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中心刊物» 新诗潮

《新诗潮》第29期

 

葉虻詩一組

作者簡介:葉虻,北京人,冶金機械學士,工商管理碩士,曾供職於四通集團,現旅居加拿大,詩歌和散文散見《南方文學》《貴陽晚報》《東方文學》《詩歌報週刊》,《蒙特利爾華人報》《中華導報》,美國《清風文萃》《佛州經濟導報》,臺灣《南華報》等報紙和雜誌期刊,詩歌作品曾多次獲得網路文學優秀獎,併入選《中國網路詩歌年鑒》

 

1《還俗》

 

想一想你還是在我的腦海

不敢膽大妄為地驚動你

不敢像吊蘭那樣低垂

這一刻我是盆栽的   露骨的

妄念像我懷中的幼獸

體毛鬆軟  喉管裏有暗疾  睡態危機四伏

 

幻多麼像稻殼裏的睡眠

生就粉身碎骨的薄命

無端那麼多的念  香柱裏的灰

在光的上面一點點坍塌   一點點寸斷

 

我虛構  我是我腳下的螻蟻

我一步一步地踏出我的疼

踏出我腦海裏  那些渺小的不幸

回到塵世的那一刻  肉身難辨

我未曾有過一切

但我未必   不曾有過你

 

 

2《我安靜地看著你》

 

我安靜地看著你

仿佛你一直出現

從沒有離開片刻

但願每一個清晨

我都會把目光遞給你

每一個夜晚   你都會把你

和我的目光   一起交還

 

我不關注這個世界

我把關注當作一種信仰

此刻  我只把它呈現給你

這個世界如此的安靜

我關上了所有的門

世界也把我關上

我打開所有的門

所有的門內都是你

 

我安靜地看著你

從日落到晨昏

直到把你看成真實的你

世界是虛擬  生活是虛擬

你是唯一   真實的存在

 

我安靜地看著你

直到我的目光成為你

失而復得的   羊群

 

 

3《風箏》

 

我試圖羅列一些黯淡的早晨

變涼的早餐和想你時荒誕的坐姿

太陽的一半在深淵

一半任由陰霾臨幸

 

空氣中的你仍然不著痕跡

忘記前世的蝴蝶淪落為動作標本

所有的牽掛就像走過琳琅滿目的櫥窗

觸手可及  而玻璃的秘徑鐵鎖高懸

 

命裏的汪洋   風箏兩端是岸

我們在重蹈覆轍中  放逐和返還

即便寫好的劇本每一字都是疏離

而我們的愛慕就是肉眼可以分辨出的

牽一牽   動一動的掛念

 

 

4《關隘》

 

我想把水命名為漂移

這樣我們之間隔著的就不是海

而是大陸最初連接的板塊

我想讓不可能成為節日裏的懸燈

雖然無法觸及但是經人懸掛的高度

一定會有梯子般堅實的抵達

 

我想成為老式留聲機裏的樂曲

在電流發明之前  我們之間的聯繫

如同一個房間促膝而坐的音符

必須緊挨在一起才能砌成音樂的城池

 

如果我是一株手植的玫瑰

我也會有野生同類的芒刺

我不完美只能揮霍你的不介意

因為我在乎你的感覺

生怕它們如敏銳的關隘

讓兩個雞犬聲相聞的村落

老死不能往來

 

 

5 《迷幻花園》

 

一次小小的吟唱

搭建成了我們的  迷幻花園

如果月影在終曲上的彈跳

如果婆娑是一次俯仰間的錯過

這幻境的門扉   在我們想像的手指上

用一次嫺熟的間奏

就可以讓霧和溪水彼此跨過 

用各自林靄上  輕捷的身姿

 

這沒落的城池

這煙花中的輕浮的街巷

藏匿著一座迷幻花園

在我們的想像中  花只開過兩次

彼此折疊的身姿最有口碑

在盎然的想像中描摹春意

或者刻畫一次月光嶙峋的骨感

那還是一次完敗的淚水嗎

還有遠海上一聲  被安謐

置換出的  清越的鷗鳴

 

