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中心刊物» 新诗潮

《新诗潮》第32期

新詩潮 32 稿樣

 

江合友詞十五首

 

作者簡介:江合友,男,1978年生,字益之,號白石簃主人,又號萸軒,江西景德鎮人。南京師範大學文學碩士(2004),南京大學文學博士(2007),山東大學文學博士後(2016)。現為河北師範大學文學院教授。兼任中國詞學學會常務理事、中華詩教學會理事。2011年受邀至香港浸會大學中文系為訪問研究員。2015-2016年至中國社科院文學研究所為高級訪問學者。2013年河北省委、省政府授予首批“河北省青年拔尖人才”稱號。著有《明清詞譜史》(上海古籍出版社2008年版)、《白石簃詞稿》(河北教育出版社2016年版)、《宋代文學概要》(山東大學出版社2017年版)等,主持國家級、省部級專案多項,發表學術論文50餘篇,詩詞作品發表於《詞學》、《中華詩詞》、《詩詞家》、《九歌》、《詩詞中國》、《詩選刊》等。

 

 

浣溪沙  晚春

 

開遍緋桃到晚春,蔥蘢翠葉漲肥痕。一庭花片對行人。    忽記驚鴻曾過眼,卻憐妝鏡早生塵。微涼風幕恰纏身。

 

臨江仙  紅蓼

 

暉映溪頭紅一簇,青蕪夕照柔條。凝神卻恨遠山迢。清秋風乍冷,寒渚浪偏高。    長記階前曾辣眼,摘攀豔穗搖搖。佳人拍手笑尤嬌。花蔭疏淡處,新月上眉梢。

 

浣溪沙  丙申歲末,寓石已十年矣

 

十載秋冬十載燈,一天塵土一天星。畿南風物惹誰驚?    掃霧不成徒縱酒,棲身無奈總勞形。暖人心處是親情。

 

相見歡 丙申冬月十二日小女柔兒出生


呱呱攬入懷中,玉顏容。小腳丫兒微舉舞西東。   真陶醉。長相對。樂無窮。不厭三更燈火五更鐘!

 

西江月  小女柔兒滿月後二十天作

 

閃閃明眸瞠視,嘟嘟小嘴輕呼。向人似語自嗚嗚,可愛天真如許!    逗哄幾回都笑,安恬一刻堪圖。忽然蹬腳鬧須臾,要吃媽媽甜乳。

 

訴衷情  丙申除夕

 

冬寒歲暮最高樓。惆悵去還留。十年漂泊羈旅,今夜起鄉愁。    微信響,意綢繆。語難休。窄屏相對,笑在眉間,酸在心頭。

 

浣溪沙  戊戌正月初九

 

一抹太行天際浮,山前絕眥水泥樓。清茶獨品意綢繆。    粲者何嘗逢刹那,旅人仍自抱長憂。臘梅香在夢中留。

 

水調歌頭  故宮博物院看王希孟千江山圖

 

絹本廣三丈,妙品寄千年。點皴勾勒濃淡,春意染層巒。如發扁舟石徑,似玉清波岸樹,栩栩起飛煙。鐵線秀還勁,青綠恁芳鮮。    天才寫,徽廟教,好江天。那時風色,閑雲潭影舞翩翩。物換星移幾度,人世輪回無算,山水卻依然。莫做興亡歎,勝跡畫中看。

 

沁園春  重陽

 

寥落空亭,依約長籬,萬盞菊黃。正西風淩亂,柳塘寂寞,紛飛梧葉,淒語蛩螀。節令招人,秋深過雁,四海今朝戀故鄉。登高處,望遙山遠水,分外蒼茫。    寒氈秋意尤長。想南北燈前淚兩行。歎狂歌唱斷,桐枝棲老,疏情尋罷,槐夢奔忙。晚眺郊晴,夜窺城霧,千古生涯各一方。流年迫,又樓頭對酒,九度回腸。

 

念奴嬌  南京大報恩寺遺址

 

琉璃五彩,照長故里,水中澄澈。牆古城牆外路,一塔玲瓏清絕。勝跡重光,浮屠再現,恍似仙家闕。深沉長夜,霓燈相伴江月。    回首古刹千年,興衰築毀,盡把滄桑閱。喬木廢池經百劫,幾度滔滔流血。但願今朝,民安國泰,神佑刀兵歇。梵歌聲,望中雲霧堆疊。

