

霸道的老鹰

咆哮的狂风暴雨

默默凋谢的花朵

隆隆的炮声

凄厉的哭声与嚎叫

这些使生命更立体更真实的

阴影

丰富了诗

也坚定了我

 

其实不是我在写诗

是诗在写我

 

 

 

 

曹琳詩詞10首

 

 

曹琳,女,山東菏澤人。網名幼瞻,別署絶塵軒。乾社、旋梯詩社社員。湘潭大學2015級本科在讀。

 

傍晚

 

過隙松聲短,迎風石影長。

枯蟬飄落木,花色映圍墻。

坐地雲俱暗,吟詩日漸涼。

不能持火燭,為借月華光。

 

校園獨行口占

 

落盡櫻花春滿頭,故人遺夢古湘州。

東風何意吹寒笛,輾轉餘音又到愁。

 

雨夜為泉山賦幷懷迎旭軒

 

諸公奔海一何急,焉有諸公我未還。

守霧曾經為隱豹,穿雲始道是泉山。

信分平陸江湖繞,亦作高風細雨閑。

若盡人間迎旭事,幾回詩酒不相關。

 

返湘途中

 

此宵難寐共誰談。盛世元來百不堪。

二載風塵侵素月,一車殘夢入寒嵐。

漸看鐵軌俱朝北,漫聽鄉音各向南。

臥地有人驚甚事,且鳴長笛意方酣。

 

三月十七晨醒作

 

比來天氣半陰晴,嶺上浮雲已幾更。

芍藥枝頭春欲曉,畫眉亭下水初平。

忍看長者能忘我,笑對嚚人可外生。

一盞新醪悲故事,閉門讀盡謝宣城。

 

十九歲自壽

 

幾千弱水問漂泊,一十九年慚昔人。

極夜蚊蟲欺入夢,三春哀樂聚於身。

星辰黯淡江河老,詩酒荒蕪景色新。

劫後重生兄弟在,從今毋許念前塵。

 

鷓鴣天· 深夜小雨轉大雨驚醒已春分日用周驥子韻

 

殘夜驚雷一枕涼。

春風每誤四時光。

無心能共花期久,

有夢曾同歲月長。

 

憑淡漠,任疏狂。

此情擬計可深藏。

層雲已作連綿雨,

依舊何人詠夕陽。

 

城頭月·記夜遊新河公園暴雨忽至

 

新河舊月霓虹舞。

月落無人數。

橋上花魂,亭簷鳥夢,各向眉間去。

 

憶君時候傾盆雨。

有恨幾瓢取。

要問行雲,晴川入海,能記前緣否。

 

 

點絳唇·寄友人黎桐

 

笑他東風,由松成泥山中佇。筍澆溪咀,新事都傾汝。

我二三年,似朵雲來去。分盞與,謝郎休拒,畢竟從孤旅。

 

滿庭芳· 丁酉年元日夜

 

北院桃枝,東風消息,紛紛亂雪中過。

香開浮蟻,疊疊勝春波。

窗上瓊枝悄綴,小爐火,窗外笙歌。

想前歲,雲愁雨恨 ,殘夜較詩多。

 

枕邊眞久味,秋時玉錦,夏日干戈。

祇今有、夢中掩月之蛾。

我意應誰共説,不堪是,歲月蹉跎。

桃花在、三生池裏,笑過客看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