走吧  夜色中有我們潰退

的傷感和負隅頑抗的懷念

腳步也可以懸掛成

細膩的花環  被亦步亦趨的時光掩埋

我們的海岸有兩次拍打

我們的花園浸沒成

一次遺忘海域上的   冰涼夢境

歸航中   皎潔是唯一失聯的月色蝴蝶

 

6《夢回江南》

 

讓我們來談談江南的早春
談談一只枯瘦的筆
可以意會的雲煙
或者跟著筆意去描摹
一個融雪未化的午後
庭院裏如墨蹟般清楚的爪痕

 

要麼還可以變成一只茶盞
去品茗一下詩者的腹稿
搜腸刮肚的春山裏
南方的嘉木沖泡成
舌尖上瀲灩的水光
和竹海般蔥郁的過往

 

最後還可以推敲一下
別院西側的月下山門
海棠此刻睡意朦朧
花間的酩酊月影扶一下
如降旗般搖晃的詩人

 

如果這一切可以結束
那定是一幀雨巷的背影
是相逢還是邂逅
全憑命裏的那一聲
空山鳥語般意會的題壁

 

 

7《書》

 

我打開你就像打開

自己的身體

我合上你就像合上

腦海裏的思想

當我們分不清彼我

我也可以是一本書

而你就是蜷縮著的我

在人群之外   把自己

束之高閣

 

8《肖邦的琴聲》

 

孤獨到這樣的境地還有一個伴兒

這琴聲就像手裏提著兩桶水

兩桶水小心翼翼地提著我

它們怕一旦我灑出來

就會回到  我們不在一起的塵世

 

何瑞澄詩詞選

 

作者簡介:何瑞澄,筆名丹霞,女,1930年生於廣東番禺。1951年畢業於廣西大學中文系。1951年至1980年在廣西博白中學當語文老師,1981年調至廣西教育學院,當語文教師,中文系講師,副教授,1989年退休,1987至2003年當廣西老年大學文學教師。為廣西作家協會會員,廣西詩詞學會理事,南寧市詩詞學會副會長。專著有《清詩詞賞析》《吟唱·賞析·教學》《我是沙灣女》,合著有《實用詩韻》。並有120分鐘的詩詞吟唱錄音帶《丹霞吟唱選輯》遠傳海內外。

 

 

1、虞美人·春桃1948春(西大校分部)

相思河畔春來早,弱柳憐芳草。多情含笑倚東風,斜照綠波倒影一枝紅。    丰姿玉骨淩朝露,一任群芳妒。狂蜂浪蝶竟何癡,不厭朝朝暮暮繞花枝。

 

2、踏莎行·冬雪1947冬(西大校分部)

翠葉凝霜,珠簾系雪,紅桃朱槿芳蹤絕。低垂天幕倍陰沉,橋邊草際冰重結。    念母情深,思家恨切,當年意氣輕離別。留將今日苦思量,錦箋難寄愁難說。

     

3、浣溪沙·秋思          1948秋(西大校本部)

零落殘英卷亂塵,輕寒細雨鎖黃昏。深閨寂寞掩重門。    秋色漸隨雲夢杳,紫蘿偏向野藤伸。幾回踏月訪詩魂。

 

4、五絕·鄉情  1949春(西大校本部)

滴滴離人淚,淒淒杜宇聲:“不如歸去也!”盡是故鄉情。

 

5、金縷曲·贈金蘭姐

遙致金蘭姐,悵經年,滄桑變幻,那堪欣藉!坎坷荊途風飄絮,偶落荷塘水榭。已見慣、花街草野。幾度風雲知冷暖,濯清波、未許蒙汙液。人尚健,心猶潔。歲寒三友高名節,豈能忘、西窗剪燭,囊螢映雪。為探驪珠窮瀚海,怎料竟成久別!零雁杳、關山難越。今日錦書天乍降,淚盈眶,寫下胸懷悅。言未盡,情何切!