 

水龍吟  迦陵學舍西府海棠,次劉征先生韻

 

粉紅交競暄妍,風前峭立腰肢展。盈盈淺綠,嬌嬌嫵態,一隅畦畹。移自雍州,仍稱西府,春情無減。看依稀解語,輕雲淡月,何曾誤,心和眼?  來對殘英飛晚。悵花深、故家庭院。絮翻蝶舞,清樽弦索,為誰吟歎?席上歌停,枝邊雪落,飄揚千片。更群賢振筆,嫋娜香,捧端溪硯。

 

金縷曲  蘇州石湖

 

愛此漣漪皺。艤輕舟、寒煙細雨,翠樽殘酒。瑤榭池亭依舊是,臨岸微吟踱走。歎勝境、平生少有。串月石湖長橋好,又青山日夜迎窗秀。遊興逞,更攜手。    江南一夢求嘉偶。記梅邊、暗香疏影,笛聲相候。苑囿吳王蠡墅近,綴玉苔枝歌溜。撫故跡、欄杆拍透。不願將軍黃金印,願堯章題品春風就。誰教我,句和豆?

 

鳳池吟  滹南秋日自遣,次夢窗韻

 

舊夢江南,喚來鶯老,卻對滾滾霾塵。怨山薇苦熱,明階暗柳,悶雨陰雲。翠幕將黃,笛殘鼓啞少良辰。蒼涼幾樹,秋空孤雁,宛轉尋春。    經年薊北飄蕩,歎浪萍不駐,日月如輪。又婉妗驅喝,鵲橋難買,愧負深恩。寂寞沙邊,半凋蘆葦半還新。頹然醉,酒痕、且忘蕕熏。

 

國香  滄州舊州鎮鐵獅子

 

鎮海狻猊。立千年風雨,鏽跡紛披。撼天吼聲如在,指爪生威。鼓鬣昂頭張吻,對荒城、幾段殘碑。開元寺駐,冷落曾經,草木侵圍。    煙痕生碧野,且停鞭落日,來問雄姿。滄桑皸裂,慣看變幻王旗。冶鑄流芳萬古,笑人間、百劫成灰。丹心已成夢,短架高臺,盡沐餘暉。

 

金縷曲  敬挽思無邪齋主人夏傳才先生

 
耆宿仙遊去。悵幽燕、星沉大野,驟傾維柱。絳帳人空沂濱靜,木鐸清音誰主?幸德業、千秋可數。草創詩經研究史,更群倫領袖聲名著。得道者,自多助。   千難萬險平生路。算身經、農場監獄,思無邪處。重展旌旗催征騎,恩怨東流不顧。耽鐵硯、寒氈酷暑。四海播傳三曹注,又庠序廣種芝蘭樹。追往事,淚如雨。

 

周淑婷新詩一組

 

作者簡介:周淑婷,女,1972年生,文學博士,研究敘事學理論與實踐,河池學院寫作教師 ,出版長篇小說《林妖》

 

致曾經的愛人

你是冬日午後寧靜鄉村的暖陽

豆蔻梢頭那一抹黃

你是林間嬌鳥婉轉的清唱

四月和風中那陣香

用溫潤希望蘊藉我心口的荒涼

 

你溫暖柔軟的手,滑潤的

濕冷漆黑枯枝上紅豔的梅花

你是寒夜光影不定的遙遠星辰

是鑽石 是照亮荒野的火焰

是盤古開天撐出的呼吸與呐喊

與銀河系深沉遼遠的孤獨對抗

 

你是遙不可及的嚮往與幻想

是開啟血液迴圈的那聲瓣膜的輕響

當我懷著絕望和戾氣流浪四方

你的呼吸是盡洗俗塵的荷上清露

是露珠上那閃爍不定的珠光

是聲聲奇癢得搔的柔媚放蕩

 

 

你的謊言

你的謊言是月光

鋪滿人間的田疇 溝梁

那層林盡染的嬌黃

那被希冀觸動的呼吸

所有悸動的生命力 在嗚咽中停息

 

如大海的波濤洶湧一般上漲

一步一步吞噬新竹的堤岸

從根到葉,再到甜美的淩霄夢想

群山無言圍觀

黑色的波濤在腳下殺戮成紅色洪荒

 