 

6、踏莎行·青山戀

作者年青時就學桂林,三十年後應邀赴桂開會,故地重遊,有感而作

    煙雨迷蒙,群峰隱現,輕紗半掩桃花面。飄飄玉帶笑迎人,依稀往日曾相見。神采猶存,丰姿未變,悠悠江水牽情遠。天涯歸客自凝思,千秋留下青山戀。

 

7、踏莎行·遊故宮

飛閣流丹,層林疊翠,瓊漿玉液君王醉。深宮鎖斷后妃情,金階濕透黎元淚。古井香沉,瀛臺玉碎,昆明湖畔金烏墜。倩誰有力挽餘暉?古來萬事隨流水。

 

8、七律·春日感懷

倚欄遙望心神蕩,世事浮沉日月中。暴雪難彎坡底竹,洪波未毀澗邊松。

    風前燭影光猶豔,雨後殘陽熱尚濃。自信寸身銜寸草,深情能補女媧空。

 

9、踏莎行·長城禮贊

習習晨風,濛濛細雨,層巒疊翠煙飄絮。陡坡驚滑猛回頭,城樓卻在雲端處。威震環球,名馳廣宇,抗頑禦敵撐天柱。巍巍矗立接長空,蒼龍騰躍飛何去?

 

10、踏莎行·滕王閣遠眺

殿閣巍峨,峰巒壯偉。襟江帶水盤龍勢。落霞孤騖似當年,滄桑幾度今何世!金穀香飄,洛陽紙貴,風流千古煙波逝。朝飛暮卷大江流,憑欄極目多明麗!

 

11、虞美人·獅城惜別

遊人盡說獅城好,蜂蝶迷芳草。悠然漫步綠蔭間,喜聽昏鴉晨鳥逐歌歡。一年四季春常在,玉樹浮花海。天涯騷客樂忘歸,欲賦新詞惜別日斜西。

 

12、臨江仙·青山秋月夜

碧野桃林寂寂,瑤池綠水盈盈,簫臺鳳塔裹紗明,露凝芳草冷,月白晚風清。盼鵲亭邊幽靜,倆宜館內溫馨,天規觸犯豈堪驚。玉簪難劃斷,磐石葦蒲情。

注:青山公園是廣西首府南寧近郊最有名的景點

 

13、浪淘沙?重訪母校

    故地喜重遊,美不勝收。庭園草木聳高樓(1)。石徑蜿蜒屐印在(2),嵌入心頭。林鳥叫啾啾,雅韻悠悠。校歌溫婉挽人留(3)。相約來年花發日,再買歸舟。

注:(1)舊校歌首句為:我的母校,庭園草木常青蔥。(2)當年學生常穿木屐上學(3)作者與現在母校高二級七位女生輪唱新舊校歌。

 

14、相見歡?重訪三棯廳

階前綠葉披紛,映流雲。敢問何時果熟再嘗新(1)。琵琶引,當年韻,幻如真。隱約“陌頭柳色”染啼痕(2)。

注:(1)三棯廳是沙灣音樂家活動地方,內有一三棯樹。(2)作者家鄉是有名的文化古鎮,音樂之鄉。沙灣三大音樂家之一何少霞系琵琶大王,曾當作者的老師。《陌頭柳色》是其代表作。

 

15、七律·回鄉走錯路感賦

久別回鄉難辨路,舊家燕子已無蹤。小橋晃晃朦朧月,流水淙淙大巷湧(注1)。羌笛吹殘深夜雨,胡琴拉咽野蕉風(注2)。如今一切成虛景,惟見新樓聳碧空。

注:(1)作者故居在大巷湧邊。(2)中學時,一群同學常在我家玩樂器。路尾有一畿圍,內有一叢野蕉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