你高高的白色衣袂

在遙遠的群山之巔 魅惑輕揚

如鷹隼 如白鴿 雄飛雌從宛轉飛翔

雙雙魅影 魅影雙雙

映在嗚咽東流水的波濤上

 

 

林妖

林妖是一只夜的精靈

她會在林中輕舞褪去霧般的白衣

她的眉頭永遠舒展

眉心痣如紅寶石

照亮歸人 松濤的溪穀 和山川

 

她是山間叮咚的清泉

不舍晝夜 不舍平地 和山巒

她輕躍上了樹梢

嫋嫋情絲掛上月彎  俯瞰

她無憂的笑容染就的月色鋪滿

世上不再有離人 都是歸船

 

她的明眸善睞 她的舞衣飛揚清婉

她上窮碧落 下覓黃泉

她輕哀婉歎 眉皺目淡

她驀然醒覺 春心黯黯

她是人間的過客 是駛離春天的帆

 

 

山鬼

山鬼荷為腰簑 天足裸裸 涉水爬山

峰頂的星月溫泉 氤氳撕開俏寒

泉周翠竹野花 群山默然

沒有紅色中式的四合雅院

沒有一步一回頭的那道曲徑彎彎

 

她蠻腰輕聳 躍起 如飛鸞

她漂浮在泉上 在琉璃珠玉的星月間

她嬉戲 輕笑 嘯傲江湖之遠 和那波瀾

聞君有兩意 故來相絕訣

溪澗村女的歌聲落不到她耳畔 心間

 

她等待千百年 如水蓮花開落又繁

人間傳說有一枚月佩 上刻天文F

能解人間憂煩 和離散

手持月佩人 她的仙郎 度她入仙班

她的等待歸於永恆時間 也歸於遼闊空間

代代夜鶯唱著離愁 山魈唱生命短暫

她兀自如山間的蘭花

自開 自落 又自鮮妍

 

 

渴望倒下

她赤腳走在雪野 不能停 也不能前行

身後洇染著血的腳印延伸

我從哪里來 我要去何地?

冰雪世界沒有給她的呼喊回應

生的本能催促她行進

前行沒有目標 後退不知歸程

 

她徒自在原地逡巡

松濤不息 空穀回音 北風呼嘯滿蒼穹

她打不開生門 去不了死地

徘徊在兩界間 勘破不開迷亂的人生

找不到指引她的那顆 亮星

 

迷路的孩子渴望倒下

倒在雪下 林間 北風呼嘯中

無瑕掩埋她的屍身 香魂 欲望 和深情

當山泉再次叮咚 當繁花再次萋榮

她化為山間的一株蘭草

無知無識 無愛無恨 無我無卿

 

 

你活成我眼前的風景

我是個孤獨的孩子 直到那天遇見你

走過歲月你長成了我愛的樣子

千萬涉水跋山 我走進了你的心

我們傾一生的選擇相愛

我們傾一生的風雨侵蝕相棄

 

我不會轉身走開 隔著遙遠的距離

如海上的燈塔遙望駛離的航船

如喜馬拉雅山靜觀太平洋的波濤退去

你活成我眼前的風景

如沙漠旅人眼中的綠地

我活成凝望的標記

如幽蘭自足 自得於人間有你

 

那是一場迷離氤氳的初冬煙雨

那是一段在人群中多看一眼的傳奇

那是無意中四目相對的嫣然一笑

是樹影扶疏中一步一回頭的郎情妾意

那是生與死之間的微妙距離!

永遠不會再擁有 永遠也不會失去

 

 

無題

站成一段遙遠的距離

此岸到彼岸

黑夜到黎明

地球到銀河系

 

你看帆和燈塔

大海和雨滴

在分離中擁有

在擁有中失去

 

站成你身後的一道風景

無論天崩地裂 滄海桑田

無論歲月靜好 背叛疏離

歲月借著一個孩子教會我以愛

不會轉身不會離棄!

 
 

 

浮萍

我是江上的一朵浮萍

偶然捲進了你的波心

鳳尾竹的岸圍觀

我在你的漩渦中沉淪

 

沉淪!人生再無離情!

我閉眼把生命交給下沉

水底遊魚碎石歷歷 珠光寶氣

上有蒼天為證 下有日月星辰

 

亙古的迷夢 不變的眩暈

我倒在水底 感受靜水流深

深深的沉溺迫出胸中最後一聲幽歎:

這就是港灣 這就是歸程!